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共百年 5

抱歉今天更新有点晚(。

前文:1  2  3  4  

后文:6  7  8  9(完结)

番外:冰哥番外    漠尚番外(上)   漠尚番外(下) 


>>>>>>>>>>

从没有接受过这种文化冲击的漠北君也愣住了,堂堂魔界二把手,拿着张纸怔愣了半天,洛冰河咬牙切齿的话也没有听到。

 

洛冰河道:“这是尚清华的字吗?”

 

漠北君刚好回过神来,听到这句话,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如实承认,“是的。”

 

洛冰河,“……”

 

洛冰河,“漠北,我觉得你应该给我个解释。”

 

漠北君摇头,“我不知。”

 

洛冰河蹲下身,脚边刚好是尚清华胡写了一堆设定的那张纸,刚刚被莫名其妙的剧情一搅和,差点令洛冰河忘了刚刚看到的奇怪信息。

 

“……这上面的意思,瓜兄是师尊?师尊的真名……?我怎么不知道师尊的名字是假的?尚清华知道,我却不知道?”

 

洛冰河觉得沈清秋的秘密很多,他所能调查到的绝对不是沈清秋的全部,他的内心深处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叫嚣:他其实有一条退路,他时刻准备着离开你。

 

你看,他现在果然不见了。

 

 

 

连续用心魔剑劈了两天,什么也没劈出来,弄得沈清秋看冰哥越发嫌弃,冰哥越发觉得沈清秋烦人,两人相看两厌,回魔宫后很默契的互相转身走人。

 

柳溟烟为沈清秋准备好了住处,沈清秋再也没有了睡柴房之苦。

 

只是时常会遭到骚扰,有时是那小宫主嚣张的鞭子声,有时是纱华铃阴阳怪气的轻笑,虽然不胜其烦,但习惯就好。

 

今日的骚扰,倒是格外的没品。

 

沈清秋坐在圆凳上,喝着刚刚泡好的茶,高贵冷艳地看着窗格纸上忽明忽明的暗影。明显是有人在窗边暗搓搓地要做什么。 

 

沈清秋正严肃思考要不要打开窗户把茶泼在那人头上,大门却豁然被一阵大风掀开了,茶水扑了沈清秋一脸。

 

洛冰河在门口不远处,怀中抱着一把剑,那剑普通至极,一丝灵气也无,但被洛冰河抱着,还是硬生生抱出了股杀气。

 

这是干嘛?要来活剐自己吗?

 

不知为何,沈清秋已经不再惧怕原著洛冰河了,他本来就不是真的沈清秋,不背沈清秋的锅,身正影子直。

 

回去的方法总是会有的,不急一时,船到桥头自然直。

 

抱剑的洛冰河微微一笑,道:“出来练剑。”

 

沈清秋将最后一口茶喝完才走出门,洛冰河一直看着他,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奇事一样道:“刚见面的时候抖得跟老鼠似的,怎么最近不怕我了?”

 

沈清秋没有回答。不能冰哥多言语,和他话说多了,不知道会掉进什么圈套里,闭嘴不言,沉默是金!赶紧练完剑走人,才是保命的法子。

 

沈清秋不回答,洛冰河也不恼,将剑递给他。洛冰河前科累累,沈清秋一时有些不敢接这把看似很普通的剑。

 

“嗯?又开始怕我了?”洛冰河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沈清秋一把夺过剑,将剑从剑鞘中拔出,并无任何危险,那剑果真是一把普通的剑,没有一丝玄机。

 

沈清秋刚想动,却忽然止住了。剑身如镜面,倒映出沈清秋的眼睛,沈清秋与剑身中的自己对视,一瞬间明白了洛冰河的目的。

 

使剑,人们都会下意识使出自己最熟悉的剑法,而沈清秋穿书这么久,最熟悉的自然是苍穹山的剑法,且绝不是外人胡乱学来的三两招。

 

即使没有查出夺舍,依然怀疑自己是沈清秋吗?冰哥果然宁可错杀一百也不可放过一个。

 

可他作为一峰之首,又不是白做,怎么可能只会一套剑法?

 

沈清秋刚想划出一招,又硬生生拉回了自己要动的手臂。

 

冰哥真是太阴险了!

 

他现在是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孩儿,从未入过仙门,怎么可能会使剑?洛冰河一句“出来练剑”就是将沈清秋放在了会使剑的假设里,且沈清秋本来就会使剑,没反应过来的话就着了他的道。

 

果然,冰哥的每句话都得细细分析。真他妈累,跟扫雷似的。

 

沈清秋道:“我不会使剑。”

 

洛冰河挑眉,“刚刚不都拔出来了吗?”

 

沈清秋道:“谁不会拔剑?”

 

洛冰河笑道:“也是。可是你这拔剑倒是熟练得很啊,让我怀疑你是不是真会使剑,比我还会使?”

 

沈清秋心道哪里哪里,你才是大佬冰哥,社会,社会,谁比得上你。

 

见沈清秋岿然不动,洛冰河便道:“不会也罢,我教你吧。”

 

沈清秋还没来得及拒绝,洛冰河的一只手已经抚上了他的肩,另一只手握住了沈清秋执剑的右手,沉稳的呼吸近在耳畔,沈清秋浑身僵硬。

 

“放轻松,我教你第一招。”

 

洛冰河手把手细教他使剑,温言软语,细心认真,宛若一位谆谆教导的老师。

 

他教的是苍穹山的剑法。

 

要是他真的是原装货,被最讨厌最嫉妒的洛冰河教自己的剑法,恐怕早就炸了吧,想必会立马回身反捅洛冰几剑再说。

 

剑法毕,洛冰河替沈清秋归剑入鞘。

 

沈清秋以为这关过了,正想走人,没想到洛冰河却揽着他的腰,俯身在他耳边道:“师尊,弟子教的好不好?”

