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提线(一)

冰秋好久不见!!填坑痛苦,先写个小中篇放飞自我一下,小黑屋把我的稿子整没了我终于补码到第三章了【吐血


<傀儡冰妹x傀儡师沈>,梗来源于 @毛球不能撸啊 老师!


大概有五章,我写的很爽。(


后文:(二) (三) (四)


>>>>>>>>>>

       城里有一位做傀儡人偶的先生,这位先生姓沈,世人称他为沈仙师。他技艺高超,做出来的傀儡人偶精致美丽,肌肤皮肉摸上去质感极好,与真人别无二致。

  

  沈清秋纯粹是出于个人兴趣才制作傀儡人偶的,根本没想过它的用途。机缘巧合有位夫人听闻有人会做此等稀罕物,特地来沈清秋府里走访一圈,一访便中意了其中一个傀儡人偶,花重金买走了。这傀儡人偶出世见到阳光,受到世人的惊叹吹捧,男人们看唏嘘一阵就过了,女人们却对这玩意儿念念不忘,沈清秋的府邸被人不断拜访,他干脆在门外挂了个招牌,方便人们来访。

  

  眼看前途光明后半生有金饭碗了,沈清秋的傀儡人偶的事业却在第三年夭折了。

  

  像这样傀儡人偶,美丽至极,却也阴邪至极。

  

  有一位夫人对他的丈夫心生怨怼,在沈清秋这里订做了一个傀儡人偶后,她不知道从哪学来了邪崇秘术,利用傀儡人偶诅咒他的丈夫,他丈夫七窍流血而亡,官府查不出他的死因,直到有一天从夫人的房间搜到了一个傀儡人偶,那人偶模样与死者一样,连“七窍流血”都一样。

  

  城里谁会做如此逼真的傀儡人偶,这是人尽皆知的事。

  

  沈清秋吃了顿官司,有人站出来替他说话,归根到底沈清秋也只是个生意人,不知者无罪。沈清秋被赦免了,相应的,他也不能再做傀儡人偶。

  

  沈清秋平安回家,按例上交罚款,操办了些事宜,三天后便卷铺盖走人了。

  

  开玩笑,你说不做我就不做了?别人的黑锅我不背谢谢。

  

  沈仙师三年来积攒了许多钱财,路费绝对充足,他带着他的一干家当,跑到了天涯海角,依着一条河川盖了个小木屋,他就在此安住了。

  

  这里离一个村子很近,他能去村里蹭饭赶集市买东西,生活粗糙了点但也能活,他找到了一份给村里孩子教书的差事,还能有点微薄的收入。沈清秋没什么大的追求,不穷能活过的舒服就行了,现在的日子虽然不如以前富足,但清净啊。

  

  足够了,简直是人间天堂。

  

  沈清秋抚掌赞叹,对站在桌边的一“人”说:“冰河,你觉得呢?”

  

  沈清秋同伴没有,妻子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光棍一个,他能对话的只有他的傀儡人偶。

  

  站在桌旁的“人”一身黑衣,神情冷肃,额间还有一枚红色的罪印,宛若魔君降世,冷峻逼人。

  

  但他只是个傀儡人偶。

  

  还在城里的时候,有一位名叫苏夕颜小姐看中了这个傀儡人偶,想买走它,沈清秋拒绝了。因为这个人偶是他的得意之作,他从来没有把它当做一件商品。好在那位苏夕颜小姐爽快至极,见沈清秋实在不愿意,就不多做纠缠,只是有些遗憾。

  

  沈清秋过意不去,干咳一声道:“其实他还没有名字,不知小姐可否赏脸给他取名?”

  

  苏夕颜盯着人偶的脸,缓缓道:“那就……洛冰河吧。”

  

  沈清秋觉得这个名字还不错,从此以后这个傀儡人偶便叫洛冰河了。

  

  沈清秋做这个傀儡人偶花了很长的时间,从他沾染上这个爱好后,心中就有一个设想,他想做出一个他最喜欢的傀儡人偶。

  

  为了这个设想,他奔走了很多地方,材料是一筐一筐的买,有时候还要自己动手合成某些东西,他边收集材料边想自己想要一个什么样的傀儡人偶,总之很多方案都被他否决了,最后他是在一本民间画本上看到了满意的答案。

  

  存在于传说中的魔族圣君,那作者的配文写的烂俗无比,图画的人却吸引住了沈清秋。他买下那本画本,照着人像修修改改,不断摸索要怎么制作,用哪种材料比较好,这里是不是要弄结实点那里是不是要加点什么东西。总之只要闲着没事,他就会把心思放在那傀儡人偶身上。

  

  被迫离城时,洛冰河傀儡人偶只差最后一步就能完成了。

  

