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哥番外——那个少年

共百年的第一个番外。

这章对于冰哥含个人观点,粉丝滤镜严重,请不喜欢冰哥的宝宝们叉出去,就当没看见,咱们和谐相处。

有鸡汤,随便看看就好,莫较真。

正文:1  2  3  4  5  6  7  8  9(完结)

番外:冰哥番外    漠尚番外(上)   漠尚番外(下) 


>>>>>>>>>>

——人终究会被年少时不可得之物困扰一生。 

 

洛冰河其人,三界至尊,女人无数。

有人道是:“做男人做到他那个程度,怕是做梦都会笑醒。”

洛冰河听到这句话,当晚便让那个人在梦里笑了一晚上,第二天那个人脸僵了一天,还委委屈屈的,实在是不知道得罪了哪路神仙。

洛冰河想折磨惩罚一个人,手段简直是数不胜数,明的有,暗的有,想一出是一出。而洛冰河折磨得最多的人,便是他曾经的师尊——沈清秋。

沈清秋恶名远扬,残害徒弟,祸害同门,奸/淫少女他都干过。其中他折磨的那个徒弟便是洛冰河,只消稍微了解一点的,都对沈清秋唾弃不已。身为一峰之主,竟无故这样虐待门徒。

沈清秋是一个鲜廉寡耻的小人,所以洛冰河怎么折磨他,大家都只会觉得大快人心。

魔宫背后有一个地窖,是一处除了洛冰河无人能进的禁地。

洛冰河将沈清秋关进地窖,用尽一切手段折磨沈清秋,人人都道他是想报年少之仇,这么说也没错,可他最想的是从沈清秋嘴里问出一个答案——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是他曾经做错了什么?还是世间师徒情都是这样的?

齐清萋对柳溟烟百般呵护,柳清歌虽对门生严苛至极,但也见不得他们受欺辱。

为什么整个苍穹山,单单只有自己遭受到这样的对待?为什么在师尊你眼里对我只有憎恶,嫉恨,掩藏不住的杀意?

成魔后,洛冰河将沈清秋削成了人彘,困在暗无天日的地牢里,除了洛冰河,能陪伴沈清秋的只有疼痛。折磨沈清秋,洛冰河能得到无限的快感。每次折磨到最后,他都想问出那个问题,可每次都生生刹住了。

洛冰河捏着沈清秋的肩,五指都插进了血肉里,沈清秋肩膀的骨头都已经碎了。这次洛冰河心跳有些快,因为他下定了决心,他问:“为什么当初要这么对我?”

除了年幼时拜入师门对师尊和未来有过强烈的憧憬,洛冰河还没有像现在这样如此憧憬一样东西,憧憬沈清秋的回答。

沈清秋却再没有出声过了,以往疼痛至极的大叫和不堪入耳的辱骂都消失了。玄肃剑静静地躺在沈清秋血肉模糊的躯干旁。任洛冰河打骂踹踢,沈清秋都毫无反应。鲜血满地流淌着,新的有,旧的有,纵横交错,仿佛在说:我是人啊,我受不了这样的折磨,我已经死了。

当晚洛冰河打塌了半个魔宫。
 

纱华铃命令手下去抓人盖魔宫,然后把他拉回房间,难得她娇颜软语一次,却也无法抚平洛冰河心中的情绪。纱华铃帮他散发时无意间说到,人死了灵魂也许会回归故乡,洛冰河没有重新束发便飞速赶上了苍穹山,来到那被他毁得面目全非的清净峰。

那天风很大,像是在昭告着什么东西的到来,洛冰河顺着风的方向走,忽然在湖边见到了一个跪着的少年。

鬼使神差的,洛冰河朝那个少年走去。那个少年察觉到了他,回过身。

那是一张与沈清秋有三四分相似的脸,年龄很小,像是十二三岁时五官还没有完全长开的沈清秋。

看到洛冰河的一刻那个少年有些惊慌,那是想要逃跑的眼神,洛冰河见过太多人的这幅神态,他断定这个少年有猫腻,于是便把他带回了魔宫,在他的地盘,没人能翻出他的手掌心。

人死灵魂会回归故乡?

沈清秋的灵魂吗……?

