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提线(三)

日常不会写文(1/1) 剧情僵硬。

前文:(一)  (二)

后文:(四)

>>>>>>>>>>

       给“远房亲戚”养病了一月有余,基本教会他生活技能后(多半是做饭烧水洗衣叠被),一些学童的父母很是心焦,已经催上门来了,问他何日能教书。沈清秋睨着一旁在熬粥的洛冰河,觉得已经差不多了,便道:“明日吧。”

 

  村里的大婶顺着沈清秋的目光看去,见到掀开厨房帘子端来粥的洛冰河,忍不住赞叹道:“好俊俏的小伙,有婚配了吗?”

 

  沈清秋为乡村里直爽的风格感到震惊,他以前在城里时也有女子询问他这种事,只不过问得十分委婉,沈清秋醉心于制作傀儡,没太留心去想这种晦涩的话,等他反应过来时,那姑娘已经不来店里了,沈清秋也不认得她是谁,白白放跑一段姻缘,着实可惜。此刻若这大婶问的是自己,他定会抓住机会,然而人家问的是洛冰河,他就得把机会踹飞了。

 

     “有的。”

 

       大婶一脸可惜地走了。

 

  沈清秋送完客回到屋里,桌上已经摆好一碗香喷喷的粥,不得不说,洛冰河在做饭方面十分有天赋,洛冰河明明没有味觉,调料却放的恰到好处。在这穷乡僻野里,沈清秋的口味还被洛冰河养叼了,上次去村里的集市买吃食回来,才尝一口沈清秋就觉得难以下咽,赶紧又勒令洛冰河去做饭。

 

  洛冰不需要进食,沈清秋吃饭时他就在一旁看着,刚开始沈清秋还不习惯别人盯着他吃饭的,后面就慢慢习惯了。

 

  沈清秋吃了口粥,洛冰河正襟危坐问道:“师尊,什么是婚配?”

 

     “……”沈清秋吃粥,思考不出来应该如何回答,“你不需要知道这些。”

 

  这世上成功炼制的活傀儡极少,在这些少数的活傀儡中,沈清秋敢拍着胸脯道,洛冰河绝对是最有灵气的那个。

 

  这一个月以来,洛冰河一开始的僵硬感已经完全没有了,五官表情也愈发生动起来,经过沈清秋悉心研究实验,他走路的“咯啦”声也消失了,若不去检查脉搏心跳,常人根本发现不了洛冰河是个傀儡。

 

  活傀儡只是能自行动作的傀儡,如此逼真倒是超越了沈清秋的想象,只有在洛冰河不用进食睡觉时,沈清秋才会猛然想起来他是个傀儡。

 

       往后的日子里,洛冰河也许会被别人问及婚配的问题,到时候洛冰河不知道婚配为何,就出大洋相了,沈清秋还是解释道,“婚配,就是……找一个与你共度一生的人。”

 

  洛冰河歪头,“一生?”

 

     “呃……”沈清秋努力寻找措辞,“就是一直生活在一起。”

 

     “我和师尊不是吗?”

 

  沈清秋失态差点喷出一口粥,他赶忙用袖子擦擦嘴,“不是,那个人还要是你真心喜欢的才行。”

 

     “什么是喜欢?”

 

     “……”

 

  沈清秋为之绝到,简直就是洛氏三千问!

 

     “喜欢就是,你会花很多时间去想这个人,有其他人和他在一起时你会生气,他不理你时你会难过……”

 

  说来为什么沈清秋一个光棍要去解释何为喜欢,这不是诛心吗?沈清秋挥袖道:“总之就是这样。”

 

  洛冰河沉默,半晌,他道。

 

     “我会花很多时间去想师尊。”

 

     “师尊,我这是喜欢你吗?”

 

       沈清秋凳子差点没坐稳,洛冰河这样一本正经地问,叫他如何回答?混到这个年纪还没有人跟他说过这等话,饶是沈清秋也忍不住老脸一红,更何况说这话的还算是他一手教大的儿子……

 

      “不是。”

 

       以前还在城里时,沈清秋常与妇人打交道,也偶尔听过她们抱怨有关儿女的事,沈清秋万万没想到有一天自己也如此想与别人抱怨。

 

       洛冰河没有继续回应,这个话题就这么不尴不尬地揭过去了。

 

       翌日,沈清秋要去书院继续教书了,临行前他给洛冰河下达了好好待在家的命令,关门的一瞬间,洛冰河还在看着沈清秋。

 

       沈清秋逃一般地走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

 

       书院里的小朋友一个都没缺,愿意的巴不得快点开课,不愿的也被父母赶来了。

 

       明帆和宁婴婴是最认真的两个小孩,尤其是明帆,即使是休息时期也寸步不离沈清秋,缠着沈清秋问这问那。

 

       沈清秋今天一整日都有些心不在焉,明帆问了一个问题沈清秋都没注意听,眼神一直留在窗外,还是宁婴婴知道内情,她扯扯明帆的袖子,道:“师尊也许是在想他生病的远房亲戚……”

 

       明帆道:“师尊还有远房亲戚……?”

 

       宁婴婴见沈清秋还是没有回过神,就把明帆拉到一边说小话了,“你过来我和你说……”

 

        ……

 

       沈清秋回到屋时,桌上一如既往地已经摆好了菜,洛冰河一动不动地坐在原先的位置,沈清秋进来时他才有了动作,将沈清秋吃饭地碗筷摆好。

 

       沈清秋今日莫明地没有胃口,不吃又觉得对不起洛冰河,直到他坐好端起碗吃了一口后,二人还是没有交谈。

 

        一阵敲门声打破了沉默,来访的人是宁婴婴与明帆。

 

       沈清秋扶着门一脸怔然,宁婴婴解释道:“师尊,是我们冒昧了,今天师尊看起来很难过,我想师尊也许是担心你的远房亲戚,就和明帆一起来看望你们了,我这回没有单独一个人来噢!”

