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除夕渣反23H/冰秋】回梦吟

 @除夕渣反24H活动号 

除夕快乐昂!!拖后腿了真不好意思。果然我还是有点驾驭不住这篇文章的感觉……

有私设注意!!

三条线,三个世界,同一种选择。

>>>>>>>>>>

——最容易打败他们的办法,不试一试吗?

1.

一片竹叶飘零而落,随风打着旋儿,像一只轻盈飞舞的蝴蝶。

 

这片竹林长势极好,生得茂密,一片竹叶应该很不显眼才对,可洛冰河偏偏就注意到了那片竹叶,直到它飘落在地,洛冰河才回过神来。他看了一眼自己手里抬着的一碟龙须酥,想起来自己现在是要去见师尊。

 

迈开步子之前,洛冰河的视线又下意识地往竹叶堆里扫寻,那片竹叶混在繁多的落叶里,已经找不到了。

 

他摇摇头,自己究竟在在意什么奇怪的事情?最重要的应该是师尊才对。

 

洛冰河手抬龙须酥,想象了一下师尊咬下一口后的表情,淡雅一笑,然后对他道:“味道不错。”

 

这明明是已经重复过许多次的场景,但洛冰河就是看不腻。他朝竹舍的方向走去,边走边幻想着。

 

竹舍中,沈清秋没有像以往一样抬着书卷看,而是在看一封帖子,洛冰河问:“师尊,在看什么?”

 

沈清秋闻言看向洛冰河,道:“仙盟大会的请帖。你拿了什么过来?”

 

“……仙盟大会?”洛冰河重复道,“好熟悉的名字。”

 

沈清秋奇怪道:“冰河,你莫非是练功法练得有些糊涂了?仙盟大会都不认得了?”说完,沈清秋放下帖子走近洛冰河,手抚了抚洛冰河的额头,冰凉的触觉令洛冰河回过神来,“啊!是仙盟大会!弟子想起来了……”

 

洛冰河被一块龙须酥堵住了嘴,沈清秋堵完洛冰河自己也拿了一块吃,他笑眯眯道:“味道不错。记得用盒子装起来,等下就要出发了。你啊,练功法不要这么拼命,为师又没有逼你。”

 

洛冰河稀里糊涂地骑上马,沈清秋已经掀开帘子进了马车,正跟齐清萋你来我往地对话,听到熟悉的折扇敲打之声,洛冰河道:“师尊,点心,水,还是腰酸?”

 

沈清秋道:“你齐师叔想吃点心。”

 

洛冰河依言将龙须酥递过去,齐清萋一脸不可置信,沈清秋则是满足地微笑,视线从没有离开过洛冰河。洛冰河喜欢沈清秋笑,尤其是只对自己笑。这会让他想起当年双湖城之行,同乘马车后沈清秋的笑容,和煦温柔,春风化雨。洛冰河心情顿时好了起来,师尊开心才是最好的。

 

仙盟大会,各大门派的弟子作猎杀魔物之争,以得念珠之数为果分胜负。洛冰河总有一种预感,他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进入绝低谷时,他又回头看沈清秋。沈清秋坐于高台之上,看见洛冰河在看他,沈清秋便对他一笑以作鼓励。

 

洛冰河知道沈清秋的意思,他对自己的实力也有信心,他不会让师尊丢脸的。

 

说是不让沈清秋丢脸,可一个时辰过去了,他现在只拿到了一颗念珠。就算不知道其他人有多少颗念珠,但第一绝对不可能只有一颗。

 

“洛师兄,实在对不住……”

 

虽然很无奈,但洛冰河还是回应道:“无事,修者应当相互照拂。”

 

若不是有秦婉约秦婉容一干人等仰仗着他拖慢了他的行程,念珠就不会只有一颗。但是……

 

师尊教他对人应以礼相待,互相包容。沈清秋定是不愿看到自己为了成绩而对落难者不管不顾的行为。

 

要怎样才能做到既照拂同伴又能得到第一呢?

