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共百年 7

这章略虐(。有点把持不住。快甜回来了!!!

刚刚没打tag,刚好排版有问题,怒删重发!

前文:1  2  3  4  5  6  

后文:8  9(完结)

番外:冰哥番外    漠尚番外(上)   漠尚番外(下) 


>>>>>>>>>>

自那天之后,沈清秋不知道在牢里过了多久。

 

因为他始终不肯说出之前在场另一人是谁,洛冰河的好脾气终于到了尽头。沈清秋也并不奇怪,洛冰河能放他安然无恙这么久就已经是个奇迹了。

 

魔宫地牢的伙食十分不好,想来也是,人间地牢的伙食都让人就难以下咽,更别说魔界。

 

这里的地牢没有窗子,光线进不来,只能凭借牢外一点鬼火的亮光才能视物。

 

沈清秋躺在一堆杂草上,眯眼盯着牢外那团跳跃的鬼火,地牢的空气不是很流通,所以它连一般火焰的明灭跳跃都没有。

 

时间真难熬啊,他想。

 

半个月还要多久才能完?

 

不知是不是洛冰河故意的,特意把他关进了一个人都没有的地方,沈清秋以往都是嫌周围太嘈杂,却没想过有一天安静能把他逼疯。

 

头发是不是太油腻了都有味儿了?算了油就油吧,没人看。刚刚是不是又有蟑螂钻进草堆里了?算了,他不碰到我就成……

 

……谁能告诉我究竟过了多久了?

 

……

 

“一个月了。”一个男声道。

 

“你来到清静峰已经一个月,却一丝长进也无。”那男声如春风般的轻柔,却又像隆冬的雪那样冰冷。

 

“洛冰河,你可知错?”

 

是“沈清秋”,他手中拿着一杯热茶,端坐在主座的位子上,面前跪着一个少年,身为苍穹山清静峰的弟子,就算不是身戴珠玉琳琅,也该穿着体面,这个少年却衣衫褴褛,从衣服破掉的缝里还可以看见新旧交错的疤痕。

 

这个画面,只消一眼沈清秋就知道这个少年是谁了。

 

被“沈清秋”训斥的洛冰河怯声道:“弟子知错,弟子以后一定勤奋练习师尊给弟子的入门心法,不会有丝毫懈怠。”

 

“是吗……”沈清秋饮了口茶,道:“勤奋练习你也未必能跟上清静峰弟子的脚步。”

 

一边站着的明帆听了这话便有些洋洋得意起来,洛冰河头更低了,“……是弟子愚笨,总是未能领会心法要领。”

 

“师尊,他说他不能得要领,定是平时不多加思索,依弟子看,把他关在这里,让他好好领悟,他应该会有所长进。”明帆在一旁煽风点火道。

 

“沈清秋”点了点头,“说得有理。”

 

“沈清秋”站起身,手里还端着那杯茶,洛冰河似是有些怕那杯茶的样子,毕竟入门第一天就被浇了一头,指不定现在也会遭殃。

 

“沈清秋”轻声笑了,将那茶杯放回了桌上,道:“一杯茶也要怕,真是没出息。”

 

“这里不是柴房,一点也不冷,在这间房里跪五天吧,怎么样?”

 

洛冰河放在膝上的拳头渐渐捏紧了,明帆吼道:“师尊问你话呢!”

 

“弟子知道了。”洛冰河闭上了眼睛。

 

……

 

“哈哈哈哈哈哈洛冰河,你娘的玉观音?这玉是假的啊哈哈哈哈,你这个穷鬼,又穷又蠢!”

 

“还给我!”

 

“不得了啊哈哈哈哈,一个假玉观音也这么稀罕?”

 

“你把它还给我!”

 

“不还!”

 

……

 

“沈清秋,你一个一峰之首,居然要一个弱小的徒弟来对付天锤长老?”是纱华铃咯咯娇笑的声音,“也行,输了可不要赖账!”

 

“沈某从不赖账,输了也不悔。”

 

“嘶——师尊,师尊,派洛冰河去对付魔族长老,不太好吧……”

 

“是啊是啊,这不是虐待……”

 

“闭嘴!你们懂什么啊!”

