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共百年 3

下章冰妹继续正式出场。

略崩坏orz,笔力不够。

前文:1  2  

后文:4  5  6  7  8  9(完结)

番外:冰哥番外    漠尚番外(上)   漠尚番外(下) 


>>>>>>>>>>
洛冰河没有对沈清秋做什么,发了一通古里古怪的脾气后就走了,留他与人彘沈九同处一处。

洛冰河刚一走,沈清秋的身体就自动向后退了一大截,离沈九老远。尽管向天打飞机是小学生文笔,看过人彘沈九的描写唏嘘一阵便忘了,更何况是人渣反派,死有余辜。可是当他真的亲眼看见沈九的模样时,他还是受不了这种视觉冲击。

以洛冰河的手段能力,经过查证定会知道沈九并没有夺舍别人,没有就地正法了自己便是最好的证明。

沈清秋深喘了几口气,强行压下惊骇的情绪,好不容易使出力气站起来向地窖入口挪去,他本以为洛冰河会设个屏障之类的不会让他出去,他已经做好了被屏障弹回来的准备,可没想到轻轻松松就出去了。

这是让他随意去留的意思吗?冰哥真的是喜怒无常无法琢磨。这种人当主角时读者看着是挺爽的,当他作为现实的人出现在身边时,那就很恐怖了。

在这个洛冰河只手遮天的世界,即使放任他自由他也不知道该去哪,创个业冰哥看不惯的话也会被他掀了。

独裁统治,不好。

沈清秋顺着地窖外唯一的一条路走着,走了很久才慢慢平复了心情。

远远地,沈清秋看见了一个来人,是一女子,身姿窈窕,白裙飘摇,仙气凛然。二人距离拉近后,沈清秋才看清那女子脸戴面纱,只余下如画的眉目与一双剪水秋瞳,让人心生惊艳之感。

——《狂傲仙魔途》第一女主,洛冰河后宫第一人,柳溟烟。

见到冰哥老婆,应该千里之外绕道走,以免谜之躺枪,但现在并没有其他的道,沈清秋只希望柳溟烟只是路过,可沈清秋也瞒不住自己,都说了只有一条路,柳溟烟不是要去地窖,就是——

“听说你是冰河的徒弟,这么久都没有和你见过面,实在是有些失礼。”柳溟烟停住脚步,率先和沈清秋搭起话来。

柳溟烟果然是来找自己的。

话说自己现在应该怎么称呼柳溟烟?洛夫人?柳小姐?女主大大?

沈清秋被自己雷到了。柳溟烟道:“你叫什么名字?”

思来想去了一阵子,沈清秋回答道:“沈垣。”

柳溟烟似是将这个名字反复默念了几遍,细长的叶眉轻皱了下,“沈师伯的亲戚?。”

沈清秋摇头,柳溟烟思索了一会儿,无奈地叹了口气,“他也许是累了,疯魔了。”

沈清秋不答话,在这个世界里,沈清秋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寡言的,他无话可说。

“他没有将你关起来,那你现在准备去何处?”柳溟烟柔声问。

“我……”沈清秋若有所思,想说什么又立刻停住。

他想借洛冰河的心魔剑一用,他记得有一次原著洛冰河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他和洛冰河两人把他打了回去,那次是心魔剑出了bug。这次莫名其妙来到这个世界,敲系也无任何反应,以往从来没有出现过这种状况。所以沈清秋想用一下心魔剑,就算不是回到原来的世界,也总比这个世界好。

可心魔剑是洛冰河的金手指,柳溟烟是洛冰河的老婆。用人家金手指干奇怪的事,总不能告诉人老婆吧?

沈清秋继续沉默不语,柳溟烟却道:“冰河他封锁了魔宫,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出去,包括我们。”

“……”沈清秋。

冰哥你玩儿我呢?放出地窖却不放出魔宫?!还关注了自己所有老婆!这是人吗?

“跟我走吧。”柳溟烟拢了拢面纱,转身先朝魔宫的方向去了,沈清秋想用心魔剑,也必须接近洛冰河,而接近洛冰河,有柳溟烟会方便许多,虽然可能会被洛冰河乱棍打死,但沈清秋一刻也不想等了,他只想快点回去,即使遍体鳞伤也在所不息。

他已经不想再见到原著的洛冰河了。

跟着柳溟烟的步伐来到了魔宫主殿,柳溟烟正欲跟沈清秋说什么,就听到一声妖妖娆娆的冷笑,纱华铃从一侧走出,一步一铃响地到了柳溟烟面前,她漆黑的眼珠瞟了眼沈清秋,语气古怪地道:“柳溟烟,你胆子真大,敢把君上送去地窖的人带回来!”

