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共百年 2

前文:1

后文:3  4  5  6  7  8  9(完结)

番外:冰哥番外    漠尚番外(上)   漠尚番外(下) 


>>>>>>>>>>

虽然这个洛冰河的话说得甜蜜温柔,像是哄小孩的温柔话语,可沈清秋就是有种下一秒他就会掏出刀来了结了他的感觉。

 

口蜜腹剑,这是冰哥!

 

“你怎么不说话?”洛冰河往前走一步,沈清秋还跪着,他下意识回过头往前移了一步想离这个危险人物远一些,脖颈却突然一凉,一股吸力拽着他的脖子飞快地向后拖,洛冰河紧紧箍住了沈清秋的腰,在他耳旁温柔道:“小心些,你是想投湖自尽吗?”

 

沈清秋此刻是十二三岁的少年沈垣的体型,洛冰河抱着他毫不费力,并且以绝对优势占据上风扼着他的要害。

 

“小家伙,是想上清静峰拜师修行吗?”

 

沈清秋不想回答,可不回答他又觉得会有不好的事发生,只好硬着头皮答:“……不是,我只是无意间来到这,刚刚想借水洗个脸。”

 

“哦?”洛冰河眯起眼睛,“还好天下人没有这么无知,我都把苍穹山弄得鸡犬不留了,尤其是这清静峰,再来拜师这不是蠢货吗哈哈。”

 

沈清秋大气不敢出,想必冰哥这是定期来清静峰巡查他鸡犬不留的“战果”,满足他的报复欲和自尊心。他真是霉,在这么个糊里糊涂的时候居然就和冰哥撞见了!

 

洛冰河道:“小家伙,要拜我为师吗?我看你根骨不错,我来教你你的修为定能一日千里。”

 

不!不要谢谢!你有原装货这么一个BT的老师,BT教出来的徒弟把BT削成了人彘!谁敢让你教!

 

“谢谢,谢谢英雄好意,我不用了,我愚笨……”沈清秋搪塞,洛冰河却丝毫没有考虑他意见的意思,“这可由不得你。”

 

……

 

沈清秋几乎是被洛冰河拎回他的魔界大本营的,终点网种马男主,果然不是圣父就是以自我为中心的烂人!都不会询问下别人的意见!

 

原著洛冰河的心魔剑一点问题都没有,所以回魔界大本营只用一瞬间,就算是一瞬间,沈清秋也不想被他拎着走!

 

洛冰河这一次用心魔剑直接劈到了魔宫正中央,洛冰河像扔小猫小狗一样把沈清秋扔在了一边,首先从魔宫出来的,是一个娇蛮粉嫩的少女,沈清秋一眼就认出她来了,幻花宫的刁蛮小宫主。

 

天哪她的鞭子还没有收!

 

那小公主长的水灵可爱却满脸娇蛮,见洛冰河捎了个人回来,怒气已经冲顶,“你又带女人回……”

 

定睛一看,不是女人,只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小公主登时说不出话来。

 

“小宫主,发生何事了?”一个柔柔的女声传来,一名身姿窈窕的少女掀开了纱帐,目光游移了几遭,最终落在沈清秋身上,那女子正是在绿丁丁世界里仙盟大会中与沈清秋有过一面之缘的秦婉约,她道:“我道是什么,只是个小公子嘛,小宫主,眼界要放宽点,小公子有我们这些女人所没有的魅力呢。”

 

沈清秋默……冰哥你老婆这么看得开吗?不过他记得原著里这个秦婉约可是害人不浅嫉妒心极强的阴险女人,嘴上笑着背后捅你一刀,嗯,和冰哥很配。

 

洛冰河看到他的两位后宫,只是轻轻地笑了下,嘴角勾起撩人的弧度,“你们可得好好招待他,他是我新收的……”

 

小宫主捏着鞭子的手已经开始翻动,像是洛冰河再说句什么,那鞭子就要招呼到沈清秋身上的样子,而秦婉约则以袖捂面,一双眼睛笑得更弯了。

 

洛冰河却不说话了,就停在这半吊不吊的地方。

 

沈清秋怕洛冰河搞什么幺蛾子,赶紧道:“我是他徒弟!”