 

沈清秋差点以为自己回到了原来的世界。

 

毕竟这声师尊,这粘腻的语气,与他的洛冰河简直分毫不差。

 

正值秋季,寒风袭袭,不知从哪刮过来了一片枯黄的叶子,在风中摇摇摆摆地,最终落在了寸草不生的魔界土地上。

 

沈清秋看着这片叶子,竟对他生出一股同病相怜的怜悯感。

 

土地还是土地,却不是种他的那片土地。

 

洛冰河也还是洛冰河,却不是将他放在心尖上的洛冰河了。

 

尽管无数次提醒自己,这个洛冰河不是洛冰河,只是披着一张一样的皮,可在听到那声熟悉的“师尊”后,一切构建起的理智与坚强消失了个干净,他忽然很想沉溺一秒在这虚假的幻境中。

 

他道:“很好。”

 

洛冰河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他捧着一束鲜红的花,附赠一个温暖无辜的微笑,一腔热情就这么心甘情愿地呈给他,让人无法不接受,尽管沈清秋有可能不喜欢鲜花。

 

沈清秋承认,与洛冰河在一起时,他时常承受不住洛冰河过于炙热纯真的情感,因为他自知他只是想过正常日子,对什么都没有太大追求,他只是个得过且过的人。他安稳如磐石,不想接受莫名的热情,他飘如薄叶,不想承载沉重的爱恋。

 

他有时候会奇怪为什么洛冰河对他那么执着?尽管不想承认,他对那丝执着内心深处是有些害怕的。

 

可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他找不到回去的方法,连原著洛冰河的心魔剑都劈不到的世界,他还能有什么办法。

 

沈清秋发现,他现在竟然,无比地想念洛冰河。

 

“教的很好,只是你叫错人了。”

 

沈清秋几乎是落跑一般地挣脱了洛冰河的怀抱,飞快地跑进了房间,像要把什么可怕东西隔绝在外的那样关上了门,他靠着门,望着天花板出神。

 

“喂!”

 

不属于这个房间的声音突然响起,沈清秋猛地低头,只见一个与他现在一般年龄大小的少年站在他面前,满身尘土,用奇怪的眼神盯着他,“你怎么了?怎么一副要哭的样子?”

 

“放屁!我哪里要哭了!”

 

少年被吼得倒退三步,悚然道:“那么凶干嘛?我又没欠你钱!那么凶,怎么跟……”

 

少年被吓到了,连忙蹲到桌子后面,只露出半张脸,他弱弱地道:“柳……柳清歌?”

 

沈清秋懵了,不知道这个少年为什么突然提起这个名字。

 

“秋海棠?”少年继续,只是露出了整张脸。

 

沈清秋还是不明所以。

 

“岳清源?岳七?”少年露出了半个身子。

 

看这他这幅獐头鼠目的样子,沈清秋心里逐渐有了一个猜测。

 

少年支起了身子,“春山恨?”

 

“向天打飞机!!”沈清秋大怒,只恨剑不在手,听到那个名字简直想捅他两剑。

 

少年整的人高兴的蹦了起来,“绝世黄瓜!瓜兄!真的是你!吓死我了我以为是原装货,还好我赌对了!”

 

尚清华终于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要冲上来和沈清秋拥抱以表激动,却被沈清秋一脚踢开,趴在地上躺尸。

 

……

 

沈清秋还是很气,谁愿意正在煽情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跟屎壳郎一样让人不爽的存在,屎壳郎尚清华搬砖多日,现在抱着茶壶大喝解渴,完全没注意到沈清秋嫌弃的眼神,注意到了也会无视。

 

尚清华喝完了一茶壶水,满足地放下茶壶,边擦嘴边道:“瓜兄啊,我们干脆举报一下这个系统算了,反正激活码是傻逼作者傻逼文,再念一遍说不定就进来了,我实在受不了这个系统了。”

 

沈清秋道:“什么?系统又怎么了?”

 

尚清华一脸‘不会吧’,“瓜兄?这次系统换服务器,你不知道?”

 

……

 

沈清秋跳起来揪住了尚清华的领子,“你给我说清楚。”

 

尚清华惊道:“我说,我说,这不系统出问题要维护吗,咱两都是穿书的,自然就被当成修复的bug踢出来了,他修一个月,一个月后就回去了。”

 

沈清秋,“……”

 

不知道悲愤该往哪放,沈清秋只好放在了尚清华身上,他狠狠地揍了一台尚清华,太贱了,真的太贱了!

 

他差点以为不能回去了,还在这伤春悲秋对一片叶子都产生了同情!!!

 

早说他能回去,他就不用成天面对冰哥让他劈心魔剑了好吗?!整天面对阴晴不定的冰哥you can you up 啊!

 

尚清华被揍得鬼哭狼嚎,“我这又得罪谁了?救命啊!救命啊!绝世黄瓜他杀人啦!!”


tbc.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28)

热度(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