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共百年 1

之前 @陆有衡  @书此墨言 点的梗,我把两个小可爱的梗合在一起了。

无特殊情况,两日一更。大概十章以内或者十多章都有可能,不太长。

第一次写冰秋,略ooc_(:з」∠)_

后文:2  3  4  5  6  7  8  9(完结)

番外:冰哥番外    漠尚番外(上)   漠尚番外(下) 

 >>>>>>>>>>>>

沈清秋腆着老脸又一次把洛冰河带回了清静峰,原因无他,就是在外面飘久了,想回家看看。洛冰河也欣然应允,他也很想念清静峰,的竹舍。

 

摸着良心说,回家看看,本就应该带着对象去,可这对象实在太麻烦了,能惹整个苍穹派都不喜,也是没谁了。

 

柳清歌满脸严肃,气势汹汹地冲到了清静峰,没说两句又和洛冰河杠上了。

 

沈清秋折扇抵额逃避现实。

 

啊!真是卧槽!谁愿意回个娘家【划掉】老家跟上战场似的,总有这么几个人从山顶打到山脚。上战场也就算了,还要哄小孩儿!

 

“师尊,这次你和阿洛去了哪里玩啊?”宁婴婴出落得越发水灵了,俨然有成为清静峰颜值扛把子的潜质,面对这么个水灵的小姑娘,沈清秋也还乐得解释,“我们去了边境之地,并无特别之处。”

 

“与魔界接壤,环境一定很恶劣。”面对明帆这几百年说话都不好听的路人脸,沈清秋就没太多心情应付,“那倒没有,还是不错的。”

 

“师尊和阿洛下次打算去哪里?”宁婴婴问。

 

“对啊师尊,其实弟子也很想跟师尊去游历一番的。”明帆接话。

 

“师尊和阿洛游历,带着你干什么啊?”宁婴婴立即反驳,脸色却涨红了,像是羞涩。

 

“……对哦,我真是糊涂了。”明帆拍脑门。

 

……

 

干什么干什么!我们只是出去旅游!又不是度蜜月!现在的年轻人怎么回事?清静峰不是以文艺著称吗?这些小孩儿一天想的怎么跟文艺一点也不沾边?

 

门口的洛某也是清静峰出身,跟柳清歌打的正欢呢。

 

沈清秋默。他开始严肃思考要不要像原装货一样让安定峰多拉点书来给他们读读陶冶情操。

 

不回家想家,一回家就烦。什么毛病。

 

沈清秋跟宁婴婴和明帆打了个招呼说要出去散散步,洛冰河跟柳清歌打得热烈,一时半会儿还停不下来,沈清秋就自己悄悄摸出去了。

 

清静峰景色依旧,清风微抚,竹林摇动,脚下的山梯尽是竹林婆娑的投影。

 

洛冰河十分黏人,沈清秋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独身一人过了,虽然很对不起洛冰河,但此刻沈清秋觉得很是惬意。

 

不知不觉间,沈清秋已经走到了山脚,迎面碰上正要上山的齐清萋,沈清秋心道果然他们一回来,清静峰就变成了热闹峰。沈清秋主动道:“好久不见。”

 

齐清萋这个女人,说话比较泼辣,此刻见到不害臊师徒的其中之一,本该翻个白眼嘲弄一番,但见沈清秋只有一个人,便奇怪道:“为何只有你一人?你那徒弟呢?”

 

沈清秋道:“他和柳师弟正在比斗,都快拆了清静峰了。”

 

齐清萋了然,道:“他们每次都那样。话说回来,这次我来清静峰,是有一事相求。”

 

沈清秋还没有回话,就听到身后有个熟悉的声音道:“何事要求师尊?”

 

话说完,那人已经来到沈清秋身边,一身黑衣,面色微沉,邪里邪气的,还装得挺像个魔君的,正是洛冰河。洛冰河道:“师尊怎么只身一人就下山了?都不叫一叫弟子?”

 

“你和你柳师叔打得正起劲,师尊不好得叫你。”

 

“师尊你叫我我就会停住了!我不恋战的!”

 

“打住打住!”齐清萋看不下去了,率先打断了这毫无意义的对话,“洛冰河,我跟你师尊说话呢,你先听着。”

 

沈清秋拉了拉洛冰河的袖子,“跟你齐师叔问好。”

 

“……齐师叔。”洛冰河有些不情不愿,能混得魔君一句师叔,感觉挺不赖的,齐清萋满意地受了,于是跟沈清秋道:“实不相瞒,我以前还未修行时,有一个朋友……”

 

齐清萋的八卦!