 

洛冰河歪头,调皮道:“怎么?现在承认啦?乖,好好待在这里,日后我会好好教你的。”

 

小宫主挑眉道:“徒弟?他根骨那么差?你也收?”

 

“我的事不用你操心。”洛冰河径直越过小宫主,掀开纱帐走了进去,“你们只用好好招待他就行了。”

 

小宫主气急败坏,一鞭子抽到墙壁上,“你!你今晚要去哪里!”

 

秦婉约道:“纱华铃那里吧,他昨晚去的那里。”

 

“昨晚去了为什么今天还要去??”小宫主脸色涨红,秦婉约生怕她气过头不分青红皂白抽她一鞭子,赶忙道:“纱华铃手段多得很,君上被她蛊惑了吧。”

 

沈清秋想降低存在感的同时又想让她俩快点闭嘴,他不想看后宫争宠的戏码!又不是八点档!

 

似是听到了沈清秋的心声,秦婉约道:“我们先给君上的徒弟安排住处吧,君上让我们好好招待。”

 

小宫主扭头看向沈清秋,头上珠钗作响,沈清秋差点想扭头走人。

 

“你,跟我过来。”

 

面对这种娇纵的人,就是要顺着她的意来才会省去许多麻烦,沈清秋点头道:“好。”

 

小宫主见他乖顺,也就没有发作,率先出了魔宫,沈清秋和秦婉约也乖乖跟着。

 

魔宫外面颇有些冷,小宫主带着沈清秋七绕八绕,绕到了一处破败的屋子门口,小宫主指着门道:“你,今晚睡柴房。”

 

沈清秋,“……”

 

沈清秋,“为什么?”

 

小宫主道:“没有为什么,本宫主让你睡你就睡,不睡这里,你难道还想睡本宫主的房间吗?”

 

秦婉约道:“这不太好吧,君上让我们好好待他的。”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巴不得让他睡茅厕,你在这里假好心什么?”

 

沈清秋摆手,“停停停,我睡!你们不用争了。”

 

真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洛冰河你给我记住了!你老婆让我睡柴房!

 

睡柴房就睡柴房!男人还就该睡过柴房!

 

沈清秋把里面的一捆柴横放在地上,将外衣脱了铺在柴上,想了想又不对,睡柴房是要怎么睡来着?直接睡上去会不会太脏了?可衣服铺着身上没穿的话又冷啊……

 

这时,沈清秋忽然见地上爬过了一只蟑螂,那蟑螂钻到了柴枝中间,半天也没出来。

 

沈垣穿来沈清秋身体里以后,作为清净峰峰主,一直养尊处优生活优越,就算后来搞基去了,洛冰河也将他服饰得妥妥贴贴的。

 

他从没遭遇过现在这种情况,他又没有内力,作为一介凡人,睡觉是必须的。

 

沈清秋咬咬牙,换一捆柴也是治标不治本,他缓慢地移动过去,将柴捆竖起来狠狠地抖,直到蟑螂被抖出来,沈清秋眼疾手快的踩死了他。

 

……好想把这鞋子扔了怎么办?

 

算了算了,反正隔着鞋底。

 

沈清秋捏着鼻子,强忍住心中的不适躺到了地上,柴捆硬得磕人,沈清秋只能忍受,除了忍受,别无他法。

 

就这么睡了一晚,起来的时候觉得浑身都疼,虽然以前跟洛冰河睡也会浑身都疼(……)但不是这种疼啊。

 

沈清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刚开柴房门就觉得有一道凉风吹来,沈清秋打了个喷嚏。

 

洛冰河好整以暇地站在门外不远处,不似昨天那样头发披散,今日好好束着,少了些邪魅,多了些顽皮。洛冰河看见沈清秋,立即笑道:“起床啦?睡得可好?我都没忍心叫你起床。”

 

冰哥真是太恶毒了。

 

沈清秋真的没心情理他,不想和冰哥多做纠缠,只想快点找到回去的方法,大家萍水相逢有缘也不见。

 

见沈清秋一脸淡漠,洛冰河也不怒,“走吧,先带你喝杯茶。”

 

洛冰河来到魔宫的某处偏厅,一掀衣摆在主座坐下了,他抬起桌上准备好的茶盏,见沈清秋离他很远,笑道:“怎么了?你在柴房睡了一夜,定是口干舌燥的,不想喝点茶止渴吗?”

