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权引】化猫

权卷卷猫化

刚刚发错账号了,重发。

————————————————————————

今天是引玉的生辰,引玉在观里还是很有地位的,他人十分和蔼可亲,人缘极好,所以今天引玉的房间门槛几乎都要被踏破了。

“谢谢师弟。”

“我很喜欢这份礼物。”

“有心了。”

“……”

虽然重复说着几句道谢说的有点累,但引玉内心还是充满幸福感的,他清点着礼物堆,盘算着下次别人生辰应该送什么。

这时,引玉的门被吱呀推开了。引玉也不介意对方不敲门问询,都是同门自家师兄师弟,讲究那么多没什么意义。

久久没有听到对方出声,引玉疑惑地抬头。这一抬头就看到了一只猫站在门口,通体蓬松的黑毛,只有鼻子那一块和四只爪子是白的,双眼似一对金黄的小铃铛,正安静地盯着引玉。

一人一猫就这么对视着。

引玉觉得这一幕莫名滑稽,于是笑了一下,对那只猫招招手,“来,来这边。”

小黑猫歪了下头,引玉又招了招手,它仿佛才懂了意思,尾巴轻摇,悄无声息地朝引玉走来。直到走到引玉身边的时候,它的视线都没有离开引玉。

引玉揉了揉小黑猫的头,手腕不小心碰到它的眼皮,它眯了眯眼睛。引玉觉得它可能比较喜欢这样,因为他听到了它轻微的的呼噜声。

引玉把它抱到自己的腿上,他正跪坐着在写礼物清单,这样一抱,小黑猫就看到了桌上的东西。它调转视线,两只小爪撑上桌子,看着礼物清单。

哈哈你看的懂吗?引玉心里偷笑,觉得这些小动物有时候实在很可爱。

“喵。”不知道为什么,引玉从这声猫唤里听出了不满,那张清单只写了一半,小黑猫在接下来要写的地方按了个爪子,但它什么印子都没有留下,它又喵了一声。

引玉静观其变,看它要做什么。小黑猫左瞟右瞟,瞟到了一碟朱砂,它当机立断猫爪在那里撵了撵,啪地一下按在了清单上它刚刚按的位置。

“……”引玉。

一堆写着人名的纸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猫爪印,怎么看怎么诡异。引玉拿起来端详了一番。

……居然有点可爱?算了,反正也不是什么复杂的事,大不了待会儿重写一份。

引玉把清单收进一旁的抽屉,小黑猫好像不懂他为什么要收进去,爪子抓住引玉的袖子,一个朱砂猫爪印印在了引玉洁白的袖口上。

“……”引玉。

“……!!”小黑猫。

小黑猫知道自己闯祸了,忽地跳起来,要离开引玉的怀抱,不跳还好,一跳又踩了几个印。它跳到地上的时候,朱砂也终于没颜色了,小黑猫铃铛般的眼睛又一动不动地盯着引玉,虽然没什么波澜,但引玉感觉得出来这是在认错。

不知道为什么它这副样子让引玉想起了前不久蹲在窗棂上,眼睛直直的盯着引玉的权一真。那时候他问:“师兄,我是不是很讨人厌。”

也是这般人畜无害,但不知道如何应对。

算了,想这么多做什么,不就是一件袍子么,还可以再洗,怎么会又想到权一真?

引玉弹了弹衣摆上的灰尘,道:“你留在此处,我去换件衣裳。”

小黑猫继续跟着它,引玉有些头疼,不过想了想,一只猫嘛,除非是猫妖,不然听不懂人话的,算了。

一人一猫进入房间,引玉开始换脱掉外袍,小黑猫却像受到了什么惊吓,扭头就跑,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还撞到了房门。引玉听到动静,回头一看,那小黑猫正疯狂甩头,似是撞晕了。引玉走过来抱起小黑猫帮他揉头,“怎么这么傻?”

小黑猫最初还扑腾了两下,没扑腾开,慢慢平静下来,头伏在引玉的手臂上,喉咙里呼噜呼噜的。

看它这幅模样,引玉不由得轻笑了两声。

接下来的时间里,小黑猫一直安分守己,只是不离开引玉半步,就在一旁安安静静地看着,有时候风几欲把引玉案几上的纸吹起,小黑猫就会立马用爪子把它按下去。

下午的时光就这样一点点流逝,引玉把书合上的时候,一缕阳光偏射进来,引玉抬头望了望窗外。

微风轻起,阳光明媚。

引玉抱起一旁的小黑猫,笑道:“我们出去逛逛吧?”

观里修行的人一直都很勤奋努力,引玉散步的时候时常遇到还在刻苦练剑的,这时它肩上的猫总会有些焦躁,想跳下来最后又没有跳下来。

引玉想难道它不喜欢看人习武?

