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漠尚】共百年(上)

共百年第二个番外,没想到爆字数了,12057……分成上下发吧。

本来昨天就应该更的,但是昨天我废了一次稿子,重新写了。昨天没更,所以今天明天连更。

和冰秋同理,第一次写漠尚,ooc得我要狗带了orz。

车在明天的更新。

正文:1  2  3  4  5  6  7  8  9(完结)

番外:冰哥番外    漠尚番外(上)   漠尚番外(下) 

>>>>>>>>>>

“唉,大王啊,这这这这……你大王不见了,怎么办?”

 

洛冰河真不是一个省心的货,自己出去没三分钟吧,怎么转眼洛冰河就跑了??终于能理解绝世黄瓜说的粘粘碎碎的玻璃心是怎么回事了!真是气人!

 

不行得赶紧找到他,不然他去毁灭世界怎么办,我小说还没写完还没出名呢!

 

想到这,尚清华神情立马严肃了起来,心动不如行动,他准备马上出发。

 

才转身,肩就被人捏住了,丝丝寒气蔓延上尚清华的背脊。尚清华一惊,随即想一掌拍死自己。

 

他这是多少次忘记漠北君的存在了?

 

“你要去哪儿?”漠北君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这已经是漠北君第二次这样问了。尚清华哆哆嗦嗦道:“大王,你不去找人吗,他有可能会……”

 

“不去。”漠北君言简意赅,从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中,尚清华听出了愤怒的意味。

 

……

 

漠北君说不去就真的不去,这几天的时间里,他带着尚清华去了很多地方,就是不去找洛冰河。尚清华很担心这个世界会不会下一秒就被毁灭,成天战战兢兢的,从没有观察过周围的环境,

 

尚清华此刻在一间小茅屋里,他正心不在焉地吸溜着一碗面,这面有些凉,盐还没放够,下一秒他就脱口而出,“这面怎么这么难吃!”

 

他真情实感地吐槽,周围的温度却突然一凉。

 

漠北君正坐在他对面,平时脸色就很恐怖了,现在更是,黑得要滴出水来。

 

“呃……大王。”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尚清华连忙滚去开门,门外是笑意盈盈的沈清秋,洛冰河在他后面,脸色竟然意外地不错。

 

我的天呐!绝世黄瓜来见别的男人,冰哥居然不生气!

 

等等,他们一齐出现!绝世黄瓜回来了!世界得救了!可以安心写文了!

 

尚清华惊喜三连,连忙招呼冰秋二人进屋,“来来来,快进来,真是好久不见十分想念啊。”

一张破木桌,环坐着四个身份都十分了不得(?)的人。

 

洛冰河与漠北君没什么要说的,全是尚清华与沈清秋两人在唠嗑,二人又顾忌漠北君也洛冰河的存在,聊得挺尴尬的。沈清秋使了个眼神,洛冰河脸一黑,沈清秋再瞪他,洛冰河不情不愿地起身,道:“漠北,走。”

 

漠北君一向很听洛冰河的话,这次却一反常态,半天不起身。

 

“漠北。”洛冰河的声音含着警告的意思,漠北君这才起身,随洛冰河一同离开屋子。

 

那两人一离开,沈清秋与尚清华浑身都放松下来。

 

“瓜兄,真有你的,能从真正的冰哥手底下安然无恙的回来。”

 

“别提了,我在牢里待了半个月,都快待吐了,还好回来了。”

 

“什么?你被关进牢了??”

 

“说起来我就气,还不是因为你。”沈清秋折扇一合甩了尚清华肩膀一扇子,尚清华装模作样地抱着肩,“啊!疼死了!瓜兄你真狠!”

 

“疼死你算了。”

 

……

 

二人又瞎聊了一阵,话题不知道怎么回事又拐到尚清华的新书上了,尚清华听沈清秋催新书,莫名有点心虚。

 

“呃……瓜兄啊……实不相瞒……”

 

“怎么?”沈清秋有种不好的预感。

 

将新书的人设和故事告诉沈清秋以后,沈清秋果然怒了,“你!你!你竟然!你和柳宿眠花有什么区别??我不看!”

 

“别,别啊,我和柳宿眠花当然有区别,我这是热血少年小说,和她那种怎么能一样呢?”

 

沈清秋还待再抽他两扇子,尚清华又道:“而且瓜兄我跟你说,我在里面用的名字,是你的真名,写沈清秋我还是觉得膈应的慌。”

 

沈清秋,“……”

 

“而且冰哥看到以后没说我啥,明显我写的不雷人。”尚清华强行解释。

 

“什么?他看见了?你里面是不是用我的真名来着?”