 

沈清秋立马聚精会神起来,齐清萋看穿了他的想法,柳眉倒竖,狠狠强调道:“女的!女的!同为……”

 

齐清萋突然止声,同一性别同为男子的洛冰河与沈清秋还不是搞在一起了。

 

“……算了,不计较这个。我那朋友的丈夫是私塾先生,这久他身体有恙,又不想拖孩子们的进度,于是想请个教书先生来临时顶替一阵子。”

 

原来是想让我当代课老师。沈清秋正想说话,齐清萋又道:

 

“你看你,清静峰峰主,饱读诗书,满腹经纶,学富五车,还不缺钱。”

 

……重点是最后一句吧,原来是想请免费劳动力。

 

沈清秋认真地思索了一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做点善事多多积德,而且的确,他也不缺钱。

 

沈清秋点头应下了,一旁洛冰河面色却更沉了,“师尊要去教书?”

 

“嗯,反正闲来无事。”

 

洛冰河皱眉,面色不善,沈清秋熟练无比,看这架势就知道应该怎么做。

 

“你不想跟为师一起去吗?”沈清秋抛出重磅炸弹,炸的洛冰河立马脸红,“我,我自然是愿意的。”

  

“那就别不高兴了,问问你齐师叔时间,我们收拾好东西就下山。”

 

记住!在这里,说话时一定要专注地盯着洛冰河的眼睛,语气一定要温柔更温柔!

 

掌握这些奇能巧计,将全能洛冰河拐回家都不在话下!

 

沈清秋温柔如水的目光很快就让洛冰河把心里的不快抛脑后了,师尊最好,师尊说的什么都是对的。

 

“好,我这就去问齐师叔,师尊等我。”

 

于是,洛沈二人三日后一同下山,离开了清净峰,朝齐清萋所说的地方赶路。

 

洛冰河提议御剑飞行,沈清秋拒绝,太高调了,去荒郊野岭还好说,去城镇中心,两个大男人站剑上飞,实在太招人眼了!洛冰河还会搂搂抱抱!拒绝拒绝!

 

齐清萋帮他们雇了辆马车,沈清秋忽然发现了一件尴尬的事,齐清萋终归还是不太喜欢洛冰河,马车雇了,没有马夫……你不喜欢洛冰河,尴尬的是我啊。沈清秋赶车吗??不可能的。

 

“师尊你上车吧,我来赶车。”洛冰河语气平和板正,可沈清秋就是听出了股委屈巴巴的劲儿。

 

一时半会儿也做不了什么,沈清秋决定到达目的地后再给他个奖励,现在只能先委屈下男主大大了。

 

一个帅小伙赶着车去到了城镇,从人烟稀少到繁多之地,集中在洛冰河身上的目光越来越多,洛冰河依然目不斜视,从不动摇。

 

终于到了目的地私塾,洛冰河下车为沈清秋掀开车帘,沈清秋本想趁他掀帘子的时候偷亲他一下,这孩子每次回苍穹山总是被欺负,心情十分郁闷,主动亲他一下的话洛冰河能高兴两三天,这个念头在沈清秋看到了车帘外一众正强势围观的路人们时消散了。

 

算……算了吧,影响不好,下次再说,老脸要紧。

 

洛冰河赶车很累了,沈清秋怕撞到他,于是小心避开了洛冰河的身体,动作轻缓地下了车,他并没有看到洛冰河骤然僵硬的神色。

 

洛冰河衣着华贵,相貌英俊,已经吸引了许多送孩子来私塾的妇人,这会儿车上又下来了个仙气凛然,气质不凡的男子,更是让这些妇人驻足围观了。

 

沈清秋摇扇装B,“冰河,我们进去吧。”

 

直到沈清秋走进了私塾内部,那些妇人们才惊道:“原来这谪仙般的人就是新来的私塾先生啊!”

 

“不是新来的,只是暂时顶替的!”

 

“唉,这般容貌,要是能一直当先生就好了。”

 

“……”

 

背后的议论听得洛冰河眼角直跳,眉毛都快挤到一块儿了。沈清秋看见私塾教室里已经坐满了小孩子,立即道:“冰河,你就在外面坐着吧,晒晒太阳也好。”

 

洛冰河不可置信,“师尊,你不让我进去?”