引玉把它抱下来,在自己怀里摸了两把,安抚它的焦躁。

“咦?你什么时候养了只猫?”是鉴玉的声音,引玉正想回答,怀里的猫就开始龇牙咧嘴,喉咙里发出不善的呼噜声。

鉴玉稀奇道:“它好像不太喜欢我?”

引玉道:“怎么会,应该是怕生。”

小黑猫从引玉怀里跃下,浑身毛直竖起来,摆出来要战斗的姿态,但它好像总觉得哪里别扭, 总是摆不对姿势,焦躁得在那原地打转。

“哈哈,你看它这幅想打架的样子,跟权一真似的,搞笑。”鉴玉弯腰要去逗猫,小黑猫一爪拍向它的手,看上去十分凶悍。

引玉摇摇头,向前走去,“你陪它玩吧,天气正好,我去别处逛逛。”

小黑猫立即停止了与鉴玉的缠斗,对着鉴玉狠狠地“喵”了一声,慌慌忙忙跟上引玉的步伐,引玉感到鞋子似乎被什么蹭到了,低头一看,又是那小黑猫。

他低低地笑了,“不想打架啦?”

小黑猫目不斜视地行走着。

不久后,一人一猫已经穿过了一片树林,来到了一处断崖。引玉一掀衣摆就地坐下,小黑猫在它身边转了几圈也坐下了。

从断崖往下看,可以看到山脚处平常人家的村落,往上看,是广阔无垠的碧蓝天空。

引玉心里是有一个梦想的,他想飞升,想作为一个强大的武神守护这片土地,岁岁年年,千秋万载。

都说大道难走,可是他想试一下。

引玉站起身,从远出刮来一阵风,他迎着风,感受着万物生机勃勃的气息在洗涤他的心灵,这久心中的郁闷散去了许多。

要成神的话,还得……

“还得更加努力才行呢。”引玉俯身看着脚边的小黑猫,似是在对它讲,其实是在对自己讲。

小黑猫一惊,圆溜的眼睛终于眨了眨。

他很同意鉴玉的话,这只猫非常像权一真。说起权一真,今天好像都没看见他,平常都会在练武场看到他的。

他不由自主地问道,“你见到一真了吗?”

小黑猫喵了一声。

引玉想自己真是魔障了,一只小猫怎么会懂人话。

晚上的时候,引玉被观里的人拉去庆生宴,引玉受宠若惊地道:“不用这么麻烦的。”

“引玉师兄平常对我们诸多照顾,现在为你办个庆生宴,又怎么会是麻烦呢?”

“是啊,引玉师兄快坐。”

引玉被安排到了主座,他也不再忸怩,与师弟们闲聊起来,不过他目光转了一圈,依然没有见到权一真,他奇怪道:“一真呢?”

说到权一真,气氛顿时没有刚刚那么融洽。
  
其中一人脸色古怪,“那小子一向随心所欲,谁知道他现在又跑哪去了?”

众人附和。

鉴玉摔筷子,“哼,他连师兄的庆生宴都不来参加,他几个意思,我们心里还没有数吗?”

又要吵起来了,每次说到权一真,没一次是开心的。引玉头疼。

这个时候小黑猫从桌子底下钻出,钻到引玉身边乖乖蹲着。

鉴玉一看到这只小花猫,又生起了玩弄的心思,朝小黑猫的方向丢了块肉,“嘿,小猫 来吃这个”

小黑猫岿然不动,眼神都不愿意分给他。

“嘿这小猫还挺傲的哈。”鉴玉好笑道,也许是心思都在小黑猫身上,他没有注意到平时附和他的师弟们这次没有符合他,反而坐得远了些,像是在避讳什么。

暗潮四起的庆功宴结束了。

引玉的发现小黑猫还是没有走,一直跟着它。引玉开玩笑道:“怎么?这么喜欢我么?”

“喵。”

“噗。”引玉笑出了声,他把小黑猫抱起来,“好好好,反正咱们观不缺你这口猫粮,吃的那么多的权一真都养活了,养你一只也无妨的。”

“不过一真今天真的没有出现呢。今天是我的生辰,难道他很讨厌我不想见我吗?”

小黑猫在他的怀里狂喵不止,引玉险些抱不住它,把它摁乖了以后,引玉笑道:“怎么你反应这么大?你喜欢他?”

