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ABO】遇见之时 3

元宵节后,发点糖糖!!

前文: 1  2

>>>>>>>>>>

     Chapter 3

    沈垣前思后想,左思右想,他看着柳清歌,踌躇道:“我可以不去吗?”

  柳清歌掀起眼皮,盯着他的眼神直勾勾赤裸裸。沈垣明白,这是“你说呢?”的意思。沈垣认栽,见沈清秋,也不是那么难的事对吧?让柳巨巨挡在前面接受眼刀和酸话,他躲在后面混水摸鱼就行了,反正他只是一个小虾米,无足轻重。

  沈垣决定如果以后柳巨巨还请客,他不能贪图新鲜,一定要严厉拒绝,这次出了多少奇葩事,饭都不能好好吃,吃完还要去见沈清秋!他现在选择自裁还来得及不??

  内心狂乱吐槽的沈垣不情不愿地被柳清歌带到了佣兵团内部的医务室,白色的门紧闭着,但才一凑近,就能听到里面人的对话。

  “我不想住这里,我要搬出去!”沈清秋的声音。

  “不行。”岳清源没有思考一秒钟便拒绝了。

  “岳清源!”

  柳清歌皱眉,看上去很不悦,抚在门把手上的手迟迟未动。团内的人都知道柳清歌与沈清秋关系并不好,曾一度不好到见面就开打的程度,尽管条规规定禁止私下斗殴,但这两人冒着被惩罚的危险也要打上一架,想必是不爽对方到一定程度了吧。

  沈垣心道这不应该啊……他们关系应该缓和了点才对……不然柳清歌怎么还会主动来探望沈清秋?

  “谁在门外?”岳清源五感灵敏,只一瞬便察觉到了门外有人。柳清歌也不再推搡,推开门进去了。房内,沈清秋身穿蓝白相间的病服,背靠床头坐着,右手上还连着针水点滴。他眼神瞥到来人是柳清歌后,苍白的面容爬上了嫌恶,“他怎么来了?”

  岳清源回答:“他来探望你。”

  沈清秋嘴角微扯,“不需要。”

  沈垣站在后面有些尴尬。

  尽管他已经努力缩低存在感了,沈清秋还是注意到了他,“这是谁?”

  被注意到就不得不出来打招呼了,沈垣向旁边跨了一步,顶着沈清秋审视的目光,努力礼貌微笑道:“沈队长好。”

  岳清源帮忙解释,“他是柳清歌的徒弟,天赋不错,平日也勤奋刻苦。”

  沈清秋挑眉,目光在沈垣身上扫视了两圈,“柳清歌也会收徒弟?不是说不收吗?天赋是有多好啊?表演一个给我看看。”

  柳清歌从进门以后就在忍沈清秋了,现在终于到了极限,他紧绷绷地说:“不用。”

  沈清秋闻言眉毛拧作了一团,语调上扬,言辞刻薄,“怎么?我卧病在床就没有考核小辈的资格了吗?岳清源你看见没?我躺在这里一天就会被人瞧不起一天,我要出去,我要回我的书院,我不要躺在这里!”

  讲到最后沈清秋竟开始气急,胸口不断起伏,还干咳了起来。

  岳清源赶忙过去帮他拍背顺气,看到仪表上数值都还正常后才说,“清秋你不要动怒,身子还没养好,气急伤身,我再让人给你开一副药……”

  “岳清源你不要装作没听到??”

  “既然你没什么问题,那我就走了。”柳清歌不愿意多待一秒地出了房门,沈垣给沈清秋鞠躬道别后也匆匆跟出去,关门的瞬间沈清秋还狠狠盯着岳清源正要说什么。

  柳清歌看着沈垣关上门,说:“他以前不是这样的。”

  “……”沈垣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也许是因为大病了一场。”

  团内皆知,一年半以前沈清秋犯了一个大错,受罚后一病不起,昏睡了将近一年,直到半年前才苏醒,但他身子骨仍然很弱,岳清源最担心的是沈清秋好像还伤到了大脑,他已经记不得一年半以前发生的所有事情了,他最后一次记忆停留在五年前那次出幽魂谷任务。医生都说沈清秋大脑并无异常,但它平白无故却少掉了那么多年的记忆,一定是有问题。

  柳清歌在原地待了三秒,然后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去,沈垣忙跟上去,柳清歌却抬手阻止,“你可以自由活动了。”

  ……

  沈垣很听话地去自由活动了,他活动到了市中心。佣兵团平时要训练,总部设得离市中心很远,不能出来飘的日子里沈垣时常觉得自己与世隔绝,隔绝久了他还是想出来逛逛的。

  交叉纵横的道路上行走着熙熙攘攘的人群,放眼望去看不到尽头,人海外还有人海,倘若想在其中找一个人,那想必是十分困难的。

  沈垣站在马路的分叉口上,红绿灯闪烁着,朝自己走来的人似有千千万万,却又在走到自己身边时又挨个散开。在这个世界上,有千千万万的人,却不代表这千千万万都能供你选择,无缘无分的多,有缘无分的少,有缘有分的更是只有零星几个,也许还阴差阳错地聚不到一块儿,到头来孤独终老,身边有一个人最终也是貌合神离。