 

沈清秋摇头。

 

“那你也别离我这么远啊,过来些,怎么?这么怕我?我对你做了什么吗?”说到做了什么时,洛冰河加重了语气,听起来危险至极。

 

沈清秋仍然记得,沈垣的容貌与沈清秋有三四分相似,此刻他变成了十二三岁的少年,不知洛冰河见到他,是不是像见到了十二三岁时的沈清秋。

 

那就完蛋了。

 

沈清秋根本不敢过去,洛冰河抬着茶盏起身,他朝沈清秋走过来,边走边慢悠悠道: “四面透风的柴房,食不果腹的痛苦……有没有觉得很熟悉?”

 

当洛冰河离沈清秋只有一步之遥时,沈清秋立马往后退了一步。洛冰河也不恼,就着面前的空地,将还在冒着热气的热茶倾盏倒出,“浇在头上的热茶……有没有让你想起点什么?”

 

沈清秋毛骨悚然,洛冰河隔空抓住了他,提着他就飞了出去,“走,我带你去个地方。”

 

洛冰河脚步不停,朝着一个方向疾驰而去,声音混在风里,“你知不知道夺舍?”

 

沈清秋点头。洛冰河哈哈笑道:“好,我这就带你去见证一下他到底有没有夺舍别人。”

 

行至某一处地窖入口,洛冰河带着沈清秋进去了,沈清秋当然知道这里是哪里。洛冰河将沈清秋甩到地牢正中央,他膝盖和手臂摔得有些痛,一定是青了。沈清秋迎面趴跪在地上,地上是新旧交错的血迹,面前是一团血肉模糊的东西。

 

即便知道他不是真的沈九,他也不敢看他用了许久的身体被削成人彘的模样,可洛冰河不随他的意,他走到沈清秋旁边,抓着沈清秋的头发提起他的头,强行让他的目光落在沈九身上,“你好好看看,他被我扯去了手脚折磨至此,到现在他已经不会动也不会讲话了,我猜他是不是用了什么密法让灵魂脱离了这副身子,想免去痛苦,你说是不是?”

 

洛冰河离沈清秋极近,此刻有些滚烫的吐息打在沈清秋脸上,沈清秋微微颤抖,他想洛冰河果然他把当成真的沈清秋了。

 

地上的沈九,脸上血疤纵横,双眼微阖,只能从剩着的半条缝看见他毫无神采的眼珠,他还有呼吸,像是活着,可一动不动的,也像死了。他身旁安静地躺着沾满了乌黑血迹的玄肃剑。

 

想必在这个世界,岳清源已经不在了。

 

“他只是不想说话了,对疼痛也已经麻木,你聪明至此,会看不出他其实没有死吗?”

这是沈清秋来到这里后对洛冰河说的最多的一句话,他听到洛冰河深吸了一口气,从喉咙里憋出了声冷笑,“你看起来倒是懂得很多。不过,沈清秋怎么可以死?他可是我洛冰河的师尊。”

 

“说起来其实现在我也算是你的师尊。我的师尊沈清秋当年如何待我?才入门,一盏热茶浇来我头上,跪到双腿没有知觉,时常睡在柴房,无止境的言语辱骂,拳脚殴打。你看这些我都没有对你做吧?”

 

“沈清秋是个人渣没错,人渣这么容易就死了,是对众生不公,他凭什么就没有知觉了?凭什么就像死了一样?”

 

洛冰河似是怒极,抓着沈清秋的头发的手越加用力了,沈清秋被扯得头皮发痛,他想,原来洛冰河极怒时是这样的恐怖,同为洛冰河,他的那个即使是发怒也会因为他是沈清秋而有所收敛。

 

可这个洛冰河,却不会在乎他是不是沈清秋了。

tbc.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29)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