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双玄】喜风宴

这篇我也不知道是刀是糖??随便看看(。

看到207青玄小可爱说想在皇城最好的酒楼开宴席突然冒出的脑洞。

>>>>>>>>>>

师青玄苦尽甘来,他在乞丐堆里熬了许多年,一步一步努力往上爬,现在终于当上了某个地方的官。

 

他一直想在皇城最好的酒楼举办宴席,如今终于有名有实地可以举办了。

 

师青玄举办过许多宴席,但那是曾经的事,曾经他还有哥哥,所有宴席都是靠师无渡的钱财撑起的。这次就不一样了,这次他是凭自己的本事赚来的钱,获得的官位。能有现在的风光无限,曾经潦倒落魄吃糠咽菜又有什么关系?

 

师青玄高兴地想接下来几天的行程,酒楼地点已经确定,也和老板预定好了日子,不用愁。然后就是写请帖然后一一递出,师青玄一拍脑门,他帖子都还没有买!

 

他急急忙忙跳起来整理仪容,整理完毕就飞快地跃出房门,他急匆匆的样子把路过的管家吓到了,“大人,是发生什么急事了吗?”

 

熬了这么多年,师青玄也是一个有房人士了,家里仆人稀少但那也是有仆人的。

 

师青玄刹住步子,脸上依然很焦急,“我忘记买请帖了,我现在就去买请帖。”

 

管家讶然,“大人,我去买就可以了,您可以歇息着,不用这么急。”

 

师青玄哈哈笑道:“不用了,我高兴,这些事我想亲自做。”

 

管家又拦在他面前,“那雇辆马车吧,买帖子的地方还是挺远的。”

 

师青玄想了想,也是这个理,点头同意。过了一会儿管家拉来马车,瞬息之间,师青玄就掀开车帘立马坐好了,还催车夫快点赶车。

 

车夫马不停蹄地将师青玄载到了目的地。

 

眼前是一间很小的铺子,这间铺子小而有名,它是专门做帖子的,许多名门贵族的帖子都是在这里定做的。师青玄如愿以偿能亲自办宴席,他什么都想要最好的,这次定做请帖,他已经做好了大出血的准备。

 

店铺老板神色冷淡,一点都不热情,师青玄却完全不介意,兴高采烈道:“老板,我想定做请帖。”

 

老板拨弄着算盘,“庆祝做官?”

 

师青玄喜道:“是啊!老板你真是料事如神怪不得生意兴隆!”

 

老板看起来很年轻,才有二十五六的样子,还是个青年。可他的神色却是与他年龄不相符的严谨。

 

师青玄忽然觉得有些奇怪,“城中有人说,老板是一个四五十的中年人,为何老板你看起来……如此年轻?”

 

老板拨弄算盘的手一顿,手胡乱一拨,原本拨好算珠全乱了,他语气不耐,“你相信别人的流言蜚语?要做请帖就快点,别磨蹭。”

 

他火气好大,师青玄被吓道了:“那……那就做吧,多少钱一封?”

 

“你要做多少封?”

 

师青玄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道:“一百五十封吧。”

 

老板抬眼睨他,语气不善,“你有这么多朋友?”

 

“……”师青玄,“什么意思啊我不能有这么多朋友吗?我本来人就挺好的,样貌人品皆是上佳,怎么就不能有众多朋友了怎么就……”

 

再说下去师青玄好像都要撸袖子打人了,老板扶额,赶忙打断:“好,我明白了。”

 

二人东拉西扯一大堆,终于到了报价阶段,这家做请帖价格十分昂贵,虽然花钱很开心,但师青玄还是有些心疼钱的。

 

当老板报出价格时,师青玄觉得自己听错了,“……什么?才这么点钱?老板不对吧,我听人说你们做请帖很贵的。”

 

“你怎么废话那么多,要做做不做滚。嫌便宜那我给你涨价?”

 

“好啊,但你不要涨太多啊,稍微涨点就行了,你之前的价格本钱都不够,我看不下去。”

 

“……”

 

回府以后,已经深夜。

 

师青玄觉得以后得给朋友多多推荐这家铺子,老板脾气是挺差的但人真心不错啊,以后做什么帖子都去那里。

 

想着以后美满的生活,师青玄睡得很香,一夜好梦。

 

明日一早,师青玄才起床,管家就说他定做的帖子已经送来了,师青玄以为自己又听错了,“什么?这么快??连夜做的???”

