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七九】存在信号

网易云首推的歌给的灵感,名儿就叫存在信号orz

千字短文,激情入党激情交党费。

>>>>>>>>>>

沈清秋不知道自己在哪,他只知道他现在很热,像是有一把火烤灼着全身,那火烧到骨子里时却是冰冷的。

   
他整个人也是稀里糊涂的,假如有人想让他清醒的话,都不知道应该是泼他冷水还是泼他热水,才能让他好过些。

秋剪罗就是这么做的。

严冬时泼他一盆热水,酷暑时泼他一盆冷水,将少有的安稳梦境泼散,露出底下灰黑肮脏的现实。

秋剪罗是什么人呢?是一个阔少,拥有他未曾拥有过的东西。不沾后半生挣来的荣光,而是生来便有的富贵。

他看着秋剪罗把玩金银珠宝,看着他折弄那柄漆黑的鞭子,那双手白皙如玉,十指不沾一点灰,是从荣华富贵里泡出来的。而他双手满是尘泥,从被秋剪罗买回来那天起,那尘泥洗得再干净,在他眼里仿佛永远也褪不掉。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多么开阔明朗的一句话。

高坐于青天之上心怀广阔众生的佛祖对身在泥沼口衔昨日树皮的市井穷徒淡然传道扬法,有人心怀不甘却被说天性卑劣无法度化。

有些人生来就得是小人的心性,小人的命。

那天沈清秋一把火烧了秋家,逃出了这个牢笼,他满身血污,他用富贵之人的鲜血,洗刷了自己洗不掉的尘泥。

再次粘上洗不掉的东西,是与岳清源的重逢。

彼时他刚杀完一批人,血溅了一身,而岳清源身负宝剑,衣着不凡,一副修仙世家弟子的模样。

是说要救他出水深火热的人。

可救走他的明明是无厌子。

不解,愤怒,怨恨。

粘上的东西,再也褪不掉了。

这些东西一粘就粘了数个春秋,他不舒服,他的身心都要被这些东西挖空腐蚀殆尽了。

青天赠予世人不幸之命格,世人还它一腔血浇的恨意。

沈清秋恨岳清源,比恨秋剪罗更甚。

他用尽力气去作孽,声嘶力竭地在内心呼喊着什么,他不甘,他一盏茶泼洒出去,只是因为他沉重的恨意无处安放,无法消散。

他连一个求救的信号都无法心甘情愿地放出。

他一生只坐在高位过短短几年,怀着恨意烧过后的沉沉死灰。

他前生在秋家中活得水深火热,拥着岳清源会来的无尽希望。

   

到头来,一把修雅,一座青山,妄想偿还曾经失去的所有。

沈清秋睁开双眼,他正浮在半空中,身子变得虚浮飘渺,岳清源在下方,陪伴着床上双眼紧闭的“沈清秋”。

。 

还不了的啊。

   

倏忽一阵风起,掀开了门窗,岳清源回首,窗外的青影竹叶正随风而去。
   

不知为何,岳清源回忆起了一副旧景。

   

那时沈九受封新名成了沈清秋,一席青衫,净骨亭亭,他接过修雅退到一旁,抬眼时不经意与岳清源对视。

   

接受了新生的沈九眸中有了生气,万物忽生,那是大殿外无边的春色。

   

屋内空旷,“沈清秋”也只是发了高热,正在沉睡休息。

   

一切都一如往昔,可又像有什么东西消失不见了。

什么都抓不住,就像他从未存在过一般。

评论(16)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