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漠尚】共百年(下)

诸君,我喜欢从背后拥抱!!!

车在最后。提前预警,我车技真的很差(。

正文:1  2  3  4  5  6  7  8  9(完结)

番外:冰哥番外    漠尚番外(上)   漠尚番外(下) 

>>>>>>>>>>

苍穹山交给沈清秋一个任务,因为沈清秋常年在外,这个任务再合适不过。

 

最近有一批魔物突然出世,到处祸乱人间,刚好沈清秋路过最近他惹事的地方,沈清秋便接下了这个任务。

 

这批魔物数量庞大,他们不服从于洛冰河,所以只能以暴制暴,沈清秋决定亲自出马镇压魔物,洛冰河当然得一路相随,只不过知道的信息实在太少,洛冰河以防万一还是叫上了漠北君,多一份力量也多一份保障。

 

只是漠北君却十分不在状态。

 

洛冰河只手扳断了一块快要戳到沈清秋的冰尖,忍无可忍道:“漠北,你今天怎么了?我让你来是让你误伤师尊的吗?”

 

漠北君今天总失误连连,时常帮倒忙,简直像是底下那堆爬来爬去的魔物的卧底。

 

沈清秋解围道:“我并无大碍,漠北君今日心情不好,别为难他了。”

 

沈清秋正想一道剑招再次戳死一只魔物,不想却从地底突然爆出一根冰锥,生生将那张牙舞爪的魔物穿心而死。有了这个开头,地底又接二连三地不断爆出冰锥,“噗嗤”“噗嗤”魔物爆体的声音不绝于耳,根本不消沈清秋一一动手。

 

最后一只魔物爆体时,漠北君也晃晃悠悠地栽倒在地,身上糊满了魔物的血浆。

 

沈清秋和洛冰河赶忙过去搀扶,漠北君的眼神毫无生气,若之前只是寒冷严酷,现在却是冰冷麻木了。

 

沈清秋试探道:“……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漠北君抬眼,刚才漠北君突然爆发,他现在睫毛也冻成了霜,眼底一片沉沉的灰黑色,他盯着沈清秋,半晌,道:“沈峰主,你和他是一个世界的人?”

 

这么一句不着四六的话,沈清秋没听懂,“你说谁?”

 

洛冰河道:“应该是尚师叔。”

 

哦对。沈清秋想起来,前几天尚清华和他说他马甲掉了,他失踪时尚清华也失踪了,洛冰河一定是和漠北君一起寻找的,漠北君知情也不奇怪。

 

令沈清秋惊异的是,洛冰河早就知道沈清秋的真实身份,他竟然没有追问自己,奇也怪哉。那天他很心慌,他怕洛冰河又多想什么,同时也怕洛冰河怨他欺骗于他,更怕洛冰河不接受他不是他的师尊,总之什么怕都交织在一起,他问洛冰河的时候心都快跳出来了。

 

没想到洛冰河只轻飘飘地来一句:

 

“师尊就是师尊,不是别人。” 

 

话语上说的宽容大度挺让人感动,晚上却是另一番模样。

 

沈清秋觉得那晚他简直被颠来倒去了百个姿势,前世的生活基本都抖了个干净,抖干净倒是他自愿的,非自愿的是他被逼讲了些沈垣喜欢冰河,沈垣喜欢XXX之类没羞没躁的话,讲得沈清秋第二天整日没理洛冰河,洛冰河又抽抽搭搭的,烦人!

 

挥去脑中不合时宜的思想,沈清秋思考该再怎么回答漠北君,反正马甲都掉了,就如实回答吧,“是的,我和尚师弟是一个世界的。”

 

漠北君的眼睛忽然有一丝光芒闪过,“他在哪里?”