 

师青玄将送来的一百五十张请帖都仔细看了一遍,做工精细,设计也很不错,制作速度没话说,最重要的是这么好的一批请帖简直是白菜价了。

 

不行,写请帖的时候也得给老板写一份,他太良心了。

 

吃完中午饭,师青玄就开始着手写请帖。

 

第一封,当然是给我最……

 

师青玄写字的手顿住了,怔愣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把第一份请帖默默塞回了抽屉。

 

第二封,当然是给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近来可好?我是老风啊,我当官啦哈哈哈哈想不到吧!我写这份请帖就是邀你来参加我的宴席啊,在皇城最好的酒楼,记得一定来啊!”

 

第三封,给乞丐堆里的……

 

……

 

师青玄就这么写到了晚上,写的他腰酸背痛,他趴在桌上休息了会儿,看着跳跃的烛火,想起来他还有两封帖子没写,他揉了揉腰,还是爬起来继续。

 

“老板!你真是一个好人!这个请帖这么漂亮,你只收我这么点钱,这次的宴席我请你来吃饭啊,我点了很多好吃的,你一定要来!皇城里最好的酒楼,你知道的。”

 

先挑最轻松的一封写完,下一封师青玄却不知道该怎么写,磨蹭半晌,师青玄还是无奈动笔了。

 

“哥哥,我是青玄。我当官了,我过的很好,现在要举办宴席,若你魂魄仍在,来皇城最好的酒楼看一眼,可以吗?”

 

给师无渡的这份帖子,写好后却不知道该递去哪儿。

 

师青玄把它放回了抽屉,抽屉里还静静地躺着另一封请帖,师青玄沉默了一会儿,将两份帖子分开放好,关上抽屉。

 

隔天,将一些泛泛之交的帖子交给管家去递,师青玄拿着需要亲自递的帖子上路了。

 

太子殿下,在城边的破烂堆可以找到,就算和血雨探花在一起,太子殿下还是喜欢捡破烂,他说捡破烂是一种爱好,可以捡到很多好东西。

 

师青玄将帖子递给谢怜,谢怜接过去看了,看完祝贺道:“那真是恭喜风……青玄了,当官以后要有所作为啊。”

 

师青玄点头,“一定会的。太子殿下,我没写血雨探花的,你让他不要生气啊,写给你的话肯定就不用再写给血雨探花了吧。”

 

谢怜,“……”

 

如愿看到谢怜的脸上开始泛红,师青玄十分高兴,但怕血雨探花来挑事,赶忙溜了溜了。

 

第二封请帖他要亲自递给做帖子的老板。

 

老板盯着师青玄手里的帖子,好一会儿没说话。师青玄有些忐忑,“老板,来蹭顿饭也是好的啊,你不喜欢我,总喜欢吃吧?”

 

老板接过帖子,神色有些复杂,声音干涩道:“谢谢。”

 

“哈哈哈,老板你别不好意思啊,你一定是没见过我这么和善的客人吧!”师青玄得了便宜又开始卖乖。

 

“滚。”老板将师青玄推出了铺子。

 

师青玄拿着第三封请帖,步子有些沉重。他寻到了郊外的一条河,蹲下身,盯着手里的请帖出神。

 

一条鱼在河里蹦跶了一下,蹦跶了些水出来,沾湿了师青玄的衣袖。

 

师青玄将请帖放进了水里,看着它慢慢飘远,直到消失不见。

 

哥哥生前是水师,死后也许水里还残留着他的神息,将请帖以水传送,是最好的选择了吧。

 

……

 

宴席之日终于到来,酒楼外鞭炮作响,人来人往,一副热闹非凡的样子。

 

酒楼里,师青玄他四处走动,与每桌吃饭的人把酒言欢,王孙贵族有,生意小贩有,乞丐朋友也有,师青玄的朋友的确很多,即使不做神仙,他依然是人群的中心。

 

师青玄从未觉得如此畅快过,这是他自己的宴席,不是靠别人承包的,不是通过交换什么东西得来的。

 

这是真真实实的,是他自己的。

 

门口,谢怜递了请帖进来,身后跟着一个少年,那少年虽变化了样貌,但一看师青玄就知道是血雨探花。

 

师青玄赶忙迎上去,“太子殿下,血雨探花,你们来了。”

 

谢怜点头,花城则是面无表情,师青玄道:“血雨探花你怎么一点精神也没有,这好歹是我的宴席,你给我点面子嘛!”

