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冰秋】提线 (二)

思来想去,还是觉得叫师尊比较带感,继续叫师尊吧hhhhh。私设大如山。

我永远爱地咚!!

前文:(一)  

后文:(三) (四)


>>>>>>>>>>

       教导一个巨婴,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其过程之艰难令也令沈清秋头疼。特别是每次听洛冰河叫他主人,沈清秋都像被雷劈了,最后还是说,“你叫我师尊吧。”


     “师尊……?”洛冰河笨拙地劈着柴,沈清秋知道他又不懂了,“就是教导你,传道授业解惑的人。总之我就是你师尊。”


    “噢……”洛冰河点头继续吭哧吭哧劈柴。


  沈清秋躺在竹椅上,看着洛冰河当牛做马,还是有些心虚的,他算个什么老师啊,就教人家端茶倒水砍柴生活做饭……不过傀儡什么的也不会感到累不是吗?干啥还要自己做事呢?而且说到底我也算他爹对不对?


  沈清秋忍不住向洛冰河投去了父爱般的目光,洛冰河刚好劈完一根柴,抬眼就看见沈清秋在看自己。沈清秋没给洛冰河捏心脏,可洛冰河却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一种莫名的情愫,以至于洛冰河看到沈清秋惊慌失措的表情时,他才发现自己拿着斧子的右手断了,光秃秃的,没了手掌。


  沈清秋从竹椅上下来就立马奔向洛冰河,他执着洛冰河断了手掌的右臂,心疼道:“疼吗?”


  洛冰河不解,沈清秋觉得自己爱子心切(……)太过导致脑子糊涂了,洛冰河怎么会有痛觉?捡起洛冰河断了的手掌,他道:“我给你修复,进屋。”


  进屋后,沈清秋让洛冰河坐着,再也不敢支使他干什么活,自己从橱柜里翻出材料混合在一起捣鼓了一碗东西出来,端来洛冰河身旁坐下,执起他的断手开始帮忙修复。沈清秋很早就预料到了现在的情况,应对起来也还算游刃有余。


  沈清秋捏了捏洛冰河的指节,道:“你动动,看看有没有什么不适?”


  洛冰河的手指僵硬地动了动,然后反手轻轻地握住了沈清秋的手。


  像洛冰河这样的傀儡人偶,无情无痛,一碗血喝下去就被迫认了主,从此不能再背叛主人,训练有素的话,就是一件极好的武器,可在沈清秋这里,这些长处毫无用处。


  洛冰河想知道他的主人和他有什么不同,可由于他没有知觉,最多只能感受到沈清秋的手和那个馒头不一样。


       看洛冰河能抓能摸,沈清秋就知道他没什么大问题了。


       安心日子过惯了,当宁婴婴找上门来时,沈清秋才想起来他还有个教书的差事,过年休息了一阵,是时候又要去教这些小孩子了。


  宁婴婴抱着一摞课业,怯生生地往沈清秋的房子里看,眸中有好奇之色压过了胆怯,一瞟就看见了挺直背坐着的洛冰河。


  沈清秋接过宁婴婴递来的课业,翻了翻道:“写的不错。”


“谢谢师尊。”宁婴婴听说沈清秋住在这里,刚好她又闲着无聊,借着请教课业的名头就想来看看沈清秋的住处。


  沈清秋见到宁婴婴的眼神不停地往房里的洛冰河身上飘,本想让宁婴婴也来看看他的得意之作,但想到傀儡这种东西淳朴的乡下人也许一时不能接受,且洛冰河尚没有能应付其他人的能力,万一被宁婴婴看出来不对劲,传出去也许对洛冰河会不好,宁婴婴,嗯……据沈清秋教书的这段时间来看,这个小姑娘话有点多。


  “婴婴,我送你回去吧。”


  沈清秋半是强迫性的带走了宁婴婴,宁婴婴有些不愿,心思还在沈清秋屋子里那个人身上,她这个年纪正是好奇心旺盛的年纪,然而好奇心再重,也会被师尊一句话给掰回来。


  “婴婴,独自一人外出是很危险的……万一我刚好不在,家又遭贼了怎么办?”


  宁婴婴,“……”


  沈清秋也知道这话说得一点说服力都没有,他本想顺嘴说路途遥远行路危险,可村里离沈清秋的木屋近得只用下个坡,话已从口出,就只能再编另外的说辞了。


  总之,在洛冰河能正常与其他人打交道之前,沈清秋都拒绝外人的来访。


  沈清秋把宁婴婴送到了她家门口,眼看她就要进去了,宁婴婴却突然问道:“师尊,今天你家里的那个人是谁?”