 

“漠北君问我作甚?他不是一向在你身边吗?”说完这句话,沈清秋才隐隐约约察觉出什么。

 

一向跟在漠北君身边的尚清华今天没有来。

 

沈清秋压下心里最坏的猜测,道:“尚师弟呢?今天怎么不见人。”

 

原本期望着漠北君说没来,可愿望落空了,沈清秋觉得在听到他的问话的那一刻,漠北君的脸色可以说是惨白如纸。

 

“……漠北君?”沈清秋小心翼翼道。

 

“我找不到他。”

 

漠北君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因为不善言辞,所以他用行动来表示,这行动却把尚清华吓跑了。

 

漠北君在屋子里等了尚清华整整一天,尚清华都没有回来。他按耐不住要出去找人,他已经是第二次找尚清华了,还是没有找到。

 

尚清华第一次失踪时,洛冰河和他一同翻遍了三界接过什么都没有找到,他去了那日尚清华消失的地方,没想到尚清华正却出现了。

 

失而复得,一切都是珍贵的。尚清华才回来时,漠北君对他百般呵护,即使是洛冰河,漠北君也不让尚清华受到伤害。

 

直到洛冰河开始扒沈清秋的身份,漠北君才陡然想起来,尚清华又瞒着他很多事。

 

尚清华也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漠北君这么推测。

 

所幸尚清华回来后十分乖顺,除了心不在焉时常忽略他以外其他地方都还好。

 

尚清华从来没有想过向他解释什么,比如他写的那堆东西,比如他的身份,他一心只想着找洛冰河与沈清秋,从没有想过他。

 

那日的所作所为,让漠北君知道了原来情不自禁不单单只是一个词。

 

尚清华又骗他,装可怜根本不会被喜欢。

 

这次尚清华不见了,怎么找也找不到,也许是回他的世界了。

 

沈清秋道:“我帮你问问。”

 

“系统!系统!”

 

“系统为您提供24小时在线服务。”

 

“尚清华是不是用了回城附件?”

 

“尊敬的客户,您好,您与‘尚清华’不是好友,不可以查看好友动态,请先添加他为好友。”

 

沈清秋,“……”

 

这啥……为啥做的越来越像网游了?之前换服务器就算了现在还有好友系统??

 

“……不可以看他动态,那你帮我看看这个服务器他在线吗?”

 

“您好,不可以。”

 

沈清秋觉得他跟这个系统实在是没话说,不过估计尚清华十有八九是跑回现世了,不然不会怎么都找不到。

 

究竟发生了什么?竟然能让尚清华放弃待在这个世界。

 

强压住心中的好奇,沈清秋向尚清华丢了个好友申请,正不知道怎么跟漠北君解释系统这一存在,就听漠北君道:“帮我一个忙。”

尚清华犹豫了很多天,还是没有使用回城附件,他想等系统提示过期的时候再说吧,由老天爷做决定。

 

小舟不见了,尚清华无处可去,就一直在这座城镇游荡,身上仅只剩着几文钱,他想留着这几文钱做创业基金,量少但万一就有用了呢?

 

尚清华百无聊赖地抛着几文钱玩,路过时被一阵吆喝声吸引了注意,那是一个算命的小摊子,老板正努力吆喝吸引客人。

 

尚清华走过去,老板赔笑道:“客人,需要算命吗?算什么呢?”

 

“呃……”尚清华总感觉自己现在在做小姑娘才会做的事,真的有些无脸见人。

 

老板察言观色,道:“啊,是要算姻缘吗?”

 

尚清华大惊,“你怎么能知道?”

 

“呵呵,在下算命多年,一看面相便知。”

 

尚清华以往是都不信这些装B的,现在确实是病急乱投医了,就坐下道:“那你算吧。”

 

“请把手给我。”

 

尚清华依言把手递过去。

 

算命的看了半天,最终将尚清华的手递回去,叹了一声气。

 

“干啥?你叹气干啥?难道,难道我注孤生……”尚清华猜测道。

 

“那倒不至于。”算命先生打断道,“阁下的姻缘像里,有一个重要的分叉点,不同的选择会带来不同的后果。”

 

尚清华听得云里雾里,“我选错了的话会怎么样?”