 

       你没单独一个人来是问题吗??这回这屋里更乱了!

 

       见沈清秋还没有放他们进去,宁婴婴开始委屈了,“师尊是不欢迎我们吗?”

 

       连明帆都开始瘪嘴了!反了反了!

 

       心里乱如麻,沈清秋嘴上还是和蔼说道:“不是,师尊在想要、去给你们添饭,我正在吃饭,你们进来坐吧。”

 

       说完沈清秋就溜去厨房冷静一下。

 

       明帆带着宁婴婴进了屋子,两小孩见到洛冰河后被吓了一跳,毕竟沈清秋是按照话本里的魔族圣君来做的的,符合沈清秋的审美,但不符合小孩子。洛冰河面无表情的模样有点像母亲哄他们入睡时说的“再不睡觉魔王就回来吃你了”里的魔王。

 

       明帆护在宁婴婴面前,不敢置信地问道:“这是师尊的亲戚?一点都不像!师尊那么和蔼,他看起来凶巴巴的!”

 

       明帆是书院里的混小子,除了沈清秋他就没尊敬过谁,宁婴婴觉得他说的过分了,“难道和蔼的人亲戚也全都和蔼吗?师尊都说是了你还怀疑什么?你不相信师尊?”

 

       明帆挠头,“哦……”

 

       宁婴婴礼貌道:“师尊的亲戚好,我叫宁婴婴。”

 

       洛冰河没回答,只是盯着沈清秋对面的碗筷,状似发呆。

 

       明帆一向很宠宁婴婴,洛冰河不回答的样子惹恼了他,正想问句怎么回事,沈清秋端着两碗饭进来了。

 

       有客人,怎么也得好好待客。沈清秋恢复了平常的模样,拉着宁婴婴与明帆一左一右地坐在他旁边,让他们好好吃饭。

 

       沈清秋习惯了洛冰河不吃饭,宁婴婴却觉得很奇怪,“师尊,为什么他不吃饭?”

 

     “……”

 

    “他之前吃过了,他不饿。”沈清秋勉强地笑道。

 

    “可是这菜这么好吃,让哥哥他再吃一点吧,我叫哥哥没错吧?”宁婴婴夹了一块肉递给洛冰河,洛冰河垂眸盯着那块肉,不动。

 

      又是这副模样,明帆哼道:“他怎么动也不带动的,像个假人。”

 

      听到“假人”二字,沈清秋浑身一颤,反射性地给了明帆后脑勺一掌,明帆被打懵了,抬眼见宁婴婴也瞪着他,明帆委屈地捂住后脑勺。

 

     “唉?”宁婴婴忽然惊叫道,沈清秋也睁圆了眼睛。

 

        洛冰河接过筷子吃下了那片肉。

 

        沈清秋拢在袖子里的左手微微蜷曲,傀儡不用进食,但他不知道进食以后会变得如何。

 

        宁婴婴见洛冰河终于理他了,高兴道:“你再吃几片!”

 

      “不许吃!”沈清秋厉声阻止。

 

       一向听沈清秋话的洛冰河一反常态,接连吃了好几口,神色不变。

 

       宁婴婴被沈清秋吓到了,在他印象里沈清秋从未发过火,今天却因为这一件小事奇怪的起了脾气,宁婴婴不敢再有什么动作。明帆也觉得今天的沈清秋很奇怪,道:“师尊,你怎么了?”

 

       洛冰河还在吃,沈清秋可不能忍受洛冰河出什么毛病,起身一把拉住他,努力微笑地下逐客令道:“你们好好吃,吃完趁天还没黑回家吧。”说完便拉着洛冰河走了,留下明帆与宁婴婴面面相觑。

 

      沈清秋连拖带拽地把洛冰河拖进了他的房间,销上门确定不会漏声后,沈清秋道:“你在犟什么?”

 

      洛冰河一语不发,只是盯着沈清秋看,就像一个被大人冤枉了的小孩。

 

      任你歇斯底里,我岿然不动。

 

      沈清秋火气上来了,觉得洛冰河莫名其妙,然而下一刻沈清秋却犹如被寒冰刺在了心尖,又痛又冷。

       

      洛冰河唇微张,想要说什么。

      

      他眼睛干净澄澈,毫无生气。


      眼泪流了下来。

    

       不,不是眼泪,而是他眼角融化成了液体,露出袖子的手也同样如此,宛若正在燃烧的蜡烛,原身被火苗燃烧殆尽,那火苗正是洛冰河眼里的沈清秋。

 

        更多的材料融化了,冰凉似泪的液体有几滴落到了沈清秋的手上。

 

         ——“有其他人和他在一起时你会生气。”

 

         ——“他不理你时你会难过。”

 

       洛冰河无法发声,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了。红色的罪印也开始融化,如血般地蔓延遍了脸颊。

 

      沈清秋像被人敲了一棒子,身子开始颤抖不止。

 

       洛冰河是个傀儡,不能吞食人类食用的东西。就像活人不能吃无法食用的东西一样。

 

       他从不知道后果竟会如此严重。

 

       沈清秋额角冒出冷汗,他不能再追究洛冰河的怪脾气了,他得去准备材料以修复洛冰河。

 

       这可是他的心血,他最珍贵的东西。


      【上一章】          【下一章】

>>>>>>>>>>

请尽情在评论区批评我,我死了。


评论(32)

热度(2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