“……”小黑猫。

“哈哈,天晚了,我们进去歇息吧。”

引玉的床上从来都只有他自己,今天却多了一只猫,感觉也不差,还能取暖。

“乖,好好睡觉,明天给你好吃的。”引玉哄道。小黑猫一开始还很矜持,后面简直使尽浑身解数往引玉怀里钻。引玉感到胸口的小脑袋很不安分,摸了它的头一下,它又乖了,安静如鸡。

引玉抬手熄了灯,轻声道:“不要动了,好好歇息”

一人一猫呼吸逐渐平静,安睡了一晚。

第二天,引玉醒来的时候习惯性想去摸小黑猫的头,没想到摸到了满头卷发。

引玉的瞌睡一下就醒了。

只见,权一真紧紧抱着引玉的腰睡得正香,白皙的脸庞估计是睡的,红扑扑的,鼻子上还有前几天与人打架留下的疤痕。

“……”引玉。

引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做,是叫醒他还是让他多睡一会儿?

权一真扭了扭,无意识地抱紧引玉的腰,引玉总觉得很别扭,他试探地叫了叫,“一真?”

“呼,呼。”平稳地呼吸。

“……一真。”

还是没有回应。

引玉内心苦啊,他想赶紧起身,于是他也这么做了,他动作十分轻,想起身以后再帮权一真盖好被子让他好好睡。

就算动作再轻,可是温暖的来源骤然消失,还是让睡觉的人惊醒了。

权一真突地翻坐起来,还在轻动慢作地引玉被吓到了。

两人大眼瞪小眼。

“……”

“……”

还是引玉先出声,“一真……”

权一真,“师兄。”

事情到现在这样,引玉其实心里已经明白的七七八八了。

总不可能是消失了一整天的权一真半夜潜入他的房间扔了小黑猫然后上床和引玉抱作一团睡觉吧?

“他们又欺负你了?”引玉说的是平日里看不惯权一真的那些家伙,怪不得昨天那些人神色有异。

“还好。”权一真道,语气听起来没有什么情绪。

引玉叹气,“师兄帮你教训他们。修道人士怎么能用此等手段。”

于是,练武场。

一脸懵的鉴玉,“师兄,你在说什么?我用邪术,把权一真变成猫???怎么可能?”

鉴玉一向讨厌权一真,引玉首先怀疑的就是他。

但引玉了解鉴玉的脾性,看他这个模样,事情就与他无关了,昨天鉴玉也没有表现出什么破绽。

引玉目光扫向躲在最后面的人。

瑟瑟发抖的几人,“……”

“师兄冤枉啊,不是我们做的!”

“昨天我们去杀一只惊扰村民的猫妖,路上他从天而降要跟我们打架!”

“对啊对啊,真不是我们的错。我们打着打着,猫妖就窜出来了,正常人都知道躲吧 我们躲了。这小子没躲!”

“他冲上去就给猫妖一拳,他天生怪力,把没有防备的猫妖一拳打死了,我们还被拳风波及到了,师兄你看我的脸,肿了!”

“我的也是!我的也是!”

“……”

“……还没完吧 你们说完吧。”引玉道。

“对!他是把猫妖殴死了,但猫妖也不是吃素的,临死反噬了,他就这样了。 ”

引玉揉额头,“那你们怎么昨晚不说?”

说完,引玉突然想起昨晚有一排他一进去就已经醉倒了的人,定是平日里不能喝酒,趁着昨天他的生辰,喝够劲,喝醉了。

引玉还没理清头绪,就听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权一真道:“师兄,教我武功。”

“……”引玉。

鉴玉还沉浸在巨大的打击中,原来昨天他喜欢的小猫居然是权一真,师兄还因为权一真怀疑他。

“权一真,跟我打!”鉴玉忍不了了,疾步上前就要跟权一真打。

“不。”权一真高贵冷艳,“师兄说过让我努力的,我要努力练武。”

“什么时候……”引玉懵。

“权一真来打!”

“师兄,你不会罚我们吧,这不关我们的事啊师兄!”

“对啊对啊!”

“……”

今天有权一真在的观,依然鸡飞狗跳。

很多年以后,引玉成了花城的鬼使 他收拾东西的时候,翻出了一张有猫爪印的,没有写完的礼物清单。

引玉神色有些莫名

有些记忆不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消失,它只是缺一把钥匙,将那掩埋的画面挖掘出来。

其实那天有小黑猫陪着的生辰,引玉过得其实挺开心的。

……要是权一真真的是只猫就好了。

可是,现在,他是为主忙碌的鬼使,他是风光无限的武神。

云泥之异 难越鸿沟。

不过,不论过去,他现在过的也不错,前尘往事,已不重要。

权一真成了西方的主神后,除了睡觉,最常做的事情还是练武。

他仍然记得那年,站在断崖上的,一袭白衣的师兄,仿佛要就地羽化登仙,他说,

“还得更努力才行。”

他努力了这么久。

好像什么都不在了。

评论(18)

热度(4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