 

算命先生摇头,“不存在选错这种说法,这只是一种选择,全在阁下的一念之间。”

 

“那哪种选择更好?究竟是什么选择啊?”

 

算命先生笑而不答。

 

果然这些算命摊子都是骗人的,说了等于没说,尚清华丢了一个子儿在他桌上便离开了摊子。

 

多日没人陪他说话,尚清华也嫌无聊,于是戳开系统听系统讲话,就算是机械音他也愿意听。

 

才打开系统,界面右上角的信封就有一个红点,尚清华好奇戳开了看。

 

“尊敬的用户,您好,您有两条重要通知。”

 

尚清华先戳开第一条看,第一条居然是一条好友申请,WTF??

 

申请人:系统认证——苍穹山清静峰峰主沈清秋,请求添加您为好友。

 

尚清华赶紧同意了,卧槽这简直太神奇了啊,那他以后是不是可以和瓜兄在线聊天再也不用担心虎视眈眈的漠北君与洛冰河。妙哉,妙哉。

 

尚清华美滋滋地戳开好友界面,才一戳开,就有一条消息蹦出来。

 

「尚清华???」

 

「哟,瓜兄,好久不见,有没有想我。啧啧啧这个好友申请真是神奇。」

 

发消息之人只用在心里默念想说的话语,系统便会自动输入。

 

「想个屁!!你现在在哪??」

 

没想到沈清秋今日脾气有点大,「呃,瓜兄你这个问题就难倒我了,顺水而下我也不知道我在何处啊。」

 

「就是没回现世的意思??别乐呵了,现在事情大条了!你和漠北君发生了什么?你失踪以后漠北君怎么也找不到你,我告诉你,你也掉马甲了,所以漠北君怀疑你回现世了,现在他们用心魔剑劈出了最邪的一条裂缝,谁也不知道究竟会通向哪,我本也以为你在现世,谁知道你现在会发个消息给我??」

 

「冰河怕心魔剑波及到我没让我在一旁围观,现在他们进展到哪一步了我也不知道,你现在在哪带剑了没啊,快飞回北疆!!」

 

沈清秋发了一大堆消息,尚清华看的眼睛发疼脑袋也疼。

 

「没,没带剑……」

 

「你他妈……」沈清秋居然被气的爆粗了,「这个系统有好友定位,我看见了,你把定位开开,我现在去接你!快点,时间不等人!」

 

「哦……」

 

尚清华茫然地把左上角的的定位打开,打开以后界面展开了一张地图,地图上有一个红点正朝一个蓝点飞速奔来。

 

其实尚清华现在还在没缓过来,一时接受这么多信息量,他还没有消化完。

 

漠北君想去现世找他?

 

可是心魔剑……他做设定时,最多也只能劈开平行世界,怎么也不会劈到书外世界的。漠北君在想什么啊,怎么这么不理智……

 

由于他刚刚打开了第一条新消息,第二条消息也自然而然地露出了冰山一角。

 

“尊敬的客户,您的回城附件明日即将过期,您现在……”

 

尚清华即使不点开,也知道这条消息在说什么。

 

尚清华一直在拖延,但拖延是不起作用的,这一天还是到来了。

 

选漠北君?还是选回家?

 

——阁下的姻缘像里,有一个重要的分叉点,不同的选择会带来不同的后果。

 

……那个算命的好准啊,他刚刚应该再多丢一个子儿的。

 

尚清华抱头蹲地,只觉得现在什么东西都往脑子里塞,他实在是接收不了处理不来。

 

“尚清华?”高空中有一声音传来,尚清华抬头,沈清秋站在修雅剑上,衣袖翻飞,看不清表情。见到抬头的尚清华,沈清秋赶忙御剑向下驶去。

 

“上来!”沈清秋将修雅剑偏向尚清华,眉目间满是焦急,尚清华盯着他发呆。沈清秋气不打一处来,“你发什么呆?上来啊,说不定现在漠北君已经前脚踏进裂缝了!”

