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花怜】虚假公主与不正经女巫

各位新年快乐!

emmmmm想尝试童话风但我搞出了很奇怪的东西。

血雨探花的爱情——守护。

———————————————

0.
在我的家族里有一个传说。

传说仙乐国有一位公主谢怜,她皮肤洁白如雪,眼睛漆黑如星,有花一般曼妙的身姿,有宝石一般美丽的心。

举国上下的王孙贵族,将军骑士都梦想着能娶到她,一亲芳泽的同时还能享万世荣华富贵,岂不美哉?

可惜好景不长,繁荣昌盛的仙乐国一朝城破,永安国的大军兵临城下,昔日繁华不再,国王王后都被逼上了断头台,而那位公主谢怜,也不例外。

处刑那日,公主身穿盛装,洁白的裙摆宛若一朵盛开的雪莲,尽管被按着跪在地上,她依然腰杆笔直,对着台下展颜一笑。

生命如同被天空呼唤,她向一旁的柱子撞去,在台下的惊叹呼尖叫中,鲜血狂溅。

为大义者死了,血染红了无间,她的心永远却属于桃源。

1.
小男孩讨厌眼前这个男人,都什么时候了?还要给他讲这么老的故事?!!那个公主谢怜,都已经是早八百年前的事了!

他现在都已经要被女巫吃了哇!想想就想哭好吗!

呜呜呜那个血雨探花,妈妈说是吃小孩的女魔头,她都吃了好几个村的小孩了呜呜呜,我不要我不要被吃啊!

小男孩哇哇大哭了起来。

2.
引玉对着嚎啕大哭的小孩毫无办法,城主说要给每一个被抓的人都讲谢怜公主的故事,但每讲一次都会被翻白眼。

谁会在要被吃的情况下还有心情听故事?

可是城主从没吃过人,这些都是以讹传讹。

引玉说,小朋友,你不会被吃的。

小男孩哭得更起劲了。

3.
谢怜路过一个村,被一个大妈扒住了腿,那大妈抱着他的腿哭得声嘶力竭。

「勇敢的骑士啊!请你救救我可怜的孩子吧。」

「您的孩子怎么了?」谢怜问。

「他被血雨探花那个女魔头抓走了!勇敢的骑士啊!你不知道血雨探花都吃了多少小孩了!请您一定要救救他啊!」

「可以,不过您可以先放开我的腿吗?」

4.
血雨探花,花城,是令人闻风丧胆的吃人女魔头。传说她容貌美艳,一身红衣,银蝶飞舞在他的衣袖间,常伴随着腥风血雨出现。许多人都被她的容貌所迷,导致献命地狱。

谢怜在一辆颠簸的牛车上读完了《哄小孩入睡的百种奇门巧计》,只觉得写书的人特别奇怪,小孩子知道这种女魔头以后不会更睡不着吗?

