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共百年 6

这章掉马甲

这章对于冰哥含个人观点,纯属个人想法,不用较真

前文:1  2  3  4  5  

后文:7  8  9(完结)

番外:冰哥番外    漠尚番外(上)   漠尚番外(下) 


>>>>>>>>>>

沈清秋自从知道一个月就能回去以后,整个人都有些放飞自我了。之前在另一个世界因为要整日提心吊胆刷B格,都没有好好欣赏过书里的世界,现在系统狗带了,来到了真正的原著世界,不好好观摩下角色简直浪费。

 

半个月以来,尚清华每日都会溜过来一会儿,二人就趁这个机会各种天南地北的瞎扯。

 

尚清华抱着茶壶抖着腿,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我呢,当初对冰哥的设定是没有感情线,要孤独不老永世寂灭的。”

 

“就你?你看冰哥现在后宫佳丽三千,没有感情线?怎么可能。”沈清秋想夺回茶壶未能成功,呸他道,“别一天蹭我的茶,你一喝就是牛饮。没素质,要喝也用茶杯喝去。”

 

尚清华护紧茶壶,“用茶杯喝得不爽!你真是个难以沟通的黑粉,你瞧不起我别砸钱买我的书看啊。你看冰哥讨这么多老婆,有像是真心特别喜欢谁的样子吗?”

 

沈清秋本想先反驳一下他砸钱买书完全是想看他填坑,但尚清华后面的问题不禁让他认真思索起来,“婴婴?毕竟他在清静峰被折磨的时候只有婴婴给了他温暖?小说不都这么写?”

 

“哪有!”尚清华一票否决,“这样的话宁婴婴应该是冰哥的唯一才对,你穿来以后没折磨冰哥,冰哥不就满世界追着你跑了?”

 

沈清秋,“……”

 

尚清华啧啧称奇,“话说我真没想过冰哥会有当基佬的潜质,瓜兄,你扳弯我儿子,你打算怎么赔我?”

 

沈清秋呵呵道:“回去以后我把你这句话复述给冰哥听,看看你儿子怎么回应你?”

 

尚清华倒吸一口凉气,“瓜兄你变了,你居然会拿老公来当挡箭牌!”

 

沈清秋双手捏拳骨骼作响,“尚清华,我看你是皮痒了!”

 

尚清华双手投降,“别啊别啊瓜兄,咱们万事好商量。话说我新构思了一本书,都快写完了,瓜兄你要不要听听?”

 

听说有新坑可以跳【划掉】新书可以看,沈清秋就暂时压下揍人的拳头,整了整衣摆,道:“在这个世界你也可以写书?有趣,说来听听。”

 

尚清华沾沾自喜道:“那当然,我可是向天打飞机!”

 

尚清华正想对绝世黄瓜吹一番牛比,脑海中却响起了一阵机械音:“首次认证作者激活码‘向天打飞机’,身份确认成功,系统将为你提供最优质的服务,临时改换服务器给您带来不便敬请您谅解,现在系统将您送回原服务器,谢谢您的合作。”

 

“WTF??”尚清华忍不住骂了一句,熟悉的撕扯灵魂的感觉再次袭来,尚清华栽倒在桌子上,疼得发抖。

 

面对这种突发状况,沈清秋一时也懵了,手不知道往拿放,看尚清华疼的厉害,又不敢碰他,只好试探道:“你怎么了……要不要我做什……”

 

尚清华现在的少年身体逐渐变得透明虚浮,像是随时都要消失的样子。

 

尚清华是偷偷跑过来的,此刻沈清秋想叫人来帮忙也不敢,他本来就遭洛冰河怀疑,尚清华又出现了这样诡异的状况,被撞见的话他们两人都不会好过。

 

尚清华颤抖地抬起手,道:“瓜兄……我……我要回……”

 

语未毕,残影一闪,尚清华的身影便完全消失了。

 

凭空一个大活人不见了,沈清秋心里莫名升腾起一股恐慌,来不及整理思绪,门突然就被掀开了,一阵凉风灌进来,吹得沈清秋差点一哆嗦。

 

沈清秋有些不敢看来人,但他的不敢看是没用的,洛冰河已经进来了。

 

桌上的两个茶杯都盛满了还未凉透的茶,茶壶盖子也还开着。

 

洛冰河道:“刚刚还有一个人在这里。”

 

不是怀疑,而是笃定。

 

“是谁?”

 

 

 

尚清华又是脸着地醒来的,他心里怒骂系统,就不能选一个正常的着陆方式吗?

 

休整了一下,尚清华决定爬起来,刚一抬头,映入眼帘便是一双黑色的靴子,鞋边周围绣着起伏的白色绣纹,像是万里冰山。那人迟迟未挪动脚步,地面渐渐覆盖起了丝丝寒冰。

 

卧槽!有点不敢起来怎么办!

 

尚清华继续趴回地上,脸着地就脸着地吧,谢谢系统你让我脸着地啊! 

 

又一次被揪着领子拎起来的时候,不是悲愤,不是屈辱,这次是难以言喻的绝望。

 

手下尚某以上厕所为由无故消失,上司疑似推开茅厕门寻找未果,失踪半个月的尚某现在就趴在上司面前,上司把尚某拎了起来!拎了起来!!

