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共百年 4

这章写的笑死我了,对不起orz,欢迎捉虫。

之前忘了说了,没有特殊情况,两日一更。

前文:1  2  3  

后文:5  6  7  8  9(完结)

番外:冰哥番外    漠尚番外(上)   漠尚番外(下) 


>>>>>>>>>>

向天打飞机,一个褒贬不一毁誉参半的终点网写手,他的《狂傲仙魔途》在终点网可谓是大名鼎鼎(的毫无节操)。打飞机大大本人表示先挣钱混口饭吃,纯文学什么的还是可以再搞一搞的。

 

纯文学是青睐基佬,可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儿子种马男主洛冰河会和评论区的绝世黄瓜搞在一起,还成为了这个世界十八摸一般的存在,真是人干事儿!

 

漠北君来向洛冰河汇报工作,尚清华就尾随在漠北君后面。洛冰河一副爱听不听的敷衍样子,而漠北君说话也是跟蹦钢镚儿似的,这一点都没有啥工作氛围啊!冰哥一看就是归心似箭要去找瓜兄啊!

 

没眼看,没眼看。

 

吐槽归吐槽,尚清华心里倒是哼起了春山恨的调调。

 

汇报完工作后,漠北君带着尚清华来到了人界,虽然漠北君人很沉闷,还总干些奇奇怪怪的事儿,但他人还不错,现在也不怎么打自己了(……)。

 

“大王,我想吃面。”像这样员工福利,漠北君经常是会给的,漠北君带他来人界,就是给他放飞自我的时间。

 

漠北君:“嗯。”

 

漠北君话少人干脆,就近找了家面摊,尚清华美滋滋坐下,面不一会儿就呈上来了,尚清华吸溜了一口,道:“还是大王做的好吃。”

 

上次从冰哥那里混了口面吃,即使变成了基佬男主,冰哥就是冰哥,万能到不行,拉面也好吃的让人流泪。后来漠北君把逃跑的他拽回去了,还给做了碗面,福利!

 

虽然漠北君做的没有冰哥好吃,但是尚清华已经知足了。吃碗面,还是顺嘴夸一下漠北大佬,以后也好混日子。

 

漠北没有出声,掩藏在黑发下的耳朵却已经有些泛红。

 

其实悄悄讲个事,尚清华现在新文已快写完了,就差结尾了。他写的才不是柳宿眠花那种格局小恩恩爱爱的酸书,他要搞个大的,名儿还没想好,主要内容就是瓜兄和冰哥一起勇闯天下的冒险故事,最后好兄弟变成好夫妻,美哉,美哉。尚清华已经预见了他美好的前程。

 

只是这个世界太不方便了,写文全靠手写,他日更一万的手速都没得飙好吗?只能老老实实写字,没有U盘,写好还只能压在床底,不能给别人看见。

 

写文,苦也!

 

比如现在,他又要去买纸了,每次来人间,买纸的时候都要想尽各种理由才能离开漠北君的视线一小会儿,搞纯文学,不能让大王看见!

 

“大王……我想……我想去茅房……”尚清华试探着问。

 

漠北君眼神一凛,尚清华整个人都抖了抖。

 

……

 

“大王我马上出来!”尚清华嘿嘿一笑,不敢再看漠北君的眼神,快速闪身溜进了茅房。

 

才溜进茅房,尚清华就赶紧贴了张瞬移符。他多次通过这个茅房逃遁,这茅房都快变成他的圣地了。

 

符开始起作用的时候,一个如谷歌翻译般的声音忽然在他脑海里响起。

 

“尊敬的用户,由于系统崩溃,本服务器将进行一个月的停服维护,不过您不用担心,我们将会为您安排另外的服务器,给您带来不便尽请谅解。”

 

“WTF???”尚清华还没搞懂这难听的声音在鼓捣啥,周身就开始剧痛起来,那是一种灵魂被撕扯的痛,令人难以忍受。不过也只有一瞬间,灵魂仿佛一个轻巧的物什,抛起又落下,等终于找到实感的时候,尚清华动了动眼皮,视线逐渐由模糊到清晰。

 

他现在趴在地上,周围是来来往往的人群。

 

尚清华试图爬起来,身体虽然也使得上力,但还是软绵绵的,他震惊的发现自己现在一点内力也没有。

 

站稳以后尚清华茫然地看了看四周,成群结队赤着上身的汉子背着一箩筐砖从他面前路过,不远处有一座未建完的宫殿耸立着,有人正正站在梯子上砌墙。

 

尚清华有些不明状况,一个中年男人就对他喝道:“装死装够了?”