  沈垣眨了眨眼,想自己也许是魔怔了。

  都怪尚清华昨晚看的相亲节目,真是害人不浅。

  沈垣四处转悠,转悠到了一个书店,店面很新,应该是新开的。沈垣平时在闲暇时光里会看一点书,因此看到书店他也打算进去看两眼。

  书架上的书整齐地摆着,似有店员精心打理过。同其他书店一样,书是按照分类放的,沈垣平日爱看一些科普向的书籍,文学类的再次一等,今日他本也想按照喜好找一本书看看,却不想瞟见了厨艺分类的书架。那书架中间的那排上有一本书,封面上是一碗粥,看起来十分诱人。

  沈垣将那书取下,近看封面,那碗粥更是色泽鲜美勾人胃口,明明才吃完一顿饭,沈垣感觉自己又饿了。

  

  这是一本教做粥的书,沈垣先大体翻了一遍,不翻不知道,一翻长见识,就那么一碗粥还有五花八门的做法,有几样沈垣还很感兴趣,他认真翻着脑子里记忆做法,回去以后他想自己去厨房尝试一下。

  

  记到第二种粥的做法时,沈垣身边来了一个人,原本沈垣并不在意,书店嘛,总有人跟你一起挤着看书。但一起看书的人应该不会这样叫他:

  

  “沈先生?”

  

  沈垣觉得这个称呼,这个声音都有点耳熟,目光从粥上挪开,沈垣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乌黑的发柔软地贴着脑袋,眉目秀气,鼻梁挺拔,生得柔和不具备攻击性,却有一双如血般殷红的眼睛。

  

  此刻他不是沈垣记忆里的那个服务员,而是身穿白衬衣的十八九岁的少年,若不是胸前挂着个工作牌,沈垣都以为他是来看书的。

  

  “洛川,真巧啊。”

  

  沈垣是发自内心地觉得很巧,洛川闻言笑道:“是啊,一天内见面两次,还是在不同的地方。”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沈垣觉得洛川这句话说的哪里怪怪的,但又像自己敏感多疑了。

  

  沈垣找了个话题,“我看你的工作牌……你是在这家店打工吗?”

  洛川顺手理了旁边歪掉的一本书,“是啊,平时上学学费不够。”

  

  现在的年轻人,都很有出息!

  

  沈垣真情实感地感叹,洛川瞧见了他手中的书,歪了歪头,像是好奇,问:“我还以为您会去文学区那边呢。”

  

  “无意间看到的,看什么书都是看书。而且……”沈垣低头,书页上的那段话刚好在描述这碗粥的口味,沈垣似是想起了什么,慢吞吞道,“……我喜欢喝粥。”

  

  “好巧,我会做。”

  

  沈垣不可思议,“你会做?”

  

  “会啊,以前也在中餐厅工作过,人手不够会被拉去顶岗位,什么都会点,工资就要高点。”

  

  洛川说得云淡风轻,但沈垣莫名有一种他历经沧桑了的感觉,沈垣不由自主脱口而出,“辛苦你了。”

  

  洛川目光偏移到沈垣身上,他比沈垣高,从这个角度,沈垣可以看到洛川纤长的眼睫。洛川噗嗤笑出声,“啊……辛苦的不是做粥,而是看吃粥人的嘴脸,盼望着他喜欢,又怕他厌恶。。”

  

  沈垣想起了一些大牌的客人经常会难为服务员,便为洛川心疼起来,“……那的确是,辛苦又忐忑。”

  

  “习惯就好哈哈哈。沈先生要买这本书吗,买的话我领你去付钱啊。”

  

  “你们这拼业绩的吗?”

  

  “什么?”洛川没听懂。

  

  “就是你多卖出去一本书,会有奖励吗?”

  

  洛川笑眯眯道:“沈先生这是想帮我?”

  

  沈垣答:“我又不缺这份钱。”

  

  “哈哈,那沈先生往这边请,谢谢沈先生为本店增长业绩。”

  

  ……

  

  沈垣抱着买好的书除了店门,临走前还回头看了一眼。

 

  洛川正往高处书架放一本书,店内昏黄温暖的灯光打在他身上,是一个英俊明朗的十八九岁少年。

  

  沈垣有一种直觉。

  

  他们以后还会再见面的。

  

  回到住处以后,沈垣终于想明白了他直觉的根源。

  

  上次发情事件承诺给洛川的小费,至今还躺在自己的钱包里呢。

>>>>>>>>>>

【上一章】

评论(13)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