 

“是啊,瓜兄,这就是我这次要和你严肃讨论的问题,你掉马甲了。”他两的问题还是趁早解决比较好,尚清华假装镇定,但他其实很怕沈清秋跳起来打他,没想到沈清秋却愣愣的没什么反应。

 

“看你这副样子,莫非,冰哥没和你讲?”尚清华推测道。

 

“……没有。”沈清秋呢喃,“他知道了?他都知道了?知道我不是他的师尊了?”

 

沈清秋脸色有些发白,猛地起身就夺门而出不见踪迹了。

 

尚清华沉默不语。

 

沈清秋,其实也害怕失去洛冰河。

 

还没来得及再感叹几句,尚清华忽然觉得很冷,一定是绝世黄瓜没有关门,尚清华起身决定自己动手,刚抬眼,就见到漠北君站在门口,背后寒气嗖嗖的冒。

 

有点不敢过去怎么回事……

 

漠北君迈进门槛,尚清华下意识就退了几步,漠北君脚步一顿,随即步子更紧地向尚清华逼来,一步一步,将尚清华逼到退无可退靠在墙壁上。

 

尚清华莫名有些害怕,背脊紧贴着墙壁,动也不敢动。漠北君又一次揪着尚清华的领子将他提起来,这提往的方向也是越来越不对劲,竟然是床铺!

 

尚清华被漠北君摔到床铺上,小破屋子里的床铺一点也不柔软,他的背脊被磕得生疼,漠北君压他之上,一只手卡着他的脖子,尚清华听到漠北君问道:

 

“你,是谁的下属?”

 

我他妈!你他妈!放开我的脖子我才好说话啊!不过这样其实也是可以勉强出声的,尚清华小心翼翼道:“大王,是大王你的。”

 

漠北君眼睛眯了眯,戾气消退了点,漠北君身形高大,此刻尚清华居然完全被笼罩在他的阴影下,绝对压制,难以逃离。

 

尚清华虽然是一个很没节操的人,但意外地他也是个工作狂。他会因为写书构思剧情而忽略漠北君的话,会因为洛冰河这个不安因素而把漠北君晾在一边,该说他是心系大业还是脑子不好使?这个谁也说不准。

 

但有一件事很明确。

 

那就是,漠北君在尚清华心里的份量并不重,不然怎么会将自己数次忘记?

 

想到这,漠北君的脸色又沉了沉,尚清华的眼睛滴溜滴溜地转着,似乎是在思考脱身之法,漠北君最讨厌见到他这副样子,“你想去哪儿?”

 

“……我哪也不去,大王你先放开我行吗?”

 

放开?

 

“不放!”漠北君鲜有这么情绪外露的时刻,此刻尚清华却听出来,漠北君真的很生气。

 

尚清华不知道漠北君哪根筋抽了,他躺在床上,漠北君掐着他的脖子不肯放手,这算怎么一回事儿??算了爱掐掐,躺着也好,歇会儿。

 

大佬总是有些怪脾气,习惯就好。

 

尚清华安分了,漠北君平静了。

 

二人以这么个古怪的姿势僵持着。

 

漠北君有一双好看的眼睛,至少以尚清华的审美来说,他也想要这样的一双眼睛。这双眼睛因为常年冷漠严寒而让人忘记了他的好看,此刻漠北君一语不发,尚清华盯着这双眼睛,竟有些出神。

 

唉?这么好看的眼睛,简直是画都画不出来啊……天呐这么个好看的人,居然是我写出来的!

 

迷迷糊糊期间,尚清华没有注意到漠北君离他的脸他越来越近,落在他皮肤上的呼吸冰冰凉凉的,像是晨间的水雾。

 

漠北君在尚清华的唇上留下了一个蜻蜓点水的吻。

 

仅只一瞬,轻触即分。

 

漠北君没有完全起身,二人依然挨得极近,尚清华在漠北君凌冰般的眸中看到了怔愣的自己。

 

漠北君眼眸低垂,睫毛掩盖住了他的神色,他慢慢地俯首在尚清华的颈间,宛若一个温顺柔软的孩子。

 

——“所以说要想被男人喜欢,最有用的方法是装可怜?”

 

尚清华觉得这段回忆跳出来得很不及时,又像是要提醒他一些他从未注意到的事情。

 

那时洛冰河正在向他做一段很迷的恋爱咨询,尚清华胡说了一通,漠北君也在场,听完以后就这么来了一句,当时尚清华还认为挺有道理的,现在……

 

尚清华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他现在脑子糊里糊涂的,手也不受控制地推开了在他怀里的漠北君。他不敢看漠北君,他只想快点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吹阵冷风冷静一下。

 

狼狈地逃出了这个令人心脏狂跳的地方,小茅屋是在一座山的半山腰间,尚清华几乎是磕磕绊绊地跑下山的。

 

尚清华不知道跑了多久,实在累得不行,他抚着路旁的一棵树,弯下腰喘息不止。

 

以前他卡文的时候也在自家小区楼下迎风狂奔来对付那折磨他的剧情走向,现在狂奔却是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

 

这是他们魔族独特地惩罚方式吗?哈哈哈哈他没这么设定过啊咋这么奇葩呢?