谢怜想象了一下血雨探花的容貌。

「不过这位血雨探花,应该是个很美丽的女人吧。」

颠簸的牛车上,还躺着一个红衣少年,红衣少年闻言轻笑了下。

「不,他本来的样子很丑。」

5.
    这个少年,谢怜唤他三郎,三郎听说他要去讨伐血雨探花,便提出了结伴同行的建议,谢怜欣然应允。

「这个世上果然还是好人多,我是应了一位女士的求助去讨伐血雨探花的,那三郎你呢?」

三郎嘻嘻说,「我早就看她不爽了呀。」

「为什么?」

「因为他没用。」


6.
按照三郎所说的,鬼市离这里还很远,谢怜可以说是十分贫穷了,完全没钱雇一辆马车赶路,只能徒步行走。

谢怜很担心小孩子会不会被血雨探花吃掉,三郎却再三保证不会,说那血雨探花只抓了一个,还不够他吃的。

「所以,我们可以慢慢的。」三郎说。

谢怜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这时,只听一女子大声呼救。

「救命!救命啊!」

7.
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正在被一团黑雾追着,她提着裙子奔跑,很是辛苦。

谢怜立即闪身上前,一剑劈散了那团黑雾,那女子喘了口气,泪水汪汪地看向谢怜,「谢谢,谢谢这位英雄。」

谢怜正想回话,可看见那女子的容貌与身段,谢怜要说的话哽在了喉咙里。

谢怜拉着那女人走远了些,确定三郎不会听到他们的对话,这才开始说话。

「……你不是女子吧?」

8.
那女子大惊,「我为了躲人才穿成这样的,你怎么看出来的?????」

谢怜默。他总不能说他很有经验吧?男扮女装,一眼便知。

「唉,算你厉害,别人看不出来就行了。不过那边那位瞪我干啥啊?这瞪得活像我抢了他老婆似的?」

谢怜回头。三郎正百无聊赖地踢着地上的石子。谢怜摆手,「你看错了吧,他人很好的。话说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那女子哦了一声,换回了男声,「我叫师青玄。」

9.
师青玄被他哥哥欺压,待不下去了于是离家出走以示警告,他现在要投靠他的朋友贺玄。

「贺兄他可厉害了!大名鼎鼎的黑水玄鬼!找他,准能治我哥!」师青玄一脸自豪,拍了拍他的胸脯,那假胸颤了颤。

「你是要去鬼市是吧?顺路啊!我们一起去!」师青玄十分亢奋,谢怜犹豫,「这……」

三郎斩钉截铁,「不顺。」

师青玄大怒,「怎么不顺?贺兄我还不了解吗?血雨探花和黑水玄鬼交情不错的,找贺兄就能找到血雨探花!」

师青玄和三郎杠上了。

10.
最终三人还是朝黑水鬼蜮的方向前进了。

三郎答应师青玄去黑水鬼蜮的条件是,谢怜必须一路走在自己身边,师青玄走在前面。

师青玄,「……」

师青玄悄悄对谢怜说,「不是我说,他别真把你当老婆了吧?」

谢怜,「……没有吧。」

11.
总之三人以∴这样的队形来到了黑水鬼蜮。

黑压压的水面一看就让人心生退却之意,师青玄吐槽,「贺兄就是这样死气沉沉的让我讨厌。」

不远处游来了三条骨鱼,师青玄提着裙子踩到了其中一条上,「你们也上来呗,这个很好玩的。」

谢怜跃跃欲试,三郎却环住了他的腰,将他轻轻一提,二人均安全落在了骨鱼背上。

迟迟没有人站上来的第三条骨鱼在原地焦急地打转,师青玄没有看到后面这幅景象,只盯着水中央冒出来的黑色身影高兴地喊,「贺兄!」

12.
师青玄所站的那条骨鱼加快了速度向贺玄所在的方向游去,贺玄看到师青玄的这幅装扮,直皱眉头,「怎么不好好穿衣服?」

师青玄,「我哥一直追我,躲他的耳目嘛。」

三郎和谢怜所站的那条骨鱼也慢慢游过来了,师青玄被他俩站在一起的模样惊到了,「贺兄,你赶紧告诉他们血雨探花在哪里,他们老这样在一起,我,我总感觉……」

贺玄,「血雨探花?」

谢怜感觉到三郎不耐地啧了一声。

贺玄的表情意味不明,「出黑水鬼蜮,你们就能见到他了。」

13.
师青玄,「贺兄你从来没有哪次说话说得这么模糊啊,什么叫出去就能见到他了??」

贺玄,「偶尔看血雨探花憋屈,还是蛮有趣的。」

14.
黑水鬼蜮虽然可怕,但有主人的担保,三郎和谢怜没有什么危险地就出了黑水鬼蜮。

行至一处土坡时,谢怜站着不动了。三郎问,「哥哥,怎么了?」

「虽然我一直觉得很奇怪,但……三郎不是你的真名吧?」

「你,究竟是谁?」

15.
     我总有一种感觉,觉得你是我的一个故人。

     很久,很久以前就认识了的。

15.
   ——某人存在于这世上,本身就是希望。

14.  

