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提线(五)(完结)

我就是想写一个这样的结局,虽然没有写出我脑海里的感觉,但我只能表达到这里。

前文:(一)  (二)  (三)  (四)

>>>>>>>>>>>

  光阴复光阴,一年又一年。


  距洛冰河离开之时,掰着指头数数,已经过了五年。


  沈清秋家门口的那片竹林坏死过一次,新种出来的竹子身量拔高了一截,叶子还嫩,仿佛能掐出水来。


  书院里那些小孩儿也长大了,到了送他们去城里念书的年纪。新来的一批小孩儿数量比起从前少了许多,后排的座位还空着,连带着炎热夏日的时节,书院不似以往那般闷热,倒叫沈清秋舒爽了些。


  这拨小孩儿没有明帆和宁婴婴那拨活跃,听书时安安静静地,没有人缠着沈清秋问东问西,沈清秋反而不习惯起来。


  也许还同我生分着。


  沈清秋心里这样安慰自己。


  日暮西斜,小孩儿们已经挨个回家了,沈清秋也该回去了。


  走出书院,有人在等他,还是两个,虽然有段时间未见,但面孔还不至于陌生。


  “明帆,婴婴,你们怎么在这里。”


  明帆已经长成了一个利落的少年,宁婴婴也出落的越发水灵,身姿窈窕,看向沈清秋的眼神却从未变过。


  “师尊!许久未见你啦,我们来看看你。”


  宁婴婴的声音不似以前那般软糯,清脆悦耳,听得人心情愉悦,沈清秋笑道:“跑那么远来看我,倒是麻烦。”


  本以为讲两句便会各回各家,没想到明帆与宁婴婴却坚持要送沈清秋回家,沈清秋本想拒绝,但耐不住宁婴婴与明帆的软磨硬泡。


  书院离沈清秋的住处有些远,够宁婴婴与明帆将他们去城里的大小事件细细讲个遍了,沈清秋一边听着他已经有些听不懂的词,一边感叹时光过的飞快,他觉得自己老了。


  “啊说起来我听到有件事觉得特别有趣,师尊,你听过傀儡吗?”宁婴婴欢快地问。


  沈清秋步子顿了顿,“听过。”


  没有察觉到沈清秋的异常,宁婴婴继续道:“我被朋友领着参观了她家的傀儡,真漂亮啊。”


  明帆提醒道:“那东西看起来就很阴邪,你忘了它也被禁止不许再做了吗?”


  “哼,这难道不该怪那些心术不正的人吗?不知道最后为什么是傀儡倒霉……”


  ……


  沈清秋想起自己从前在城里也算个名人,手里摸过的金银珠宝无穷无尽,站在他门前只求一偶的妇人,她们期冀的眼神沈清秋从来没有忘记过。


  他没有忘记傀儡的触感,没有忘记做傀儡的方法。


  然而他再也没有做过傀儡。


   心里盛着那个消失的背影,手里端着对他沉重的愧疚,他抱着日复一日的期待,期待某个人能再出现在他眼前,可怜的是,并没有。


  人的贪婪是有增无减的,得到一样就想得到第二样,终其一生人都在追求更好的东西。


  有的人毫不知足,有的人知足常乐。


  沈清秋是第二种。


  他曾经不分昼夜的去制作傀儡,一个又一个傀儡被金银衡量,被人买走,他曾得到过仿佛无尽的财富,然而他不满足。


  直到他做出洛冰河。


  沈清秋很高兴,他以为他是为了他做出独一无二的活傀儡这样功绩而高兴,洛冰河还在的时候他没有感觉,直到洛冰河走了,他才意识到。


  他高兴的不是活傀儡,而是洛冰河本身。


  至家时,沈清秋才回过神来,宁婴婴的叽叽喳喳他后面一个字没有听进去。


  沈清秋没有点亮油灯,他径直走进房躺会了床上,他伸出手,五指微动。


  不是没有试过操纵提线,而是试了一遍又一遍,却始终没有他想要的人回来,活傀儡本就稀罕至极,沈清秋也搞不懂。


  沈清秋可以花个三五年时间,再次做出一个洛冰河,但沈清秋知道,洛冰河是独一无二的,能再做出来的都是无法替代的。


  日子平静得消磨了洛冰河存在过的痕迹,就好像洛冰河从未存在过一样,总觉有洛冰河存在的日子像是一场大梦,那个早晨,沈清秋睁眼醒来就看到洛冰河守在一旁,恍然如梦。


  “师尊。”他喊。


        他一手托着腮,嘴角挂着温和的笑,眼睛明亮生辉,融着窗外投进来的碎光。


  沈清秋“唉”了一声,他想起身,却忘了自己为什么要起身。脑袋还昏昏沉沉的,昨夜的睡意还未消。


   沈清秋体凉,眼前人的手却是暖的,他执着沈清秋的手,放到了他的胸口处,那里并无特别之处,和寻常人一样,心脏跳动的力量轻震着胸口。


  那人以同样的方式拉着沈清秋的手,抚上了沈清秋自己的胸口,有一样的跳动,一样的温度。


  “师尊,我和你一样了。”


  这真是一场好梦,沈清秋想。


>>>>>>>>>>>

       沈老师还在梦里,冰妹已经回来了,带着一颗真诚的心,变成了真正的人。

       其实傀儡这个设定,在我看来是很虐的,他握着掌控着傀儡的线,他以为他只是个傀儡,傀儡也以为自己只是个傀儡,也许一辈子也无法跨过那条线,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去了。

       想想其实又挺甜的,他们就这么相伴一辈子无人插足,只是他们自己没通透,甜虐甜虐的。

       不过冰秋当然得甜(。


评论(33)

热度(2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