 

沈清秋奇怪道:“你进去做什么?你人高马大还板着脸,会吓到小朋友的。而且我也是就讲些之乎者也的,你听着怪无聊的,别进来了。”

 

一想到一群小朋友和一脸严肃的洛冰河同坐一处听他教书,沈清秋就觉得哪里怪怪的,他挥挥手,“快去坐着吧,我进去了。”

 

洛冰河被拒之门外,沈清秋头也不回地进去了,他被一堆事儿搅合,完全忘了要给洛冰河奖励的事,洛冰河也全然不知道这个奖励的存在。

 

沈清秋对待孩子温柔亲切,眉目温和,很快便让一群小孩子接受了这个陌生的私塾老师,窗外明媚的阳光投了进来,正好打在沈清秋所在的位置,他整个人都染上一层光晕,此刻看起来竟有些不真实。

 

沈清秋正对着一个提问的小孩亲切微笑,给他认真的答疑解惑。

 

仅隔着一道门窗,沈清秋仿佛身置于万丈高崖,背后是明亮的光芒,洛冰河却在冰冷的崖底,周围是无尽的黑暗,那是无间深渊的距离,是他摸滚打爬了一年多余才逃出的血腥牢笼。

 

那已经是很遥远的记忆了,此刻洛冰河又无法抑制地回忆起了那段痛苦的时光。

 

又是这样……又是这样……

 

……

 

沈清秋从私塾出来后,到处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洛冰河,沈清秋甚至转遍了整个城镇,都没有找到洛冰河。

 

是自己找人技能点没有点亮还是洛冰河那小子太能躲了?

 

沈清秋毫不怀疑地认可了后者。

 

找得有点疲乏,沈清秋随便靠了棵树歇会儿,夜幕降临,他看着头顶那已经黑了的天空,暗无天日,他觉得实在是,有点累。

 

洛冰河这人,放在现代,他沈清秋就跟交了个女朋友似的,这女朋友整日患得患失怀疑他爱不爱她,神经质到令人发指的程度。女朋友就算了吧,他还是被艹的那个,当爹又当妈的,阿不,当男朋友又当女朋友的,哈哈。

 

……算了吧,沈清秋他自己都调侃不起来了。

 

平日里沈清秋都是和洛冰河厮混在一起,此刻洛冰河不见了,天大地大,他竟一时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总之先回清净峰吧。

 

修雅出鞘,沈清秋也不管是不是招人眼了,沈清秋踏上去就朝清净峰的方向极速御剑而飞。

 

冷风吹了沈清秋一路,终于见到了清静峰的一点轮廓。

 

就在这时,突变横生,跟灵魂在日月露华芝里被撕扯的感觉一样,沈清秋觉得有一股力量在将他的灵魂向外扯,疼痛令他支撑不住御剑,修雅一偏,连人带剑地向下坠去了。

 

……

 

沈清秋是寒风入骨的冷冷醒的,迷迷糊糊睁开眼,目光正对上空中明晃晃的太阳,沈清秋赶忙用手遮住刺眼的光。

 

沈清秋躺在地上冷静了会儿,想这太阳莫非是个假太阳,一点也不驱寒。

 

等一下……在地上?

 

沈清秋猛地翻坐起来,他没有被洛冰河接回去?这哪儿?怎么回事?他不是要回清净峰吗?

 

沈清秋从地上爬起来,他打量四周,觉得十分眼熟。

 

这不就是清净峰吗?我那么高摔下来居然没事?

 

沈清秋想催动内力探查一番,可他发现他此时竟一丝内力也无。

 

沈清秋心下怪异,朝上山的方向走去,反正清净峰是不会错的。

 

一路上山,没有内力加成实在很累,可就算再累也比不上沈清秋的心惊,这一路走来,清净峰的树木花草越来越少,零星剩下的都是被烧焦过的,整座山毫无生气,就像一座死山。

 

走到清静峰某处湖水时,沈清秋随意地瞥了眼湖面,顿时惊天一道炸雷轰在沈清秋的脑海里,他急急忙忙地奔向湖边,湖面上倒映出了他的模样。

 

不是沈清秋,是沈垣十二三岁时的容貌。

 

沈清秋盯着倒影,好一阵没有理清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沈清秋的身体不能用了?还是……

 

一阵轻微的靴子磨地的沙沙脚步声自身后传来,湖面也模糊地倒映出一个人的轮阔,那人正朝沈清秋走来。

 

沈清秋大喜,猛地回过头,终于在这么鬼地方有个活人了!

 

来人步子不紧不慢从容优雅,一身华丽奢靡的玄衣,黑发披散至腰间,整个人都隐隐蕴含着危险的气息,额间的红色罪印更是证实了他的身份。

 

一阵大风刮过,寒彻骨的冷,沈清秋裹了裹衣服,不敢出声。

 

……这好像不是洛冰河,总之,不是他身边那只洛冰河。

 

洛冰河双目含笑地望着湖边的沈清秋,语气低柔阴沉,道:“小朋友,你在这里做什么?”


.tbc

 

【下一章→】

评论(45)

热度(6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