 

尚某会不会脑浆涂地???

 

尚清华终于从胡思乱想中回过神来,漠北君已经提着他让他端正地站好了。他目光畏畏缩缩地对上漠北君的眼睛,漠北君眼睛里的光闪了一下,像是千年寒冰骤然化开,只剩着粼粼的水光,里面映着尚清华的模样。

 

保持这个姿势了好一阵,尚清华以为漠北君自己把自己冻住了,正想开口叫大王,目光瞥到漠北君身后的来人,尚清华就突然怂了。漠北君见他表情有异,松开了揪着领子的手,转身将尚清华挡在了身后。

 

洛冰河的身影被漠北君遮住了,尚清华头一次觉得身高差真的管用,矮点好,高个子先顶着。

 

“漠北,别藏了,我看见了。”假如是别人,洛冰河也许早就动手了,但对着漠北君,洛冰河还得压下怒气,低声道,“尚清华,你自己出来,我有话问你。”

 

尚清华弱弱地从漠北君的肩头探出个脑袋,声音小的几乎听不见,“呃……我们可以不在茅房面前谈吗?”

 

……

 

如果不是漠北君护着,洛冰河早就把尚清华的头拧掉了。

 

尚清华看着满桌子的菜,十分欣喜,看见洛冰河一副要杀人的模样,尚清华缩了缩,但还是勇敢地拿了个鸡爪过来。反正我都告诉你瓜兄没事了,你瞪我我也不急,你不能把我咋地。

 

没想到这次漠北君很护他,有人罩尚清华自然就得瑟起来,洛冰河的问题也先拖着不回答。

 

其实最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他不知道怎么回答,莫名其妙穿越到另一个世界,又不是沈清秋他还有一把心魔剑,他们怎么可能相信?而且这是系统的问题,他们也听不懂,书里的人物,始终比他们低着一个次元。

 

尚清华真苦恼无比地啃着鸡爪,就听洛冰河问:“好吧,既然你不想说,那我问你,沈垣是谁?”

 

尚清华差点没护好手中的鸡爪,手忙脚乱地重新拿好它,连忙故作淡定道:“洛师侄这是何意?沈垣是谁?我不懂。”

 

尚清华正想继续啃鸡腿压压惊,那鸡腿却被一道劲风切断了,“啪嗒”一声,凄凄惨惨地落到了地上,沾满了灰尘。

 

大王救我!

 

尚清华想往漠北君那边缩,漠北君犹豫了一下,却坐得离他远了一些。

 

看着怒气值暴涨的冰哥,尚清华连忙道:“是瓜……沈师兄的表弟!”

 

洛冰河气得笑了,徒手捏碎了一块桌角,“表弟?那你写的师尊的真名什么意思?师尊的真名是他表弟的名字?”

 

尚清华本来还心存侥幸,现在却顿时吓得肝胆俱裂,“卧槽!你从哪里看见?”

 

“你床下,你写的东西。”洛冰河已经快失去耐心了。

 

尚清华倒吸一口凉气,他现在宁愿一道天雷过来把他劈死,他也不愿意面对这怒气都快掀了房顶的冰哥,都怪他!怪他当初把冰哥塑造得如此邪魅狷狂!现在全是报应啊!

 

一时信息量过大剧情急转直下,尚清华有点接受不了,脑子没转过来,回答得支支吾吾的,洛冰河却再也不能忍了,一个跃起便掐住了尚清华的脖子,他怒道:“说!不能瞒我一分一毫!”

 

知道了沈清秋并无生命危险后,压在心底的另一个恐怖念头就强势盖过了担心的念头。他不能容忍沈清秋有一个别人知道而自己却不知道的秘密,这个秘密的存在这几乎让他发狂,掐住尚清华脖子的手也不由自主的加重,尚清华脸都憋红了。

 

洛冰河额头的罪印快要亮起来了,隐隐约约有红光微闪。漠北君朝洛冰河的肩头打了一下,洛冰河才像清醒过来,手微微放松。

 

尚清华急促地咳嗽,窒息的感觉实在不好受。

 

“你不说,就算漠北在这里,你的脖子也会立马断掉。”

 

漠北君也没有帮忙的意思,尚清华绝望地想,瓜兄,对不住了,情势逼人,我也是迫不得已。

 

“放开我,我就说。”尚清华道。

 

洛冰河蹙眉,放开之前又狠狠掐了一下以示警告。等尚清华喘过气来时,他缓缓道:“沈垣,才是你师尊的真名。”

 

猜测得到证实,就算之前有了心理准备,洛冰河的心脏还是被重击了一下,就像逼近悬崖悬崖的马车,车夫知道自己即将生命不保,当真的掉下悬崖时,那种落空与惊恐还是让人受不住。

 

他果真有真名,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洛冰河还来不及细想自己的情报网是哪里出了问题,为什么自己没查到清静峰峰主曾经的真名,尚清华下一句话却是将掉下悬崖粉身碎骨的洛冰河直接塞进了十八层地狱,永世不得翻身:

 

“你师尊不是沈清秋,他叫沈垣,他不是什么修真人士,更不是什么清静峰的峰主。”

 

“他是另一个世界的人。”


tbc.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31)

热度(3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