 

洛冰河想得太入神,一旁秦婉容惨烈的尖叫才把他从沉思中拽出来,秦婉约脸色苍白如纸,顺着她的目光看去,河川里秦婉容整个身体都被密集的黑色缠住了,尸体干瘪毛孔粗大,极为骇人。

 

“女怨缠!”已经有人惊恐地大吼。

 

洛冰河当然知道这种魔物,他当即打响指燃起火焰弹向女怨缠,这种魔物无孔不入,先逼退缩小它的范围再说。

 

洛冰河点燃了表示求救的烟花,慌乱的各门派弟子都缩到了洛冰河的身后,洛冰河弹出的火焰将女怨缠逼的只能在水里张牙舞爪,有一只被烧死了,但是并没有念珠。

 

没有念珠,就代表不是这次仙盟大会设置的魔物,而是外入的。

 

洛冰河心思电转之际,又有一人的惊叫令人心惊胆战。那人的头被一个类似于蜘蛛的东西攀附着,还能听得见脑髓被吸食的可怖声音。围在洛冰河身后的人又慌乱地散开,但后有虎视眈眈的女怨缠,众人一时都不知道哪里绝对安全,场面混乱无比。

 

洛冰河正想让他们不要慌乱,一支光箭便飞来插到了某个正在嗷嗷叫的怪物上,那怪物立刻没了声气。

 

“吵死了。”来人用平常语气抱怨着。

 

洛冰河已经喜上心头,“师尊!”

 

二人你来我往地了解了具体情况,沈清秋将击杀鬼头蛛的方法告诉了洛冰河,二人配合熟练,众多的魔物要被击杀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待消灭干净后,沈清秋终于有空闲扇折扇了,他道:“现在都解决了,诸位不用慌张,你们马上就可以出去了。”

 

终于可以安全无忧地出去时,洛冰河却总觉得少了什么,在原地迟迟没有动作。

 

沈清秋走了两步洛冰河还是没跟上,沈清秋还是又退回来,问:“怎么了?”

 

“师尊,真的完了吗……?”

 

情不自禁地,洛冰河问出了这个问题,沈清秋的眸子清澈如水,一丝波澜也无,“怎么了?已经无事了啊,可以回清静峰了。”

 

“是吗……”

 

真的无事了吗?

 

 

2.

一片竹叶飘零而落,随风打着旋儿,像一只轻盈飞舞的蝴蝶。

 

这片竹林长势不好,生得颓败,一片竹叶落下显得极其明显,洛冰河毫不费力地就注意到了那片竹叶,直到它飘落在地,洛冰河才回过神来。他看了一眼自己手里抬着的一碟龙须酥,想起来自己现在是要去见师尊。

 

迈开步子之前,洛冰河的视线又下意识地往竹叶堆里扫寻,竹林稀疏,落叶也稀少,那片落下的竹叶很容易就能寻到踪迹。

 

他摇摇头,自己究竟在在意什么奇怪的事情?最重要的应该是师尊才对。

 

洛冰河手抬龙须酥,想象了一下师尊咬下一口后的表情,淡雅一笑,然后对他道:“味道不错。”

 

这已经是许久未曾见过的场景,每次想到沈清秋的笑,洛冰河都无比怀念。现在他行尸走肉的活着,不就是为了能看到坐化台上的那人能再次微笑吗?洛冰河边走边幻想着。

 

魔宫中,正中央的坐化台上帷幔轻飘,一人躺在上面,面容隽雅,气色活润,似乎只是睡着了。但洛冰河心里明白,那不是睡着。他将龙须酥放在那人首侧,用哄骗般的语气道:“师尊,弟子带了你爱吃的点心,师尊要不要尝尝?”

 

躺着的人没有回应。

 

洛冰河叹气道:“不想吃也行,那先给师尊输灵力吧。”

 

沈清秋自爆而亡,尸身被洛冰河带走,洛冰河每日都要向沈清秋的身体的输送灵力,以维持沈清秋尸身不坏,这样日复一日,已经过了三年。没有灵魂就是没有灵魂,输送再多的灵力也只能是一副躯壳,但洛冰河不放弃,总是抱着“万一就醒了呢”的期冀,只是这期冀从没有实现过。

 

洛冰河地手抚上沈清秋的胸口,向那里源源不断地输送灵力,他轻声道:“师尊,弟子昨晚做了个梦。”

 

“梦里师尊没有把弟子推下无间深渊,仙盟大会没有出现魔物,弟子依然是普通的凡人,没有天魔系血脉。”

 

“师尊带着我去洛川,交给我玉观音,要我化去怨念,说过往皆是过往,今后潜心修炼做好清静峰的弟子。”

 

“师尊,我好羡慕那个洛冰河。他没有被师尊亲手推入炼狱,没有亲眼看见师尊自爆,没有三年地漫长等待。”

 

“师尊,我好想沉入梦里,要是那个梦是真的就好了,要是师尊你还……”

 

洛冰河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沈清秋睁开了眼,双眸清澈如昔,呼吸平稳如常人。

 

从未苏醒过的沈清秋此时醒了,他神色无悲无喜。

“冰河?”