 

……

 

“师尊……”洛冰河被“沈清秋”一剑穿心,鲜血正不断涌出,染红了胸前的大片衣襟。

 

“魔族孽障,死不足惜。”沈清秋飞快拔出剑,腿紧接着就向洛冰河的胸口踢了过去,洛冰河直接被踹下了万丈深渊。

 

从悬崖往下看,洛冰河正在飞速往下掉,依稀还能看得清洛冰河的容貌,他的眼睛睁得极大的,里面是鲜红色的,似血,又似无间深渊的滚滚岩浆。

 

……

 

沈清秋好像做了很多梦。

 

梦里一幅一幅让人心惊的画面不停地呈现在脑海里,沈清秋此刻的脑袋像被千军万马踏过一样疼,可最疼的不过是他亲眼看到洛冰河被这样对待。

 

那些埋藏在地底的残酷被刨出来了个干净,赤裸裸地展现在他面前,令人无法装作若无其事,只能任它血淋淋地将自己的心剖开,疼痛从头至脚蔓延了全身。

 

沈清秋痛苦的呜咽。

 

梦里的洛冰河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沈清秋只能看着,却无能为力什么也做不了。

 

沈清秋觉得自己的脸颊被什么东西浸湿了,他手足无措动弹不得。

 

“洛冰河……冰河……冰河……”

 

蹲在沈清秋旁边的人一僵,像是不敢相信,他的手停留在沈清秋的脸颊旁,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伸出食指,轻轻地触了沈清秋的脸颊一下。

 

凉凉的,湿湿的。

 

这是眼泪。

 

那人像碰到了什么古怪的东西,吓得立马站了起来,倒退好几步,怔愣了好一会儿。

 

牢房外的鬼火依旧闪着昏暗诡谲的光芒。

 

 

尚清华觉得他对洛冰河说了快一万次了:你别急,你一个月后就能见到你师尊了,我保证他啥事儿都没有!

 

这么诚恳的保证,洛冰河还是不信,这些天来整个人就像失去了魂魄一样,眼里完全没有神采。

 

漠北君抓到尚清华以后,本该离开洛冰河回北疆大本营,见洛冰河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漠北君嘴上没说什么,还是带着尚清华留在了这里。

 

洛冰河没有了沈清秋,谁也不能确定他会做出什么事来。

 

洛冰河日渐消沉,尚清华有些看不下去了,“洛冰河,你起来!他不是你真正的师尊,你就消沉了吗?难道你真正在意的是沈清秋这个身份?”

 

“自然不是,我只是……”

 

只是和他没有了师徒这一层深刻的羁绊。之前不被苍穹山承认,那并无大碍,师徒关系是有过的,师尊没否认,谁也不能否认。

 

可现在,沈清秋原来不是沈清秋,他真的不是他的师尊。是他以前太喜欢沈清秋了,关于他的事几乎都没有理智分析过,全靠本能抓取一切。仔细想来,其实沈清秋整个人都很古怪,他对魔族圣陵了如指掌,对突然出现的另一个洛冰河并不诧异,还有……

 

本来一直对他冷眼相对,不知从何时起,洛冰河却只能从他身上感到温暖了。

 

“师尊他以前是什么样的人?”洛冰河迷迷糊糊间就问出来了。

 

这个问题可难倒尚清华了,毕竟以前只在评论区见过,现实生活里也没有过交集,但顶着洛冰河有些恍惚的眼神,尚清华有些于心不忍,只好强行道:“呃……是个,口是心非的人吧。”

 

可不是嘛,嘴上千刀万剐向天打飞机,身体上却充着VIP刷着月票求更新,口嫌体正直的典型代表。

 

“口是心非……”洛冰河呢喃道。

 

尚清华咂舌,妈呀冰哥现在跟个失恋的小姑娘似的,没眼看,真的没眼看,我还是先出去冷静一下好了。

 

“我出去散散心,冰……洛师侄你好好想想。”尚清华赶紧溜了,溜出去以后才想到,他没有和漠北君说他要出去!天呐!下属无视上司不汇报行程!

 

尚清华慌忙转身,却撞到了一个坚实的胸膛,他正揉着额头,就听到上方传来低沉的声音,“你要去哪儿?”

 

最近很忙,原来在这里的时候要整日构思新书,后来穿过去了就陪沈清秋唠嗑,刚刚也是才开导完抑郁的冰哥。说起来,他和漠北君独处,都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不知为何,尚清华竟有些心虚,他干咳道:“没,没去哪儿,这不正要和大王汇报吗?”

 

“汇报完,去哪?”漠北君说话是千年不变的古今无波,尚清华却很奇妙地听得出喜怒哀乐,刚刚这句有几分无奈,更多的是愤怒。

 

尚清华结结巴巴,“我就,我就,出来透透气。”

 

漠北君很久没有回应,尚清华认怂地抬起头,他才发现,漠北君其实一直注视着他。

tbc.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17)

热度(3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