 

那男人气势汹汹的,黝黑的皮肤上有些狰狞的疤痕,他提着一只桶过来,强行塞到了尚清华手里。尚清华还有些懵,差点没拿稳,那男人见尚清华的模样,更加恼怒了,喝道:“怎么?装死装够了??你一个小孩儿,怎么那么多心眼?老实点!快去打水!”

 

尚清华看了看那个男人,再看了看手中的桶,赶忙溜了。

 

先接桶水再说,随机应变观察形势。

 

尚清华拉了个人问在哪里打水,被人糙汉子吐了一脸口水,“哈?你别是傻了吧小伙子?就在不远处,拐个弯就到了!”

 

尚清华抹了抹脸,道:“谢谢。”

 

果然拐个弯就看到了一口水井,尚清华打了桶水,水上来的时候,他在水桶中看到了自己现在的模样。

 

一个十二三岁儿的小孩,脸上尽是灰尘与疤痕,一看就是常年多做苦力,瘦弱的有些不成样。

 

可这张脸尚清华却无比熟悉,这是他现世的模样啊!只是年龄缩小了,五官也没长开。

 

什么情况??等等,他之前不是要溜去买纸吗?怎么现在变成未成年打工少年了??

 

想了一阵,尚清华终于想起了脑子里的谷歌翻译腔,那是平时系统的声音。

 

系统说啥来着?系统维护?换服务器?你他妈以为这是什么网游吗?还换服务器??换出问题来你负责?

 

想明白了来龙去脉,尚清华差点吐血三升。

 

一定是这狗比系统那里不对了,要修复bug,他是现世穿来的,也算个bug,于是系统就把它剔除了。

 

卧槽!这还回得去吗?

 

尚清华努力回忆系统的话,系统说是维护一个月来着,可是现在尚清华已经有点不敢相信这个系统了。

 

尚清华焦躁地挠头,差点原地打转。

 

……等等,我是穿来的,那,那,瓜兄好像也是吧……

 

尚清华眼皮一跳,不行,得找到瓜兄,同乡之谊,现在就是共患难的伙伴啊。

 

尚清华立马转身回去,跑了一截又想起了什么,又狂奔回井口,把水拎走就跑的飞快,拎到原地时水都泼了一半,沾湿了尚清华的身子。

 

有一个中年人坐在边上吃馍馍,长得还算和蔼,尚清华凑过去,问:“叔叔啊,我问个问题,这里是哪里?”

 

那中年男人奇怪地望着他:“你是早上晕倒的那个小孩儿吧,也是,这些魔族抓人盖他们的宫殿,怎么会分年龄大小,唉,造孽啊……”

 

“魔族?”

 

“小朋友,你是不是晕傻了,这里是,洛,洛……”那人似是很忌惮说出这个名字,尚清华却一秒就明白了,“洛冰河?!”

 

“嘘!小点儿声!直呼他的名字小心头儿打你!”

 

洛冰河抓人来盖他的魔宫,这么残暴,一定不是每天缠着瓜兄的那只冰哥!不对,废话!都换服务器了,怎么可能是那个冰哥?

 

尚清华舔了舔嘴皮,忐忑道:“这个洛……是不是有三千后宫,还把他师尊沈清秋削成了人彘?”

 

“你这不是知道吗?我还以为你傻了。”

 

……

 

在这里搬砖打水做苦力做了一天,尚清华终于确信了,这里是原著世界。系统太不靠谱了,居然换到了原著世界!