 

 

 

3.

洛川,水流湍急,山风呼啸。

 

洛冰河自高处俯视着下面的河川,沈清秋在一旁迎风站立着,见洛冰河许久不说话,沈清秋问道:“冰河,怎么了?”

 

洛冰河摇头,“……师尊,不知是不是幻觉,弟子总觉得这条河很熟悉,像是,像是……”

 

“我曾经掉下去过。”

 

沈清秋无声叹气,“你就是从这洛川上来的,看来你还是受幼年劫难所困扰。”

 

“……”洛冰河想说不是这样的,似曾相识的记忆里还有沈清秋的存在,他是和沈清秋一起掉下去的。

 

洛冰河还未抽丝剥茧地理清头绪,就被握住了手,沈清秋将洛冰河的手掌摊平,放了一个冰凉的物什在掌心。

 

被握手的触感还没有完全消化完,掌心里的东西便又给了洛冰河迎头一击。

 

假玉观音。

 

“冰河,世上之恨难以化解,但是重要的是以后。你从此潜心修炼,前尘往事其实皆是一种历练,不必拘泥。”

 

“你只用记得,你是清净峰最好的弟子。”

 

 

 

4.

“师尊你说过,不计前嫌,只较今后,专心修炼我便仍是清净峰最好的弟子。为什么如今却反悔?”

 

“师尊你已经回来站在了我面前,却冷眼旁观我发疯犯傻。”

 

“师尊现在当然大有理由指责我是混世魔王,我为祸苍生。可为什么我什么都没做的时候,也要被避如蛇蝎?”

 

洛冰河气极,他苦苦守了五年,招魂屡次失败,却没想到沈清秋换了个身体就在一旁不管不顾,自己却像一个傻子一样在那发疯。

 

沈清秋一语不发,神色复杂。但洛冰河知道这不是心怀愧疚该有的表情。

 

“好啊师尊,你连话都不愿意同我讲吗?”

 

言语间,洛冰河已经将沈清秋推翻在竹床上。沈清秋神色一凛,抬腿想反抗,却被洛冰河抓着脚踝往一旁分开,整个身子都卡了进去。沈清秋使了个巧力将洛冰河翻身压下,修雅剑已出鞘,利刃对准洛冰河的脖颈。

 

“师尊你想杀了我吗?”洛冰河嗤笑道,他抓着沈清秋的手摸进自己的衣衫,沈清秋明显不想配合,洛冰河受制在下然而力气却很大,沈清秋被引导着地摸到了洛冰河心口的疤。

 

“师尊,我不介意你再往我这里戳上一剑。上次你推我入无间深渊,后又为我自爆而死,恩怨两清。这次你要是再捅我一剑……”

 

“我洛冰河化鬼也会缠着你再讨回来一次。”

 

修雅剑落地,发出了好大的声响,趁沈清秋神思恍惚,洛冰河再次翻身把他压在身下。沈清秋喃喃道:“你真的愿意被我杀掉吗?”

 

“师尊你说呢?”洛冰河钳着沈清秋的手腕俯下身来,沈清秋双唇微抿,随后像是放弃了一般,身子瘫软任由洛冰河摆弄。

 

“师尊?”察觉到不对劲的洛冰河道。

 

“……算了,我还是选择相信你吧,这种活我不愿意接。”沈清秋捂住眼睛

 

洛冰河察觉事情有异,“师尊?你在说什么?”

 

“冰河,假如我告诉你这是梦境,我必须杀了你才能出去,你会怎么办?”

 

 

5.