洛冰河在心里猜测着这个少年的身份,想到这他忽然玩心大起,不如让他做自己的徒弟?如果这个少年真的是沈清秋,那可真是绝妙的体验啊。

少年在他手里毫无反抗之力,而他只用随便做点什么,少年也许就魂归天地了。掌控一切的感觉令洛冰河畅快不已,昨日心里的憋闷不舒坦也少了许多。 

将那个少年丢给小宫主与秦婉约,他不会得到什么好的待遇,不过整个魔宫都在洛冰河的掌控中,只要不越底线,洛冰河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洛冰河心情极好,在纱华铃那里睡了这些天以来最好的一觉。

第二日洛冰河是在柴房外见到那个少年的,小宫主的确很会刁难人,居然让这个少年睡柴房,柴房可是他在清静峰待得最多的地方。

少年灰头土脸,明显睡得很不好。

天道好轮回,洛冰河第一次这么感叹。

用热茶试探他不成,洛冰河带少年去了地窖,少年不敢看沈清秋,他便逼着他看,一向寡言少语的少年说了一句话:

 

“他只是不想说话了,对疼痛也已经麻木,你聪明至此,会看不出他其实没有死吗?”

 

一盆冷水陡然将洛冰河从梦里浇醒。

 

沈清秋的确没死,他只是好像失去了知觉,拒绝对外界的一切感应。事实上,从洛冰河送来玄肃剑的那天起,沈清秋的反应就一天比一天弱,直到前天,已经完全没有反应了。

 

没有死,便不存在夺舍。

 

洛冰河只是无法接受沈清秋像死了一样毫无反应,于是疯狂寻找另一个原因来解释,这个原因便是眼前的少年,可这个少年此刻却将他拉回现实。

 

他似乎有一双能看透事实的双眼。

 

这个少年要他用劈心魔剑来交换一个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洛冰河觉得有些搞笑,搞笑之余又有趣,索性依他一回。

 

利用心魔剑可以去到任何地方,塞外北疆、柔情南方、无垠海洋、连绵山脉,都不是这个少年想去的地方,少年急切地想离开这里,可却永远都找不到回去的路,后来似是放弃了,也不再提用心魔剑的事。

 

少年住在柳溟烟安排的地方,洛冰河偶尔会去看一下他。

 

某个下午,柳溟烟也正巧来探望,他与那个少年坐在院子里的石椅上,桌上放着泡好的热茶。少年给柳溟烟斟茶,动作轻巧又熟练,柳溟烟与他说了什么,少年笑了。

 

那少年来到里这后整日郁郁寡欢不苟言笑,一副恹恹之态,此刻一笑,眉目竟如此生动具有灵气。

 

洛冰河不死心,这个少年虽不是沈清秋,但一定与沈清秋有关。

 

练剑没有试探成,时常来这个屋子,倒是让洛冰河知道了少年曾在屋子里藏着一个人,洛冰河没有查探出那个人的气息,怎么逼问少年他也不肯说。

 

也许是温柔过了头,让这少年忘了洛冰河其实脾气并不好,他将少年关进了地牢,想起来的时候会去看他一眼。

 

他躺在干草堆上,面容苍白,毫无生气,就像刚被洛冰河关入地窖的沈清秋。

 

那就最后再试探一次吧,洛冰河想。

 

洛冰河是梦魔亲传弟子,他对梦境的操控出神入化,包括在梦里强行给人灌输记忆。他将拜入清静峰时的种种记忆植入少年的梦境让他走马观花地看了一遍,原本洛冰河以为会等到厌恶、憎恨、愤怒的情感,可他万万没想到,等到的竟是少年的眼泪。

 

洛冰河得到梦境里的情感共鸣,心脏猛地收紧,那是真真切切的难受与心疼,能逼人直掉眼泪。

 

洛冰河几乎是落荒而逃的。

 

他彻夜难眠,辗转反侧了一晚上,心里有一个猜测,又有些不敢确信,第二日他又来到了地牢。

 

昨日一直做梦带来的负荷很重,少年睡得很沉。

 

洛冰河小心翼翼地通过梦境读取少年的记忆。

 

拜入清静峰、悠闲的日常、踹下无间深渊、花月城坠楼、魔族圣陵逃亡、埋骨岭殉情、牵手下山……

 

这些记忆其实洛冰河都看过,在他莫名其妙去到另一个世界时,从那边的沈清秋梦里探查到的。

 

洛冰河从不做毫无意义重复的事,此刻却是又将这些记忆认认真真地看了一遍,越看越忘记了自己在干什么,只知道继续看下去,直到一股力量将他从少年的梦境里强行踢出,他才回过神来。

 

就像灵魂消散一般,少年的身体逐渐透明,但他还是努力睁开眼睛,黑暗里,少年的欣喜难以掩饰,他的眼睛是洛冰河从未见过的明亮。

 

“我……我还欠你一个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我现在我告诉你吧。”

 

“那个秘密就是——”

 

——“虽然很可惜只有一个月,但见到你我其实很开心。”

 

说完这句话,少年便消失了,没有残留一丝痕迹,就像他从未存在过这个世界一样。

 

……

 

洛冰河喝醉了,他趴在酒楼外的栏杆上,感受着黄昏的日光与渐渐变凉的风。

 

坛子里已经没有酒了,喝酒也没能解愁,不喝也罢。

 

把酒坛子往身后一甩,洛冰河翻上栏杆后向下一跃,风中的他黑衣猎猎,即使喝醉了也能稳稳当当地落地。他落地身形稳健,但把周围人吓坏了,见他要起身,连忙都对他退避三舍。

 

路人对他的退让反而为他开出了一条路,洛冰河大剌剌地走在这条宽阔的路上,没有人陪着他,离他最近的反而是因害怕而对他敬而远之的人。

 

若是放在以前,洛冰河还有点享受这种感觉,现在却有些莫名地苦恼。

 

你们为什么退那么远?为什么那么怕我?我明明什么都没做啊?