 

“可……可是瓜兄,回城附件,明天就要过期了,我……”

 

沈清秋从修雅剑上跳下来,别的都不做,先给尚清华脑门一扇子,“你是不是失了智?那是明天的事情啊,今天还没完,你想回去的话你今天去把漠北君拖回来晚上再回去不就行了??”

 

“是,是哦……”尚清华喃喃道,沈清秋拉着他的袖子把他拽起来往修雅剑上拖,两人歪歪斜斜地站稳以后,沈清秋立马御剑飞起。

 

“心魔剑能劈出什么好东西来?我死劝活劝漠北君都不听,洛冰河更是,居然不听我的话。漠北君这一去,谁都不知道会去到哪里,有可能就命丧他乡。”

 

“向天打飞机,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他还是你笔下的人物啊,你忍心吗?”

 

我忍心吗?

 

……

 

当然是不忍心!

 

半路被冷风吹醒神智,分清了轻重缓急,尚清华不要命地催沈清秋,“瓜兄啊!你能不能飞快点??怎么那么慢??他进去了怎么办!!你赔我啊?那可是我最满意的人设!”

 

沈清秋只恨要专心御剑不能殴打尚清华,“你闭嘴,已经够快了,再快就要甩出去了。”

 

云雾散开,山川河流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大片贫瘠的黄沙土壤。

 

终于到了!

 

一条可怖的黑色裂缝横亘在天地之前,仿佛要把万物吞没。漠北君对一旁的洛冰河点头致谢,洛冰河沉默不语。

 

尚清华狂捶沈清秋,“瓜兄你快点啊,他要进去了,啊啊他要进去了!”

 

沈清秋咬紧牙关再次加快速度向下俯冲,尚清华瞅着差不多可以落地了连忙就跳下去,他心急没有细细观察高度,这么一跳先落地的右脚便狠狠一痛,尚清华听到了“咔嚓”一声。

 

沈清秋收起修雅匆忙落地,“尚清华你不要命了??”

 

疼痛还没有控制住神经,趁现在还在麻木,尚清华拼尽力气向漠北君的方向一瘸一拐地跑。

 

漠北君闭上眼,他已经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只要有机会,他都愿意一搏。他提起步子准备向裂缝里跨,还没跨进去便被人从后面紧紧箍住腰不能动弹,还将他使劲往后拖。

 

那人声嘶力竭道:“大王啊!”

 

错过了进去的机会,黑色的裂缝骤然消失,破碎成点点黑粉,飘零在北疆狂猛的风沙之中。

 

沈清秋带着洛冰河识趣地走了,偌大的空地只剩漠北君与尚清华二人。

 

尚清华的头埋在漠北君宽厚的背脊中,呼吸急促,心狂跳不止。漠北君没有反应,就这么站在原地,也不说话。

 

二人就这么站立良久,最终是尚清华先放开漠北君的,才一放开,漠北君就飞快地抓住尚清华的手,转过身来。

 

漠北君的头发被风吹得乱舞,一双眼睛直直地看着尚清华,尚清华承受不住这样的目光,正要别过头去,就被漠北君钳住了下巴,目光又被迫回到漠北君脸上。

 

漠北君的眼底有鲜红的血丝,眼眶周围青黑一片,似是多日未睡。

 

尚清华忍不住出声道:“大王……”

 

“肯回来了?”

 

漠北君低沉的声音混在风里,尚清华听不太真切,还不待尚清华回答,漠北君就俯身堵住了尚清华的嘴唇。

车技辣鸡的梵某

>>>>>>>>>>

好啦,共百年到此结束,下次再见就是花怜的活动还有下一个冰秋ABO的坑了。

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ww(深鞠躬

评论(37)

热度(5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