这几年来,洛冰河在清净峰地位越来越高了,尽管对外宣称只是徒弟,但清净峰内部俨然已经将他当成二把手了。

 

这天洛冰河在整理竹舍里的书卷,沈清秋是一个爱整洁的人,书卷并不乱,但洛冰河还是想替沈清秋亲自整理,这好像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强烈执念。沈清秋也拦不住洛冰河,便随他去了。

 

沈清秋博学多才,据沈清秋本人说是因为读透了竹舍内的书籍,可洛冰河再怎么读,这些书也只是普通的典籍,顶多能告诉你些比较少为人知的知识,并无其他特殊之处。

 

今日洛冰河也如常翻了翻书籍,还是没有看出真金来。

 

整理完书籍,已经将近黄昏,是给沈清秋做饭的点了。

 

洛冰河好好清扫了一遍竹舍后才关上门离去,轻车熟路地摸到厨房,洛冰河又被那片竹林吸引了注意。

 

和多年前无异,茂密的竹林落叶纷纷,其中一片飘飘悠悠地转着,与其他竹叶不太一样,又说不出来哪里不一样。

 

这几年来日子过得十分平和,但平和中透着诡异,洛冰河总偶尔会察觉到哪里不太对劲,就像冬日流水被冰封住一样,洛冰河只能看见光亮的冰面,但他真正想看的是下面的潺潺流水。

 

鬼使神差的,洛冰河快步走过去,在那片竹叶将要落地时接住了它,触碰到竹叶的一瞬,白光大盛,将洛冰河席卷进去,原本的竹林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空白的空间。

 

洛冰河握紧那片竹叶,心中的警惕已经升到了最高,他环顾自周,一个声音似从四面八方而来,“你终于察觉到了。”

 

“谁?出来!”洛冰河拔出正阳时刻警惕着这看似来意不善的人。

 

那人声音苍老无奈,“我是梦魔,在这里你应该不认识我。”

 

洛冰河的确不认得这个人,但却觉得无比熟悉,“你把我带来这里是有什么目的?”

 

梦魔道:“你被困在梦里了,我来助你脱困。”

 

“可笑,这里是真真切切的现实,怎么会是梦里。”

 

梦魔道:“你身上有天魔系血脉,沈清秋曾把你打下无间深渊,你被最敬爱的师尊亲手推入地狱,心魔生得厉害。你现在是在你的臆想里。现在有其他魔族乘虚而入,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我居然压制不住,他将你困在这梦境里,而你的本体便危险了。”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真心待我的师尊怎能被你一句话就污蔑?”

 

“别否认,你拿到这片叶子就说明你已经察觉到了。你是不是时常感觉不真实,某些事情哪里出了差错,你觉得似曾相识然而发生的却与你所想的背道而驰。”

 

“……”

 

的确,洛冰河早就察觉到不对劲了,奈何他拿不出任何证据证明自己的猜想。此刻这个梦魔的话他其实已经信了几分。

 

“……那你说说看,要怎么才能脱困?”

 

梦魔道:“很简单,沈清秋是你的心魔,是这困境的根源,你只用把他杀了,便能脱困。”

 

“不行!”洛冰河断然否决,“我怎么能杀师尊?不可以……”

 

梦魔声音带了怒,“你还是不信?不信你问问你的那个师尊,问他知不知道无间深渊?知不知道你是天魔系血脉?他现在对你这般好,是因为你只是一介凡人,他要是知道你是魔族,你又要下一次无间深渊!”

 

“沈清秋要是对你出手,我可以把你保下来!”

 

“别心软!心魔沈清秋可不是你真正的师尊啊!”

 

白光就消失不见,洛冰河又回到了竹林旁,手握着竹叶。沈清秋就站在他面前,俯视着他道:“冰河,你蹲在地上做什么?”

 

洛冰河抬头。沈清秋一如既往的温柔明净,洛冰河却无法静下心来,心中的疑问再也压不下去。

 

“师尊知道无间深渊吗?”

 

沈清秋脸色一变。

 

“师尊,你是不是把我打下无间深渊过?就因为我是魔族?”

 

“可我不是魔族啊,师尊你看,我现在好好地在这,我不是魔族,我……”

 

 

6.

修雅剑就在一旁,沈清秋只要勾下手指,修雅剑就会过来。

 

此刻的洛冰河心神恍惚,是最没有防备的时候,这的确是最好的时机。

 

洛冰河怔怔地看着沈清秋,语音颤抖,“师……师尊……”

 

沈清秋觉得老天在恶意作弄他,为什么要让他遇见现在的洛冰河?沈清秋怎么能忍心杀掉五年空待的洛冰河?就算是梦里,沈清秋也无法动手,连招剑也做不到。

 

可修雅却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当真是可笑至极。

 

这是活生生的师尊,不是一具躯壳。洛冰河颤抖着手去拉沈清秋,才触及到沈清秋的手便缩了下,最终还是鼓起勇气拉住,沈清秋没有反抗。

 

