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未语

柳溟烟的弥天大雾系统——

>>>>>>>>>>
沈清秋捧着茶杯,好像已灵魂出窍,目光沉凝在近在咫尺的茶水上,又似乎飘到了天涯海角。

柳溟烟端着沈清秋递来的正阳剑,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

正阳不属于柳溟烟,在她手里不会灵光流转,柳溟烟拿着它已经有一会儿了,它依然冰冰凉凉,毫无剑息。

人亡剑封,他的主人已经不在了。

一夕之间,阴阳两隔。

这场名为“洛冰河”已身死的梦突如其来,到现在还未醒。

仙盟大会时与洛冰河同行的场景还历历在目,柳溟烟甚至记得他扫过剑柄的发尾,随行路而摆动的衣袍。

如今只剩下这一把剑了。

常听清净峰的人说沈清秋失魂落……即使不用说那最后一个字,柳溟烟也心中明白。

“沈师伯节哀。”柳溟烟只能说。

沈清秋缓缓抬头抬起头,望着柳溟烟,应当是故作微笑,道:“正阳在你手中,他应当会高兴。”

不知沈清秋是何意,柳溟烟只觉得手里的正阳一时间份量重了许多,她躬身将正阳递出要归还给沈清秋,“正阳属于洛师兄,洛师兄属于清净峰。”

柳溟烟弓着身,抬眼只能见到与眉齐平的剑身,以及搭上正阳的那双手。

沈清秋叹息一声,接过正阳道:“他应当是恨我的。”

柳溟烟忘不了沈清秋搭上正阳的那双手,它们微不可察的颤了一下。

沈清秋做派优雅,即使是这样的场景,失态也这般微弱。

柳溟烟当时只是觉得这个动作有些眼熟。直到后来,苍穹山被魔君洛冰河东碰西砸,穹顶峰的牌匾也被拆了只剩一个字,从天而降自称沈清秋的人被洛冰河抓住了手腕,柳溟烟无意间瞥到洛冰河缩在袖子里的另外一只手颤了一下,柳溟烟这才想起来,沈清秋那时的动作,她曾是见过的。

那是曾经仙盟大会时候的事。

沈师伯奇也怪哉地朝着边投来视线,洛冰河莫名其妙地与自己骑马同行,无话找话。

要说柳溟烟对洛冰河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洛冰河在这一辈弟子里极其出挑显眼,不光外貌俊朗,修为也很高,为人温和有礼不失风度,是仙姝峰一向夸赞追捧的对象。

柳溟烟没对洛冰河动过心思,但也会留意洛冰河的动向。

与洛冰河闲聊了一路,他们走的快,以至于到绝地谷时,沈清秋与齐清萋的马车还没赶到。

洛冰河提议等,柳溟烟也正有此意。师尊通车而坐,弟子并肩而行,巧到令人心跳变快。

终于看到马车驶来,洛冰河与柳溟烟骑马靠近,洛冰河先让柳溟烟扶齐清萋下车,随后才是他扶沈清秋。

齐清萋下车时还在对沈清秋骂骂咧咧,沈清秋打着趣一
手掀开帘子,瞥见洛冰河正杵在车前,扬眉笑道:“怎么?你也要扶我下车?我会不会太娇弱了?”

齐清萋呸道:“你也知道啊?”

否认自己娇弱的沈清秋还是朝洛冰河伸出了手,洛冰河的眼睛清亮起来,嘴角也弯得更深,像一个春风得意的少年郎,他扣住沈清秋的手。

柳溟烟还记得,洛冰河的指关节隐隐发白,那是手指用力的证明,可沈清秋却没喊痛,顺顺利利地下车,手要收回。

就在这一瞬间,柳溟烟看到了,洛冰河的手在沈清秋要收回手时收紧了一下,就像振翅欲飞的蝶,还没待真正捏到沈清秋的手,沈清秋已经收回去了,转身继续跟齐清萋斗嘴。

洛冰河的手停留在半空中,像触到了极地严寒的冰,又似滴了滚锅的油,不可抑制地颤了一下。

只是一瞬。

蝴蝶飞走了。

洛冰河又恢复了正常模样。

从那以后,柳溟烟再也没有对洛冰河动过心思。

那时的不明了,到了边境之地才得到解释。

像说书人那人拍桌道:“正是!不过严格地来说,是洛
冰河单方面对沈清秋心怀孽念,一厢情愿。”

柳溟烟不慎摔了茶碗。

“原来如此。”

这一刻,柳溟烟想起了很多。

洛冰河春风得意,洛冰河神采飞扬,洛冰河温柔体贴无微不至,都只对着沈清秋一个人。

多么热烈的感情。

他捧着这样的感情无处安放,像个见不得光的鬼,又像个怀璧其罪的贼。只在有光的洞口偏头试探,看到自己那样黑暗肮脏,又缩回一隅苟延残喘。

“虽然撕破脸皮,可沈清秋仍不忍毁去爱徒声誉,不好明说,只借口洛冰河已死于魔族之手,也算是保全了这个徒弟的名声,不肯做绝。”

——他应当是恨我的。

恨沈清秋的洛冰河如今已归来,将沈清秋仓皇抓走了。

可只是沈清秋以为洛冰河恨他,洛冰河眉眼间的神采,以及,那只颤抖的手,早已出卖了他。

那些未开口的,没有传达到的,藏在暗处的话语,是——

——我爱你。

沈师伯,将来的有一天,你会听到吗?

评论(34)

热度(9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