 

噢不,我的确杀人如麻,是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大魔头。

 

最初的时候,他是为什么要杀人来着?

 

城外有一条绕城的江河,正值黄昏,落日半浸在江水里,余晖染红了半个江面。洛冰河驻足在此,江边有一位老奶奶席地而坐欣赏落日,洛冰河也并排坐下,只可惜此刻手里没有酒,不然赏景品酒,一定是一件很畅快的事。

 

黄昏的太阳不似正午的那样刺眼,洛冰河盯着它,思想放空加上酒劲上来,夕阳橘红色的余晖慢慢化成了无间深渊里无穷无尽飞溅着的鲜血。

 

是了,他在无间深渊里披荆斩棘屠杀魔物,出来后已经变得视生命如草芥,人命亦如此。第一个做他刀下亡魂的人,他已经不记得姓甚名谁了。

 

他是从无间深渊出来后心性大变的,那他为什么会掉下无间深渊?

 

是沈清秋亲自踢他下去的。

 

沈清秋……

 

洛冰河抚住额头,只恨刚刚没有再拿一坛酒过来。

 

心魔剑是一把可怕的剑,洛冰河之前能把它完美压制,除了因为他天赋异禀,还因为他之前也算心无杂念。每一个喜欢他的女人他基本都会接纳,他喜欢被人喜欢的感觉,因为年幼时他从不曾拥有过。

 

他地位超然,手刃了仇人,女人也拥有无数,自认为掌控了一切,没有什么能逃离他的掌心。

 

直到那个少年凭空消失。

 

他终于知道为什么那个少年要求他劈心魔剑了,少年消失以后,洛冰河也无数次地尝试能不能劈开通往另一个空间的路,可什么也劈不出来。

 

就像少年说的,他真没用。

 

心魔剑在自己手里没能发挥最关键的用途,它再厉害有什么用?

 

这些天来,洛冰河渐渐有些压制不住心魔剑,心魔剑数次尝试想要反噬,有几次差点就成功了。

 

压制不住心魔剑,是因为持剑人有心魔。

 

沈清秋,还是因为沈清秋。

 

洛冰河发现,沈清秋也许是他命中注定的一道劫数。年少时被他折磨虐待,心神俱伤,后来有实力终于能报年少之仇,沈清秋被他关在地窖永世不得翻身,他以为此劫已过,却不想还有下一道劫数。

 

世上原来还有另外一个沈清秋,淡雅如风,温柔明净,眼眸中从来不含一丝恨意。

 

为什么要在他已经对沈清秋恨之入骨时,再让他遇见另一个沈清秋?

 

“哦呀,小伙子喝醉了,是遇到烦心事了吗?”

 

心魔剑的反噬又来了一波,也许是因为洛冰河的表情太过痛苦,一旁坐着的老奶奶关切地问道。

 

“你这么年轻……让我猜猜,是因为心上人吗?”

 

洛冰河猛地摇头。

 

老奶奶呵呵笑道:“哎呀,那就不说了吧。我年轻的时候非常喜欢一个人,但他不喜欢,还将我送的东西全扔了。”

 

虽然觉得话题牛头不对马嘴,但听这个老奶奶说话,洛冰河的心竟然平静了些许,于是他接话道:“后来呢。”

 

“没有后来啦,我很难过,学着你们这些男人喝了点酒,可难受死我了,一点也不好喝。”老奶奶抱怨。

 

洛冰河道:“你喝的酒不纯正。”

 

老奶奶摆手,“不懂酒,我也就喝过这么一次。”

 

“唉……”老奶奶叹气,目光放远,看着江上的残阳。

 

洛冰河安静地继续听下去。

 

“我喜欢的人被别人抢走了,这就算了吧。后来我嫁给了我不喜欢的人,他老老实实的,只会干活儿,我一点也不喜欢。迫于家族压力,我还是和他生了个孩子。”

 

“过年的时候,那孩子依然在哭,家里穷,没有新衣服,也没有胭脂,有什么可高兴的?”