“我有一个心爱之人还在这世上。”

谢怜出生的时候,被下了一道诅咒,假如国王王后生出的孩子是男孩,那么这男孩便会终生带疾,假如生出了女孩,那么这女孩便会获得永生但孤独终老。

先人的恩怨全都报复在了未出世的孩子身上。

所幸这道诅咒并不高级,国王和王后想了个主意,让刚出生的谢怜穿女孩子的衣服,只有国王王后与谢怜最亲近的仆人与知道这件事。

果然这道诅咒并没有检测出来谢怜真正的性别。

谢怜撞死的那天,尸体被扔进了乱尸堆,一个脸戴哭笑面具的白衣人在谢怜的尸身面前逗留了一会儿便走了。

谢怜在一堆尸体中猛然惊醒。

13.
   “我想保护他。”

谢怜从公主变为身无分文的平民,只在一瞬间,即使吃糠咽菜也得习惯。

他从没有睡过只够一人睡的床,也从没有吃过残羹剩饭。

也从没有因为无钱买东西而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12.
    “我愿永不安息。”

。   「孩子,你已经死了,你不能再留在世上了。」

「不,我不要。公主……王子殿下,他还活着!我想保护他!」

「既然想保护他,为什么你会死呢?死了不就不能保护他了吗?」

「我……我以为他死了。」

「孩子,普通人死了是不能留在这世上的。,除非是像我这样的女巫。」

「那……那我也变成女巫好了,我要变成女巫,我愿永不安息。」

11.
    “那我不让他知道我为什么不走好了。”

谢怜今天收破烂的收入不错,平日只有一点微博的钱能入账,今天却比往常翻了好几个倍。

谢怜想也许是因为这只小花猫吧,这只小花猫今天帮他找破烂,叼东西,帮了他不少忙。

「你真的聪明的不像一只猫呢?你是谁?」

10.
“那也不让他发现我在保护他好了。”

谢怜今天去某座山上寻找某种花草,行走时踩滑了一个石头,下面是万丈悬崖。

谢怜想抓点什么树枝自救,却什么都没有。

下落的速度太快,风声太大,隐隐约约间,谢怜感受到有什么轻轻拖住了他的背,他下落的速度减缓了许多。

万丈悬崖,背后是三千银蝶。

落地时,那三千银蝶瞬间消散,谢怜只看到了一点亮光。

「奇怪?」

9.
    「为你战死是我至高无上的荣耀。」

血然红了断头台。

公主撞死了。。

最后一批仙乐将士悲愤欲绝,明知反抗是送死,他们依然反抗得很激烈。

花城被剑桶穿地那一刻,血然红了整个视野,临咽气的一刻,他最后看了一眼断头台。

以身殉国,那仿佛是一副色彩浓烈的油画。

公主殿下……我马上,马上就来了。

16.
花城搂住谢怜的腰,将他轻轻一带,就飞越了一个断崖。

「三郎,我们要到了吗?血雨探花的鬼市,有这么神秘吗?」

花城没回答,只是取出了一把小红伞,撑开打在了二人头上。

他说,「快了,马上就到了。。殿下,信我,我能保护你。」

谢怜懵懵懂懂的,不知道为什么三郎忽然叫他殿下,懵懂间,一丝冰凉飞到了脸上,谢怜摸了摸脸,竟然是血迹。

花城立马将伞向前倾了些,透过伞檐,谢怜看见了铺天盖地的血雨。

「血雨……」谢怜喃喃自语。

「血雨……探花?」几乎是下意识的,谢怜就顺口说出了这个名号。

17.
    既然有了血雨之景,那么血雨探花的老巢想必也在这附近了。

    谢怜想,三郎果然没有骗我。

「这一路真是辛苦,多亏了三郎,省去了许多麻烦,谢谢三郎的保护。」

18.
    我有一个愿望。

    我想能保护他。

    花城看了看在伞下笑得正欢的谢怜,血雨将他的肩稍微浸湿了点,花城将伞朝那边偏了偏。

    殿下。

    我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

接下来就是公主谢怜和可怕女巫幸福生活在一起啦!

因为秀秀还没写有没有,怎么样弄死白无相的,所以这里我没写。

超奇怪的文,随便看看就好【。

评论(13)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