 

尚清华一拍额头,打散他那下意识的调笑吐槽。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拆台吐槽,不要逃避现实了好吗??

 

最开始的时候,漠北君的确是把他当成普通的下属对待,时不时还来这么一两下表示惩罚,明确地彰显了二人上司下属的身份,就算漠北君的确待他与众不同,继承君位时还将他带回了北疆老家,尚清华还是从没有往那方面想过。

 

……究竟是什么时候的事?为什么他一点都没察觉到?

 

他喜欢我?漠北君喜欢我?漠北君喜欢尚清华?

 

脑子里划过这个想法时,尚清华觉得自己怕是穿错书了,这不是《狂傲仙魔途》,而是柳宿眠花他们那党写的书吧??

 

这么……这么玄幻的剧情……

 

尚清华强自镇定情绪,直起腰来,等心跳慢慢恢复正常,便径直朝前方的路慢慢挪走,毕竟他不可能永远站在这棵树下发愁。

 

怎么面对漠北君、以后的去处、该怎么生活,这些都是他要面对的问题。

 

这个地方尚清华也不熟悉,只能顺着山路慢慢行走,走到尚清华腿脚发软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一条江,江边刚好有一叶轻舟,舟内积满了落叶灰尘,明显是已被人弃置许久。

 

尚清华将轻舟好好的打扫干净便坐进去,他实在是走不动了,坐在舟上随意漂也是可以的。

 

江水以不急不缓的速度流动着,也带动轻舟随水漂流。

 

尚清华躺在舟里,这个视角,他只能看离他千里的蔚蓝天空与洁白云朵。他从没有这么无所事事地看过天,趁着今天心烦,赶紧看个够。

 

流动的云变幻莫测,从一片叶子拉伸成一朵白花,又从白花变成一团白兔,种类之多,样貌之奇,令人叹为观止。尚清华脑子放空看了许久,直到天空逐渐被红霞染满,尚清华才惊觉他竟漂了快整整一个下午。

 

他猛地起身,小舟摇了摇,尚清华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漂到了某个城镇。岸上柳枝飘动,街上人来人往。

 

尚清华刚好听到自己肚子咕噜咕噜地叫了声,刚好漂到城镇,机不可失失不再来,说不定等下就漂到什么深山野林了,得赶紧去吃点东西。

 

舟上没有木桨,尚清华只好努力徒手划水划到岸边。他寻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可以泊舟的地方,只得无奈上岸。上岸以后发现他没有系舟的绳子,等会儿雇马车他也没有那么多钱,思索了半晌,他向这只舟双手合十道:“舟大爷,你行行好,你就停在这不要漂成吗,我一会儿就回来。”

 

过路人看这里有一个对着艘舟神神叨叨的男人,都投来各式各样不可捉摸的眼光。

 

尚清华顶着被强势围观的压力,赶紧寻找吃饭的地儿,找到最后,他还是决定随便去个面摊吃碗面就行,他带的钱真的不多。

 

面呈上来,卖相极好,味道也比在漠北君那里的好多了。

 

……

 

等一下,当时在小破屋子里,漠北君哪来的面条?他又没有下山去买,那就是……

 

……漠北君亲自做的。 

 

怪不得那么难吃,怪不得他说难吃时漠北君一脸菜色,给喜欢的人做面结果被嫌难吃,谁会有好脸色?

 

啊呸呸呸,喜欢的人,这个还是有点难以承认羞于启齿的。

 

怎么说呢,尚清华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大直男,他给尚清华做设定时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会变成这个人,所以他的设定并不是很详细,过完主线基本就搁置了。

 

就算尚清华有基佬的潜质,可他本人没有吧,他可是一个写种马文的写手啊,怎么会,怎么会……

 

一想到漠北君那双眼睛,尚清华又脑子一片空白了。

 

磨磨蹭蹭地吃完面,尚清华来到江边,小舟漂得老远,根本无力回天。

 

在这个地方,写文赚钱也需要周期,做肥皂赚钱也需要周期,他此刻基本算是身无分文,无家可归,还遭遇了世界观冲击。

 

人一遭遇危险,便会下意识想家。尚清华现在想家,想念他写文的键盘,想念一转身就有的泡面,只要回到家就什么都不用烦恼了。

 

“尊敬的用户,您好,您的回城附件即将到期,如不使用,回城附件即将失效,您是否选择使用?”

 

“选择使用。”

 

“下次再说。”

tbc.

评论(17)

热度(3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