洛冰河眼里有水光,沈清秋最是见不得洛冰河这副样子,道:“你别哭,打起精神来。”

 

“师尊,你不怪我吗?我逼你当众自爆,我,我……”

 

梦魔对沈清秋说,这是洛冰河的心魔,洛冰河因心魔发作昏迷已久,沈清秋只要入梦将洛冰河杀死,心魔源头不在,洛冰河便得以苏醒。

 

可面对这个洛冰河,沈清秋无法下手。仔细想来,其实就没有能让沈清秋下手的洛冰河。

 

“师尊……”洛冰河再次吐出这个称呼,珍之又珍,生怕一不注意就散了。

 

沈清秋摸了摸洛冰河的头,像是往常那样安抚洛冰河。洛冰河显然没想到会被这样温柔以待,长久以压抑的情绪轰然崩塌。

 

沈清秋长叹一口气,无论如何,这个洛冰河,他是真的无法下手。

 

 

7.

沈清秋立在风里,飘零的竹叶粘了一片在沈清秋的发上,他抬手拿走那片竹叶,凝神道:“你是魔族?”

 

“我不是……”

 

“你知道无间深渊?”

 

“刚刚得知。”

 

沈清秋沉默。才一瞬不见,二人之间仿佛筑起了百丈高墙,墙那边是人类,墙这边是魔族,势不两立,你死我亡。

 

“我一直观你脉象奇异,修炼奇快,我只道是你天赋异禀,不曾想今日从你口中得知真相竟是这般。”

 

沈清秋干巴巴地念着心里盘算好的台词,入梦来他有许多机会可以杀掉洛冰河,但每次行动都压住了杀念。

 

他本不想走到这一步,他不想动手杀洛冰河,眼见洛冰河一点一点察觉到不对劲,沈清秋终究是欣慰的。他希望洛冰河自己战胜心魔,于是一直陪着洛冰河走到了现在,也算是对洛冰河从前的补偿。

 

只是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不知道洛冰河是如何得知魔族之事。

 

机会不容错过,既然是洛冰河自己亲口说出理由,那便怨不得他了。

 

相比之下,还是真实的洛冰河更加重要。

 

沈清秋修雅出鞘,剑身雪亮,剑尖直指洛冰河的胸膛,沈清秋故作冷酷,道:“魔族一向祸乱人界,今日我亲手杀掉你,也算为人界做点善事。”

 

沈清秋从没想过这么相似的一幕会重新上演。洛冰河的眼里像是明灭的火焰突然熄灭,死寂沉沉地化成名为沈清秋的灰。

 

洛冰河定是震惊过度,都没有发现沈清秋的理由有多么牵强。

 

陪了这个洛冰河这么久,也算仁至义尽了。

 

沈清秋不断给自己洗脑,鼓起勇气准备刺下时,却看到了一样东西。

 

心口前的剑身上,无声无息,悄然而落的一滴泪。

 

洛冰河的眼泪。

 

 

8.

“师尊,你在说什么?杀了我才能出梦?”

 

沈清秋一把推开洛冰河,翻坐起身,用之前的姿势谈事怎么都不正经好吗!由于刚刚二人还是古怪的的气氛,沈清秋干咳了一声,把思绪拉回正事上。

 

“梦境外,你我现在都受制于人,更详细的我就不知道了,醒来我就已入梦,梦魔前辈寻找机会向我道明真相,说我必须杀了你才可以真正出梦,才能解救你我。”

 

“……”洛冰河,“谁把我们抓了?”

 

沈清秋摇头,“不知,梦魔前辈似乎忌惮得紧,应该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

 

清秋凝视着洛冰河的眼睛,“我知道你可能不太相信,但我没理由骗你,左右现在这个处境,我说什么也无法逃出你的手掌心。”

 

洛冰河道:“那师尊你打算怎么办?”

 

“我……”沈清秋揉了揉额头。

 

“我曾经迫不得已将你打下无间深渊,害你遭受颇多苦难,所以这样的事我不会再做第二次。”

 

“我选择相信你能战胜心魔。外面的人无论做什么,最多是想让我们一死。倘若我们不能破局,那也算是死同寝了吧。”

 

“梦境里的你也是你的一部分,要我对你出手,我还是做不到……不管是哪个我,什么样的我,想必都是做不到的。”

 

曾经推洛冰河入无间深渊,除了因为系统所迫,还因为沈清秋知道推下去的话洛冰河并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次却不一样,这里是洛冰河的梦境,若刺杀了梦境主人,不知道会不会对洛冰河本身造成什么伤害。

 

沈清秋不敢用洛冰河的生命去赌。

 

正头疼之际,沈清秋听到洛冰河说。

 

“师尊,我知道出去的办法。”

 

 

9.

