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花怜】不可追

一直想写花花这个神一般的男人,但一直不敢写,昨天终于按耐不住我的咸猪手了。【。

一直在想怜怜第二次被贬以后花花为啥没有找到怜怜,自己脑补了一下,等待秀秀啪啪啪打脸。

这篇发生在正文第一卷的前一段时间,讲一次花花料理青鬼,偶遇怜怜,玩脱了的故事。

—————————————————————————

我是一个女鬼,我化鬼大概有三四百多年了,这么多年来鬼界的风风雨雨我都见证过,也在各种险恶的风波中学会了保命之法,在这神官都有不干不净手段的年代里,不学会保护自己,是很容易灰飞烟灭的。

万鬼众生,世道险恶,这四百多年来我过得并不舒坦,终日颠沛流离都是常有的情况,我搬到鬼市以后生活才有所好转。

人,渴望成为流芳神明;而鬼,则渴望成为绝境鬼王。

想成为绝境鬼王,我知道的只有一个办法,从万鬼厮杀的铜炉山中存活下来,冲破火山,鬼王降世。虽然万鬼渴望,但不是每只鬼都能做到,我从来没有去过铜炉山,我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明白自己的实力,找到适合自己的位置,才是正确的存活之道。

百年来,从铜炉山出来的鬼王只有两个,第一个黑水沉舟,十分低调神秘,基本不怎么管我们,但他只要一开口,便会吞噬掉一只大鬼,十分可怖。

第二个血雨探花,便是我现在居住的鬼市的城主。这位也很神秘,虽是我们的城主,但我们也不知道他的真实模样。

我很感谢他把鬼市管理的很不错,我过得很好,对于鬼的观念来说,这大概是很像人类居住的皇城了吧。

只是总有其他不自量力的鬼想来抢占这块好地盘,但每次都会被城主修理一番,但永不放弃,真是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尤其是那个青鬼戚容,烦死鬼了。我们城主都端了他的老巢了他还不死心。

鬼市有很多活动,比如极乐坊的赌博,斗武场的万鬼博弈。再比如......

今天鬼市的美容院做脸降价,我得和我的小姐妹们一起去美个容,唉,做鬼也难啊,皮肤会腐烂僵硬,我们一直都在努力延缓。

我在等兰菖,兰菖通常来的最慢,因为她出门前喜欢在脸上涂一堆粉,白得渗死人了,我说虽然是鬼但也不用涂得那么鬼模鬼样的吧,她不听。久而久之我们也懒得管她了。

今天做脸降价,美容院果然人山人海,我们好不容易排上号,躺上床的时候简直是种享受,我正想着要怎么算钱更省,就听兰菖说:"我昨天回来的时候,在城边看到鬼鬼祟祟的小鬼往里面看,不会那个戚容又要来挑衅了吧?"

隔壁认识兰菖的女鬼呸道。

"正美容着呢,别提那个品味低下的老鬼。"

"就是,兰菖你真扫兴,怎么?昨天钱没赚够?"

"呸!老娘赚的可多了!"

"......"

做好脸后,我跟兰菖提议了一下,果然最后价钱划算了点。

我们高高兴兴地出门,决定去吃点好吃的,结果才出门就被门口的守门鬼撞翻了,我慌忙地去摸脸,才做好的脸可别被撞歪了啊。

另一个小姐妹直接破口大骂,"搞什么啊!你怎么回事儿??"

守门鬼站起来,没有理她,而是一脸戒备地看着外面。

"兰菖你果然是个乌鸦嘴,青鬼真的来了!!"

"今天城主好像有事出去了!!"

"啊啊啊啊晦气!"

我确认新做的脸完好无事以后才向门外看去,一堆头顶蜡烛的青色小鬼在外面胡作非为,踹摊子、打人、抢东西,一片鸡飞狗跳。

为首的是一个人模鬼样的男鬼,他阴里阴气地道:"哟,青鬼还挺会算,今天女鬼真多啊。"

我一听他的声音语气,然后再观察他的模样,立马反应过来,这是最近名声响亮的一个男鬼,他皮囊不错,被称为玉面鬼君,手段阴毒,喜欢与女鬼厮混。

真是倒了血霉,他怎么来了美容院?!