  工具在桌上,一只碗,一把匕首。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所说根据秘术所说,将傀儡人偶制成后,需要傀儡师的一碗鲜血,放置即可在傀儡人偶旁边,曾有传闻,某傀儡师第二日起床,发现碗中的鲜血已经空了,而他的傀儡嘴角带血,已能说会动,与活人别无二致。

  

  这只是个传说,没有任何人能证明它的真实性。但沈清秋愿意一试,就算傀儡没有活,也就一碗血的事,吃点东西就补回来了。

  

  沈清秋此人没什么大追求,一切也都不强求,心态极好。他在手臂上划了道口子,鲜血从伤口处汩汩流淌出来填满了碗。沈清秋将它放在洛冰河旁边,处理好伤口就上床歇息了。

  

  第二日,沈清秋醒来,因为犯困眼睛还有些睁不开,视线内是糊成一团的光晕,可就算再模糊,沈清秋也能看见床头有个黑影,轮廓看起来像个人。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被人盯着看,沈清秋瞌睡一下子就醒了。

  

  那“人”一手托腮,嘴角上扬微笑着,眼睛明亮生辉,却又像两颗毫无生气的黑珠子,只是遵照自然规律而映出面前的景象——沈清秋眼睛睁得很大,一副惊疑不定的样子。

  

  “主人。”

  

  看着面前“人”的嘴唇开闭张合,面孔熟悉得让沈清秋一时没反应过来,这是他朝夕相对耗尽心血做出来的傀儡人偶,他动了,他会说话了。

  

  沈清秋猛地翻坐起甚来,凭直觉本能地,双手捧住了傀儡人偶的脸,傀儡明显愣了一下,沈清秋按了按傀儡的脸庞,顺下来又抚了抚他的脖子,甚至用手去戳那凸起的喉结。

  

  傀儡没有活人的体温,摸起来是冰冰凉凉的,除了这点便几乎与真人无差了。

  

  沈清秋跳下床,边拢衣服边奔向书桌,他从笔架上胡乱拿了只毛笔蘸了点墨就开始在纸上写。

  

  沈某的名字可以载入史册,活傀儡制作成功,其制作方法是……

  

  洛冰河缓步走向书桌,每走一步还有关节摩擦的“咯啦”声,沈清秋专心致志地写着,洛冰河来到他身旁他也没有抬头。洛冰河俯身看沈清秋写字,他不太看得懂,歪了歪头,脖颈处咯咯作响,沈清秋安抚性地摸了摸洛冰河的头。

  

  沈清秋写完后把纸折好妥帖地收入抽屉,洛冰河还保持着歪头的姿势,沈清秋好笑,道:“已经写好了,起来吧。”

  

  洛冰河依言直起来,沈清秋仔细地观察他,觉得他动作有些迟缓,“你现在感觉如何?有没有哪里不好活动?”

  

  “我很好,主人。”洛冰河答。

  

  沈清秋刚刚沉浸在喜悦中没太注意,现在听洛冰河叫自己主人,沈清秋忽然生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个称呼实在太过瘆人,但他一时又想不出来应该换个什么称呼。

  

  “呃……”

  

  沈清秋扶额思考,没思考成功肚子倒是成功叫了起来,早上起来饿得慌,坐在凳子上就不想动,刚好前面有个大“活人”,不用白不用。

  

  “冰河,你去厨房帮我把馒头端来。”

  

  “厨房……?”

  

  早上醒来脑子不清楚,洛冰河一个新生的傀儡怎么可能知道厨房在哪?沈清秋给他指路,“出门右拐有一个房子,就是那里,把馒头端给我就行。”

  

  “噢……”洛冰河似是有所感悟,转身缓慢地离开了这间屋子。沈清秋直起身子开始写傀儡养成计划,等写满了一张纸,洛冰河还是没有回来,沈清秋搁了笔去厨房找人,总不至于乡村野岭的有人偷傀儡吧?


  沈清秋来到厨房,眼前的景象令他哭笑不得。洛冰河站在灶台前,一动不动,盯着面前放着的各类食物,僵硬的脸没有任何表情,愣是被沈清秋看出了严肃沉思的样子。


  “没找到吗?”


  洛冰河听到声音就转过身来,一字一字道:“馒头是什么?”


  沈清秋这才知道,傀儡人偶虽然会说会动了,但现在顶多只算个刚出生的婴儿,什么都不懂。沈清秋刚想说白色的软软的那个就是馒头,又忽然想到洛冰河可能连什么叫白色什么叫软都不知道。


  沈清秋只好亲力亲为,走到洛冰河身旁从灶台上拿起一个馒头放进洛冰河手里,沈清秋握着洛冰河的指节按了按那个馒头,“这就叫软。”


  沈清秋想,除去书院那些小孩子,他可能又多了一个学生了。

>>>>>>>>>>

       【下一章】


       TBC.

评论(36)

热度(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