 

那中年男人还藏着个馍馍,尚清华干了一天体力活实在是累,赶忙蹭到他身边,厚着脸皮要了一块馍馍充饥,两人坐在地上沉闷地啃馍馍,就在这时,突然平地起风,像是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正在朝这边奔来。

 

尚清华看到了一个黑色人影正在快速逼近,那人似乎还拎着个什么白色的东西,古里古怪的。

 

靠近这里时,尚清华终于看清了那东西的样貌,不,那不是东西,那是冰哥!真正的冰哥!从眼神里就能莫名看出一股可怕的杀气,他提着一个小孩儿,那小孩微弱地挣扎着,似乎是知道挣扎无用,就不动了。

 

尚清华只看清了一瞬,冰哥就已经飞快离去,他手中的馍馍沾了满身灰,不能吃了。

 

中年男人早已坐得后退了一大截,尚清华赶忙凑过去,那男人道:“太可怕了,我听说他今天抓了个小孩儿过来,你千万小心啊,你别被他抓走了。唉,吃人的怪物啊!”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昏头了,那个小孩的动作,尽管只是一瞬,尚清华却看出了点绝世黄瓜牌沈清秋风格,焉焉的,偶尔动下,对什么事都没什么太大追求的样子。在冰哥手里的那个小孩儿知道无法反抗就不反抗了,一般小孩儿不是该放声大哭?

 

尚清华觉得自己可能是想找同乡想疯了,但他还是不肯放弃一丝希望,他决定找时间溜出去,去见见那小孩儿。

 

 

 

 

魔宫里,两个一脸严肃的魔君互相交换信息。

 

洛冰河道:“昨日我有些不快,出去散心了,回来的时候师尊也不见了,我等到晚上,师尊也没有回来,天魔血的感应也消失了。”

 

漠北君道:“今日,人界。”

 

这不明就里的两个字洛冰河也听懂了,他点头,“刻不容缓,先出魔宫,我再找一遍。”

 

只有天魔血能压制天魔血,假如洛冰河检测不到沈清秋的位置,那么……

 

想到这层,洛冰河就一阵胆寒。漠北君也干脆利落,二人立马飞出了魔宫,洛冰河与漠北君几乎将人魔二界翻过来了,最后一处找到了漠北君的北疆,仍然是一无所获。

 

洛冰河头发有些乱,眼球里充满了血丝,“我那日太任性,我就不该离开他……”

 

漠北君拍拍他的肩,二人进到了漠北君的住处暂时歇息,也顺便整理头绪。

 

洛冰河一直跟在漠北君背后,独自分析道:“天琅君卷土重来?不对。师尊修为大涨可以压制天魔血?不对……究竟是为何?”

 

漠北君带着洛冰河进到了某个房间,那房间不大不小,就是有点乱,衣物乱飞,鞋子乱摆。漠北君默默将衣物叠好,鞋子放在床边。

 

“难道是……难道是……”洛冰河想到了最坏的猜测,不由得脸都白了,正要跟漠北君说什么,却看见堂堂漠北君在帮人叠衣放鞋。

 

洛冰河,“……”

 

洛冰河,“漠北,你在干什么?”

 

漠北君在放鞋的时候,忽然见床木下露出了一截纸,似是不小心被人胡乱塞进去的,还没藏好。漠北君心下疑惑,将那张纸抽出来,开头有几个大字,下面只写了三个字,看到这三个字,漠北君的冰霜容颜忽然一变。

 

洛冰河好奇,竟然有东西会让漠北君色变,也跟过去看了。只见上面写着:

 

“第五十二章 互通心意

 

洛冰河”

 

没错,就是只写了这几个字的一张纸,看得洛冰河与漠北君不明就里。

 

漠北君从床底随意一抓,又抽出一张纸。

 

“名儿还没想好,cp写洛冰河x沈垣,写沈清秋我还是觉得慎得慌,前久刚好打听到了瓜兄的真名,让我用上一用哈哈哈哈哈哈瓜兄你也有今天!这本书就讲讲冰哥和瓜兄的奇妙历险记,绝逼能超过那《春山恨》的名头。”

 

有些地方虽然没看懂,但洛冰河已经看得眉头直跳,抬手一掀,床板四分五裂还被丢到了一边,下面是两三叠厚厚摞着的纸。

 

漠北君先拿了一张看。

 

“第三十五章 相爱相杀

 

……”

 

洛冰河看书一目十行效率奇高,这人也是按章节顺序摆的,洛冰河很快就看完了,漠北也是。

 

“……”

 

“……”

 

洛冰河像极力压抑着某种情绪,声音从牙缝里蹦出来的,“漠北,这是什么东西?”

tbc.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26)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