  沈清秋早就想好了说法:“我的远方亲戚,他生病了,我要照顾他。”


  宁婴婴眨巴眼睛,“我们还不能去书院吗?”


       沈清秋咳道,“还不能,要等他病好了。也请你转告你的朋友们。”


       沈清秋积攒的钱基本没怎么动过,不教书的钱也能维持生活。现在当务之急是把洛冰河的问题解决了,其他问题都得靠边站。


打发完宁婴婴打道回屋后,沈清秋发现洛冰河不见了,离去时洛冰河坐的位置现在空空如也,沈清秋抚着门槛,心凉到了谷底。


假如被其他人发现洛冰河是个异于常人的傀儡,那可是不得了的事。


  沈清秋立即奔出屋子去,竹林走遍,村落跑遍,哪里都没有洛冰河的影子。


  沈清秋寻得大汗淋漓,靠着棵树喘气,喉咙干燥,心中也万分焦急。现在已经日暮西沉,再寻不到洛冰河,事态就会变得严峻了。沈清秋简直不敢想象洛冰河被人发现是没有生命的傀儡后的下场,肢解?一把火烧了? 


  傀儡……


  傀儡……?


  沈清秋忽然想到一件事,在已有的活傀儡传闻里没有提到过。傀儡,乃受人操纵之物,沈清秋以往做傀儡时,也会给傀儡配上控制用的线,活傀儡虽然没有实质的线,那无形的呢?


  沈清秋看着自己的手掌,心想:就堵上一堵吧。


  沈清秋模拟平时操纵傀儡的手势,心中默念:洛冰河,回到我身边。


  手指翻动了半晌,周遭依然寂静,太阳已经落下去了,明月爬到半山腰,山间的晚风极冷,吹凉了沈清秋的希望。


  活傀儡不受主人控制,果然与众不同。


  沈清秋放弃挣扎,决定再次用笨办法把周围都找一遍,步子才微微迈开,一阵“咯啦咯啦”的异响由远及近得传来,熟悉到令人心安。沈清秋长吁一口气,朝那个方向回转过身。一道黑影裹挟着天光,速度极快地朝沈清秋奔来,气势汹汹得令沈清秋不由自主地倒退了一步。


  刚刚不确定洛冰河会不会回来,好像操纵过头了……


  沈清秋还来不及回想,就被重重扑倒在地,青草香混入鼻尖,还有另一股奇异的香气,似木香又不完全是木香,那是制作洛冰河的材木的味道,还混合了其他材料,已经不仅仅只是木香了。


沈清秋抬眼,洛冰河那被他削得线条流畅优美的脸庞呈现在面前,黑眼珠子依然毫无生气却澄澈透明,宛如一对供奉给贵人的宝玉,此刻正亮堂堂地映着沈清秋的模样。


  洛冰河双手撑在沈清秋耳畔两侧,就这么伫着一动不动,果然是个木头人般的傀儡。


  沈清秋觉得他应该彰显一下他主人身份,便故作威严道:“洛冰河,你去哪了?”


  主人发问,傀儡必答:“去,找主……师尊了。”


  洛冰河这么一说,沈清秋才想起来,他走的时候没有与洛冰河说去处,的确是他的问题。摆威严不成,反还愧疚了一把,沈清秋心虚地推了推洛冰河的胸口,道:“起来。”


  洛冰河服从命令地起身,柔软的发尾不经意间扫过沈清秋的脸庞,痒痒的。


  沈清秋赞叹当初的自己,头发是增添傀儡美丽性最好的武器,为此沈清秋奔走了很多地方寻找适合制作头发的材料,最终成品甚至比真发还要柔顺美丽。


  作为一个傀儡师,沈清秋觉得自己死而无憾,人生圆满了。


  沈清秋寻洛冰河时跑的累了,起身的时候脚软了一下,还是靠拉住洛冰河的手才站稳的。


  与白日一样的场景,洛冰河下意识又扣住了沈清秋的手,沈清秋一愣,觉得有些别扭。但沈清秋调整心理的能力极强,把洛冰河当成自己用心血培养出来的儿子的话,别扭感就立刻烟消云散了。


  沈清秋走在前,拉着洛冰河道:“正好,我带你认认回家的路。”


  “家?”洛学童疑惑道。


      “就是我和你住的地方。”沈清秋答。他扯扯洛冰河的手,指着竹林道,“看到这儿没,这叫竹林,你看到这就该知道——快到家了。”


        月明星稀,清风如许。


  沈清秋牵着洛冰河的手下了一处土坡,回眸道:“从这里下来,就到家了。”


  后来,洛冰河回忆起这一段,方才意识到,在只身一人漫长的时光里,那难熬的感觉,原来叫思家。


      【上一章】                【下一章】

      TBC.

评论(33)

热度(2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