玉面鬼君的视线在我和我的小姐妹中来回扫视,看的我一阵恶寒,我恶狠狠道:"看什么看,再看挖了你的眼睛!"我的挖眼之术修行的极好,我为人时我的丈夫不忠,被化鬼后的我凶残地挖掉了眼睛。

玉面鬼君轻蔑地笑了,"哟,这位姑娘,相貌一般,性子倒是挺烈啊。"

门外的猪精吼道:"这死小白脸,老猪我今天就把你的肉割下来下菜!"

玉面鬼君手一挥,一道弧形的青光破开空气,向背后劈去,顿时,围在周围的一干鬼市妖怪倒地不起。

这玉面鬼君的名号不只是他的皮囊撑起来的,还有过硬的实力。

我开始后悔我的冲动了,因为生前丈夫不忠的缘故,我对一切轻浮的男人都深恶痛绝,刚刚一时没忍住,有可能酿成了大祸。

玉面鬼君一挥手,命令那些青灯小鬼,"把这群女鬼带走,一个不留。"

他说完这句话,一阵青烟凭空出现,我失去了意识。

等醒来的时候,我发现我们被关在一间很黑得屋子里,我全身都被捆住了,动弹不得,与我一起被困住的还有兰菖。兰菖还没醒,我努力挪动身体向兰菖挪动,还没挪过去,房间门就被粗暴地踹开了,从门口飞进来一个人,"啪"地砸到地上。

青灯小鬼朝里面张望,确认女鬼们还好好被捆住,便再次关上门

我仔细看了一眼,似乎是个少年。

那少年在地上动了动,我小心地问道:"你还好吗?"

那少年睡在地上,就这个姿势翘起了二郎腿,并点了点头,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受制于人的样子。

我问:"刚刚有没有被摔疼?"

那少年嗤笑了一声,"偶尔被摔,还挺有趣的。"

我看他那么闲,而自己又被捆得不能动弹,忍不住道:"这位小哥,能不能帮我解开绳子,这绳子好像是用特殊材料做的,我破不开。"

那少年道:“嗯……一会儿你们就会脱困了,不用那么急。”

看这个少年气定神闲,我想也许他的确有办法,船到船头自然直,急也不是办法。我想清楚了以后,便定心下来,恢复体力。

一边兰菖"嗯"了一声,慢慢转醒,我大喜,朝她挪过去。兰菖想起身,我尽量用身子垫着她的头帮她起来。兰菖还有些搞不清楚情况,"这里是......"

"这里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玉面鬼君把我们抓走了,醒来就在这个地方。"

兰菖点头,然后不知道想起什么,突然惊慌道:"我的妆没掉吧,没有吧?"

我借着微弱的光去看他的脸,"没有,只掉了一丁点,现在屋子黑,也不用给人看的。"

我以为这样安慰有用,谁知兰菖大叫起来,“……掉了?我不能掉妆的,我不能!!”

每只鬼都有自己的秘密,而鬼的生前经历最神秘的,鬼的习性会与她生前的经历有关。兰菖这样的反应,应该与她的经历有关。我安慰她道:“没事,你看那青鬼每次来惹事,有一次成功了吗?这次城主肯定也不会放过他的。”

地上躺着的少年被这边的对话吸引了,他坐起身来面朝这边,道:“你们城主有那么厉害?”

    这个少年看起来年纪极轻,一副少不懂事的样子,我突然想到,青灯小鬼没有用绳子绑他,莫非他是人类,完全没有绑的必要?

“这位小公子,我们城主是鬼界最厉害的鬼,他不会放过在他地盘上闹事的鬼的。”我向他解释道。

这少年听到鬼一点也不怕,只是轻笑了下,“估计也是看人的吧,有些人闹事,说不定他就不管了呢?”