沈清秋修雅剑“当啷”坠地。

 

洛冰河眼眶滑下了更多的眼泪。要辩的驳,要做的事,通通被淹没在了“沈清秋真的想杀了自己”的事实中,以至于剑尖戳到心口时,洛冰河都忘了动弹。

 

沈清秋手足无措,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个洛冰河了,不是重出无间深渊后的魔君,而是宛如朝阳一般的少年。此刻洛冰河就像一朵迎春的花忽然遭到了冬雪洗礼,腰杆挺不直,只能任由冰冷吞噬掉生命。

 

“不哭了哈……”沈清秋抬手拭去洛冰河的眼泪,“你看你,这么爱哭,怎么会是魔族。师尊刚刚吓到你了,对不起。”

 

洛冰河一头扎进沈清秋怀里,他已经不比沈清秋矮了,此刻竟然用小孩子抱大人的方法拦腰抱住沈清秋,抱得很紧。沈清秋无奈地揽住洛冰河。

 

这是一个无法解开的局。

 

狂风呼啸,一瞬间竟然天旋地转了起来。周围竹叶纷飞,每飘零一片竹叶,景色便会划成空白,空间剥落之感,显得极其诡异。

 

沈清秋护紧怀里的洛冰河,时刻准备着应变,然而想象中的攻击却没有到来。

 

 

10.

沈清秋醒的比洛冰河晚,醒来时洛冰河正仰面躺着,身上的外衣解了给沈清秋盖着,沈清秋觉得背脊被磕得疼,撑着地想起来,洛冰河赶忙扶住他。

 

“……这里是哪?”沈清秋头有些昏昏沉沉的,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洛冰河见状亲自帮他按,“现世。”

 

“我们回来了?”沈清秋讶异。

 

“是的。任何魔族都会被天魔系血脉压制,我只用将我的血脉气息放到最大,梦境之主必然受到压制便会露出破绽,然后找准机会撕裂他的梦境便可。”

 

“喔。”沈清秋点头,“干的不错。查出来是谁做的了吗?”

 

洛冰河脸一黑,咬牙切齿道:“没有。千万别让我查出来是谁,否则我……”

 

“这次实在太危险了,冰河,控梦之术你还得和梦魔前辈多加学习才是。噢对这次你可以向梦魔前辈打听一下线索。”

 

洛冰河点头,“正有此意。”

 

 

梦魔的识海里,有一处是洛冰河也无法进入的地方。梦魔毕竟才是洛冰河真正的传道授业者,他还是保留了一丝为人师表的尊严。

 

此刻梦魔简直可以说是被吓得魂飞魄散,他气急败坏地对面前的小姑娘道:“你还敢进来?你不怕死?”

 

小姑娘扎了两个辫子,十岁出头的样子,粉妆玉琢的,但是一脸不屑,梦魔的话也听不进去,“行了行了!老头子话就不要这么多!人类真的无趣,三个世界都是一种选择,无聊。”

 

梦魔慌道:“你别乱说,这次我帮你是因为你是我孙女。你控梦之术的确不错,但要不是老夫护着你,你肯定被洛冰河发现了,有几条命你都不够被他杀的。”

 

“三个梦境啊,只要有一个人被杀,我都觉得有趣。”小姑娘晃荡着腿,百无聊赖地说着。

 

“你还说!你装成我那次洛冰河差点就发现了,要不是他一心想着他那个师尊,你早死了。下一次你再闯祸,我可保不住你!”

 

“行啦,我知道啦。”

 

梦魔心惊胆战的是,这个梦境其实很玄妙,它与现实里的沈清秋洛冰河相连,若是他们互相残杀,现实里的洛冰河与沈清秋的精神定会受到损害,有可能从此长眠不醒。

 

梦里,亲手杀掉自己所爱已是艰难又痛苦的抉择,出梦的人到了现实却发现另一人已长眠不醒,那更是一种悲剧。

 

幸运的是,三个梦境,他们最后都选择了彼此。

 

评论(55)

热度(8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