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双水】生吞活剥

我来交党费,看清cp再进哦(。

意识流吧,也算是我分析的双水之间的关系。

已经预见了掉粉的未来hhhhhh

友好评论,拒绝撕逼,不爽的话叉出去就好。

>>>>>>>>>>

“我痛快的很!”

“亏你还是绝境鬼王黑水沉舟,你跟我谈悔过之心?”

“我告诉你,没有这种东西!”

师无渡这几句话,换来的是他头身分离从此不再拥有鲜活的生命。断开的脖颈鲜血狂飙,血肉剥离白骨,白骨又生生断裂,飙出的鲜血溅成了一朵血花,那朵血花只绽放了一瞬,便尽数凋零成碎瓣染红二人各自狰狞的面庞。

鲜血肖似飘零的落红,纷纷落红中,师无渡脖颈上最后一点粘连着的皮肉终于分离了个干净。师无渡死在了他的手上,毋庸置疑,毫无转圜的余地。

那是一个人最脆弱的地方,被他亲手拧断。那一瞬头皮发麻的快感传遍了全身,紧绷的神经经不起任何挑逗,只知道专注于皮肉分离的景致里,绚烂,刺激,无与伦比。

如果说烟花只燃一瞬,昙花只有一现,那么绝景也只有这一刻。

当贺玄拎起师无渡的头颅时,一切都戛然而止了。

师无渡对他做了什么,他对师无渡做了什么。

一目了然,清晰无比。

爽快至极,也失落至极。

贺玄恨师无渡,恨不得将师无渡剥皮抽筋,恨不得将师无渡碎尸万段。这恨融入骨血,融成了陈年老酒,经年陈酿,恨意浓郁得无法化开。

混进上天庭以后,贺玄第一次见到师无渡,是在仙京大街上。师无渡正以扇掩面,眉目高傲,眼睛清亮有神,没有在看面前正在汇报事情的中天庭神官,神思仿佛飘到了九宵云天。

师无渡一向目中无人,他眼里只有一个师青玄。他为了
师青玄逆天改命瞒天过海,诸事算尽,最终还是失策跌落神坛,墙倒人推。

这一切都是贺玄亲手策划的,亲手将立于高处翻天掀浪的师无渡拉入尘土。

贺玄的脚下埋着亲人的尸骨,丧失妻妹的仇恨,终年不化,成了一个血的沼泽,贺玄自愿陷在这个沼泽里,除非有一天他手刃仇人,他才能从泥沼里挣脱。

而推他入泥沼的是九天之上的高贵神仙,也是生吞活剥了他的鬼。

黑天鹅是真圣洁,白天鹅是假光明。

但他们同样万劫不复,从换命的那天起。

不与贺玄换命,就保不住弟弟。

不杀了师无渡,就无法填平血海深仇。

贺玄与师无渡,注定无法共存。撕开真相后,便只能你死我亡。

一线光明是不够的,能让贺玄从泥沼里出来的,只有黑暗破晓,只有亲手摧毁罪恶。

鲜血迸流,师无渡的头颅轻飘飘的被贺玄拎在手里,怒目圆睁着,眼珠从不混浊,一如既往的清亮,映着贺玄沾满鲜血的模样。

至此,仇恨不在,恩怨还清 。

九天之上再无一身傲气凛然的水师无渡,九泉之下也再无心怀刻骨仇恨的黑水玄鬼。

横亘在二人之间的血海深仇已经不在,黑暗破晓光明出现,只是光明以后他仍孑然一身,没有任何改变。

光明依然不是贺玄想要追求的东西,他想要什么,他究竟想要什么?

原来想要师无渡已经还不起的东西。

贺玄曾经被人问过,有没有最刻骨铭心的东西?后来怎
样了?

那时他还是一个平凡的贺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现在贺玄可以回答了。

血海深仇阻拦了他的脚步,他只有亲手抹灭仇恨,杀了师无渡,才能做一个正常的人,才能拥有名正言顺的感情,才能不在黑暗的边缘徘徊,不压制住那在悬崖边缘滋生出的畸形感情。

恍惚间,贺玄又想起了作为地师飞升以后,出于礼节需
要拜见各位神官。拜到水师时,师无渡半阖的眼皮终于抬起,用审视的目光看他,然后对他轻轻一点头。

高贵优雅,阖上眼皮后,仅一步之遥,又仿佛相隔万里。

他最刻骨铭心的东西——被他生吞活剥了。

评论(28)

热度(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