 

“都说大起大落的人生能把人刺激疯,不如安安稳稳过日子。可安稳平静的日子也乏味得很,那会蚕食你的活力。”

 

“我和我丈夫成日吵架,他觉得我想的不实际,我呸,就他跟头牛似的整天埋头干活。”

 

“每到这个时候,我就很想念我当初喜欢的人,他是多么富有激情和活力啊。”

 

第一次听别人闲话家常,无关修真界的大事,洛冰河觉得有些新奇,“那你为什么不将喜欢的人抢回来?想要什么就应该争取啊?”

 

“哈哈哈……”老奶奶笑了,“你真是年轻。那可是人啊,又不是东西,抢来抢去我做不到。”

 

“我不这么认为。”洛冰河道。

 

“嘛……你是一个强势的人,老婆子我比较软。”

 

“我也曾经想过,为什么偏偏是我,为什么我不是他喜欢的人,为什么这么糟糕的事总是落到我头上,为什么我那么惨?”

 

“我不能憎恨吗,我不能愤怒吗?”

 

——为什么偏偏是我?同样是洛冰河,为什么遇到人渣沈清秋的人偏偏是我?

 

“可是直到有一天,我的孩子长大了,我家那口子砸锅卖铁送他去私塾,他念书很好,私塾先生和我说,‘你的孩子很优秀,许多夫人都很羡慕为什么这么乖的孩子是你们家的’。我牵着我孩子的手,他笑得很腼腆,那小脸蛋红扑扑的,可爱极了。别的夫人都在拉着自己家的孩子看着,要他们的孩子学习我的孩子。”

 

“那时候,我心里突然响起来一个我经常问的问题。”

 

“为什么偏偏是我?有这么优秀的孩子的人居然是我唉?”

 

“我开始抛去心中的怨念,然后发现,虽然我家那口子很木讷,但是对家是真的好。别人家的丈夫的确风流倜傥,但不如他踏实啊。”

 

“人失一样就会得一样,就看你看不看得出来你得到了什么。”

 

“说我不知进取也好,说我安于现状也好,不同人有不同的想法吧。小伙子你觉得呢?”

 

江里的水在安静的流淌着,此刻洛冰河很平静,平静到他能听得到那潺潺的流水声。

 

“娘,你怎么在这?快回去了,今天二姨要来。”一个男子的声音远远地传来,老奶奶赶忙起身,道:“唉!来啦。”

 

“小伙子,我一个唠唠叨叨的老婆子,你听听就过了啊,我也是嘴闲不住。”

 

……

 

洛冰河回过神来时,江边只有他一个人了,老奶奶不知道离开了多久。

 

洛冰河是第一次听到有人对他说这些,没有惧怕,没有讨好,就只是一个萍水相逢的路人随口的闲谈。

 

却比他听过的任何话都要动听。

 

有些观点他不认同,他始终认为喜欢什么就要努力争取,不应该随意就放弃,就算是人。

 

可……

 

江面盈盈的水光令他想起了柳溟烟一双若水的眸子,吹动的风令他想起了纱华铃那飘然的红纱,树上翠绿的枝叶令他想起了水嫩的宁婴婴。

 

洛冰河想起来了,他去到另一个世界时,那个洛冰河只有一个沈清秋。他还想起来,苍穹山没有全灭,那个洛冰河似乎没有一统三界。

 

他好像只是一个成天追在沈清秋后面的哭包?还被苍穹山人人喊打?

 

……

 

不知道为什么,洛冰河竟然觉得有点搞笑。

 

这个世界的沈清秋不是那个沈清秋的确很遗憾,年少时没有享受到师尊的宠爱也着实可惜。但以后说不定还有见面的机会。

 

除了这点,他好像混得并不比那个洛冰河差吧。

 

有什么值得伤感的?

 

想明白了得失与差距,洛冰河的心境一下子开阔起来,他懒洋洋地伸直腿,望着日头一点点地落下,心情相比有酒喝时竟好了许多。

 

洛冰河三天没有回魔宫,从他收的徒弟莫名失踪以后,洛冰河的情绪就很不对劲。今日柳溟烟实在是有些担心,急急地寻找了一天,现在终于在江边寻到了。

 

柳溟烟喊道:“冰河!”

 

洛冰河回首,身上满是夕阳的光芒,他正笑得开怀,英俊明朗,眼里一丝阴霾也无。

 

正如当年才上清静峰,意气风发,正阳冉冉的那个少年。

>>>>>>>>>>

你冰哥就是你冰哥,能自奶回来,就算没有沈清秋,他依然是至高无上的三界至尊。是和冰妹口味完全不一样的男人。

老奶奶那段对话是我的一段真实经历,只不过那个老奶奶是我认识的。我省去了很多细节,挑了点重点讲讲,希望这波鸡汤没有emmmm你们。

下一篇番外漠尚的。

评论(47)

热度(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