 

花城闻言看向师青玄,对他绽放了一个鬼王式的假笑。

 

谢怜扯花城的袖子,“三郎……”

 

花城道:“风师大人,你有没有闻见……鬼的味道?”

 

师青玄摇头,“我又不是狗……别别别血雨探花我不是说你是狗啊。我只是……我一个凡人,怎么会闻见鬼的味道?再说了你不就是鬼??”

 

花城道:“除了我,还有一只鬼。”

 

师青玄喃喃道:“……难道是我哥?我把帖子放水里了?我哥看见了?”

 

“……算了,没有鬼,我逗你的。哥哥走吧,你已经饿了。”花城抚着谢怜的肩膀进去了,谢怜对师青玄招手,“你也快来吃吧。”

 

“哈哈哈我吃好多了,你们先吃吧,我点的菜可好吃了。”

 

四周看看,师青玄觉得血雨探花果然是在逗他。门口收请帖的人打了个喷嚏,师青玄道:“没事吧兄弟?要不要进来吃会儿?我收请帖。”

 

守门小哥喜道:“真的?那就拜托你了!”

 

师青玄接过守门小哥递来的请帖,认真地充当起守门的角色,估计是人来够了,半天没有一个人进来了。

 

师青玄百无聊赖地翻请帖,翻着翻着就翻到了给做帖子的老板那封。

 

什么?老板来了?我怎么一直没见到他?算了也许上茅厕去了,等会儿再找他敬酒吧。

 

……

 

宴席里临近结束,谢怜与花城正要也离开,临走前师青玄听到谢怜说:“这家的菜的确很好吃啊。”

 

花城道:“哥哥喜欢?我把厨子招过来吧。”

 

谢怜道:“不是,我想学一下厨艺……”

 

师青玄大惊,但血雨探花在旁边,他又不敢说出来。算了吧太子殿下,做饭就别了,别人还要活呢。待会儿得跟老板说一下记得给厨子涨工钱,别真的给血雨探花挖走了,那可就真是害人害己了。

送完客人,师青玄上楼找酒楼老板算宴席钱,之前只付了定金,就已经把他的积蓄花完了,这次办了这么大的宴席,心愿是实现了,但也许他得给老板当牛做马了。

 

师青玄和老板寒暄了两句,终于点到了付钱这个问题上,没想到老板的报价,居然没有定金的一半。

 

做帖子就算了,怎么连酒楼也这么好运?他最近是拜了哪路神仙,居然这么幸运!

 

老板看四下无人,悄悄对师青玄道:“大人啊,以后您升官发财可一定要记得小人我啊!”

 

师青玄总觉得这句话不是一般的客套话,“怎么说?”

 

老板满脸讨好的神色,“不瞒你说,刚刚来了位大人,把你的宴席钱全付了,他叮嘱我不要跟大人你讲,让我再收一点钱就可以了,这么大手笔的,大人你看……”

 

师青玄想到了递了请帖却没见人的请帖老板,想到了血雨探花古怪的神色,他像是被什么当中击了天灵盖一下,颤抖地问道:“……那个人呢?”

 

“刚走。”

 

师青玄赶忙推开老板,半个身子都探出了旁边的窗户。

 

黄昏下,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离开酒楼,拐进一旁的巷子消失不见了。

 

晚来风急,将师青玄的衣袖吹的翻飞,一封红色的请帖刚好从他的衣袖里飘出来:

 

“明兄……不,贺兄。

 

这封请帖,我果然,还是递不出去。

 

愿你一切安好,前程似锦。”

——————————————————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卖帖子的老板是黑水大佬(。

就算青玄没有递出给贺玄的请帖,贺玄依然以另外一种方式收到他的请贴了。

评论(31)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