柳溟烟正面对上纱华铃的目光,不卑不吭道:“自从沈师伯毫无反应后,他脾气就越发怪异了,我不愿意让他滥杀无辜。”

“哈哈哈。”纱华铃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话语,“他就是个这样的人,他就是杀尽万物,我最喜欢的就是他这点,你不喜欢他你跟着她做什么?虚伪的女人,你们人间正道都是这般惺惺作态。”

柳溟烟蹙眉,看起来很不悦,她说话温和有礼,对上纱华铃这样的牙尖嘴利一般是不想理,纱华铃却咄咄逼人。

“那清净峰的沈清秋本来就是个鲜廉寡耻的小人,从小虐待君上,君上长大后千万倍地讨回来,有什么错?”

“就事论事,沈师伯当年是不对,但现在沈垣明明和沈师伯毫无关系,而且他还小,他不能……”

“你叫沈垣?”冰冷的声音打断了柳溟烟的话语,柳溟烟侧身,纱华铃将目光移到门口,沈清秋依然不想动。

纱华铃哼道:“君上,柳溟烟把这疑似沈清秋的人带出地窖,这事怎么说?”

柳溟烟不语,只是看着洛冰河,目光里含着某种坚定,“冰河,他不是沈师伯。”

洛冰河倚着门,对上柳溟烟的视线,对望良久,洛冰河眼里只有挡在沈清秋面前的柳溟烟,纱华铃最受不得这种忽视,大声道:“君上!你不要被她迷惑了!她始终是恶心的人类正派!”

洛冰河闻言眨了眨眼,看向纱华铃,嘴角微扬,似是一个宠溺的笑,“溟烟不一样。”

沈清秋一呆,洛冰河这句话包含着无限柔情,听起来和那个洛冰河哄他时如出一辙。

纱华铃快气炸了,刚想发飙,洛冰河又道:“虽然不是沈清秋,但一定与沈清秋有关。”

“你叫沈……”洛冰河看向沈清秋,沈清秋却飞快的低下头,他不想让这个洛冰河看到他现在这副模样,他双手揉了把脸,想说话,第一个发出的音节竟是哽在喉咙里的,“洛……”

他吞了吞嗓子,重新出声道:“……洛冰河。”

洛冰河道:“嗯?”

这声嗯,是高居上位者的语气,你想求我?我先听听看好不好玩?

沈清秋再次稳了稳心神,缓缓抬头。洛冰河正微笑看着他,他不是那个有应必求的洛冰河,不是他身边的洛冰河。

他只是披着和他一样的皮而已,他怎样对待其他人都无所谓。

“洛冰河,我要你用心魔剑,劈开空间裂缝。”

“哦?”洛冰河讶异,“心魔剑出手必定所向披靡,你凭什么让我发动心魔剑?”

沈清秋早就料到他会这么说,淡定道:“我,告诉你一个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

洛冰河哈哈,“这个世界我还有什么不知道的?我不知道的只是我不想知道,不是我不能知道。”

沈清秋一脸随意,“这个秘密你们所有人都不知道,信不信由你。”

沈清秋表现的毫不在乎,可袖里的手却已经微微蜷缩,他赌的只是洛冰河的自尊,赌他料定对这个世界无所不知的自信。

良久,洛冰河道:“有趣,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跟我谈条件了,你过来。”

沈清秋朝他走过去,边走边道:“你只管劈裂缝就行了,不用担心我跑路,在你身边,我跑不掉。”

洛冰河已经取出了心魔剑,他笑道:“很好。”

才一过去,洛冰河已经劈出了一条裂缝,拖着沈清秋跳了进去。

出了裂缝,是一处及其荒凉的塞外,寒风习习,风沙满天。

沈清秋道:“不是,再劈。”

洛冰河又劈,这回,来到了一片蔚蓝的海洋上空。

沈清秋道:“不是,再劈。”

如此重复了无数回,沈清秋一直都没有到想到的地方,假如劈到了那个洛冰河身边,两个洛冰河交手,他一定有脱身之法。

可是冰哥很糟心,一次都没有劈到。

这次到了某处酒楼,数次不果,沈清秋气炸了,这他妈是挂逼男主吗??假的吧??他抬头对洛冰河狠狠瞪洛冰河,而洛冰河也不耐了。

“小孩儿就是事多。”

“你真是没用啊!!”

漠北君想闯魔宫正殿,一向是无人敢阻拦的的,他虽然平时冷冰冰的,现在脸色却像堆了千年寒冰,更冰冷了。

漠北君神色匆匆,对面来了个人步子更加紧急,二人差点撞在一起,皆是大怒,准备拳脚相向。

“……!”

“找死!”

看清了双方的容貌后,二人皆是一怔,硬生生止住了要挥出的拳头。

“君上。”

“漠北?”

……

二人简单明了地说明来意。

“师尊不见了!”

“尚清华不见了。”

tbc.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19)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