有这样的人吗?

那少年似乎也不想多说,又躺回去了。

胆子真大啊,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

我和兰菖互相努力着看能不能帮对方解绳子,突然房间外传来一声巨响,似是有什么东西重重落地。

我正想叫地上的少年靠过我们这边来,靠角落会安全点。那少年却慢悠悠地起了身,打开了房间门,他才踏出去一步,外面的青灯小鬼就已经纷纷爆体而亡,他道:“我先离开一下。”

我,“……”

兰菖,“……”

兰菖,“这小孩什么情况?”

我看外面的防线破了,就立马道:“兰菖,快,趁现在,我们快努力把绳子解开。”

我和兰菖两个无所不用其极地解绳子,我先解开了,然后帮兰菖解,当我们都解开时,话不多说,立马跑路。

谁知,才出了门口,玉面鬼君就站在不远处,阴恻恻地笑看着我们。

“我就察觉到这里有异,眼皮一直跳,果然,两位美人就出来了。怎么,这么迫不及待想见本君么?”

兰菖呸道:“我呸!就你还敢自称本君,你一个半路跳出来的野路子鬼,也不看看自己配不配得起?!”

玉面鬼君的脸色一下子沉了。

我没有来得及拉住兰菖,导致祸从她口出。我本想说两句缓和一下,兰菖就道:“前子,我知道你又要忍,可是有些事情不是忍忍就能过了的,对于这种鬼,你就要不留遗憾,就算死也要给他好看!”

话音刚落,一股冲击力就把我击倒在地,而兰菖则被一只虚无的紫黑鬼手掐着脖子提了起来,兰菖被掐得面色发白,玉面鬼君口气阴毒,“本君好像没有说过,本君最讨厌不乖的女鬼了。”

突然,从天而降一道白光,把那鬼手劈得缩了回去,玉面鬼君厉声问道:“谁?”

一个背着斗笠的白衣道士飘然而落,一条白绫刚刚收回他的袖子,我还没看清他的模样,他便干脆利落地再迅速抽了玉面鬼君一绫。

玉面鬼君无辜被坏了好事,忍不住爆粗 。:“妈的臭道士!鬼杀鬼的事情你也要管?”

白衣道士身法灵巧,但力量却够劲,那白绫在他手里如同坚硬的铁链一般,把玉面鬼君缠得脸红脖子粗,但他声音却如风一般轻柔,“在下只是收破烂路过,没想到就遇到了最近为祸人间的凶,顺手抓了,对不住啊。”

我现在看清了他的模样,眉目温和,仙风道骨,生得一幅慈悲的面容,仿佛是哪里的天神。

但他不是神。

如果他是,那么我会闻见味道的。但他就是普普通通的人类。

就是这个普普通通的人,把一个凶打的几乎毫无还手之力,我不禁开始想现在天下有没有流传过这样一个人物,但始终没有想到。

玉面鬼君还没有这么憋屈过,被一个道士按着打。忽然,他灵光一闪,在那白衣道士没有注意到的角度,朝我们这里丢了个攻击,“你不是要救她们吗,那我现在就把她们杀了!”

白衣道士眼疾手快,白绫长伸去挡那道攻击,可最终还是没赶上,那道攻击落到了我们身上。

我们却毫发无伤,一个自发的金盾挡在我们面前。

我和兰菖疑惑地对视。

我们可没来得及发动任何招数。

白衣道士见我们防身成功,便退回去继续和玉面鬼君缠斗。

可就在这一瞬间,。那玉面鬼君居然画了一个阵,我定睛一看,觉得事情大条了。

缩地千里!

从这玉面鬼君画缩地千里的速度和手法里就可以看出,他一定常使用这一招,为什么要使用这一招?是因为他要和别人合作!

玉面鬼君咆哮道:“你打的过我一个凶,你打得过两个吗?老子这就带你去见青鬼,看你还有什么可嚣张的。”

我冲上去想把那白衣道士拉回来,他一介凡人是打不过两个凶的!

 这时,一只小小的银蝶飞来我面前 我脚步一顿 猛地转身。

刚刚那少年去又复返,正踩着悠闲的步伐,他确认我们无伤后,视线转到玉面鬼君那边去了。

玉面鬼君的缩地千里阵法要开始了,他和那白衣道士的身影忽明忽灭,就要转移了。白衣道士回头,对我们安抚性地笑道,“二位姑娘……还有,这位小公子,不用为我担心,快回安全的地方去吧。”

缱绻温柔,若神降世。却马上就要消失了。

那个少年整个人都僵住了。

待到那边阵法里的身影要暗下去时,那少年身边忽然出现了千万只凌厉的银蝶朝那边飞去,少年的身体也一步步拔高,如血的红衣,飞扬的头发,黑色的眼罩遮住了一只眼睛,表情沉的可怕。

他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那边,当他伸出手要抓住那白衣道士的时候,阵法已完,人完全消失了,徒留翩翩飞舞的万千银蝶,与一只没有抓住任何东西的手。

我看到那只手的手指轻微地蜷缩了一下,似是颤抖。

我小声道:“城主。”。

花城如梦初醒,万千银蝶找不到目标,只能在空中胡乱地飞舞。

“又是这样。”尽管城主很小声,但我还是听清了。

“你们的城主,并不厉害。”

说完这句话,花城便随着飞舞的银蝶一起不见了。

直到很久以后,我仍然记得这一幕。那个白衣道士一定是对于来说城主很重要的人吧。

青鬼又来鬼市闹过许多次,每次都会被城主料理得很惨。我不禁想到那天城主说的话,假如他重要的人来鬼市闹腾,城主会管吗?

世间流传的一种说法,说城主是一个因心爱之人逝去而痛苦的痴人。我想,他们一定和我一样,见过类似于那天的城主。

伸出手却没有抓住,就这么与重要的人,堪堪错过,再难寻觅。

后来,我要离开鬼市去买点东西,路过与君山,那里的路崎岖不平,我又因打着伞,一时没平衡住,差点被一个石头绊倒,所幸被一个人搀扶住了。

那人背着斗笠,是一个白衣道士,眉目温柔,在日光下竟与日光一样,灿烂得有些不可直视,他道:“姑娘且小心一些。”

我向他道了谢,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总觉得他有些眼熟。

与当年一样,一只银蝶飘飘悠悠地从我耳畔飞过,轻快地追逐着那白衣道士。

那白衣道士进了一家名叫相逢小店的茶点小铺。我终于想起来他是谁了,他就是那年从天而降,与玉面鬼君缠斗的白衣道士啊!

银蝶跟着白衣道士进了相逢小店,我站在原地久久没有回神。

世间,能够驱使银蝶的只有我们城主。

城主……终于找到他重要的人了吗?

————————————————————————

写作水平有限,以防各位看不懂,我来解释一下剧情。

是这样的,戚容听说花城不在鬼市,便伙同一个凶,玉面鬼君(自己创的)来闹鬼市。然鹅花花想花式吊打戚容,于是化作一个少年装作被抓,给他鬼市的女公民套上防身盾以后,等待着戚容掉进他设的陷阱然后鱼块地啪啪啪揍人,揍完以后随便一扔不知道扔哪去了。

没想到就在他离开的一瞬间怜怜路过了,玉面鬼君打不过怜怜,然后画了个缩地千里和戚容二对一总打的吧(当然也打不过),花花来的时候,缩地千里已经快把怜怜传过去了。戚容被他不知道扔哪了,找不到了。

又一次错过。

最后是与君山副本开始之前,正文怜怜在相逢小店遇到一只小银蝶_(:з」∠)_,就是那里。

花花自己玩脱了哈哈哈哈哈【。被打

评论(10)

热度(213)

  1. 归去来兮辞阿梵达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