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提线(四)

慢慢调整回来啦,傀儡下一章就完惹,放心绝对是HE。

前文:

(一)  (二)  (三)

>>>>>>>>>>

       沈清秋接连奔走了许久,前两天还根本顾不上吃饭,他先把村子附近能用的材料先找来救急,洛冰河的脸已经塌了半边,身子也是,把它勉强恢复原状才是当务之急。

  

  材料是临时弄出来的,与原先的根本不一样,只能维持一阵子,沈清秋还得回城里去弄材料。

  

  临行前沈清秋戴了个有白纱的斗笠,对洛冰河道:“你好好休息,哪里都不要去。”

  

  这相当于是下命令了,傀儡得遵从。

  

  沈清秋叹息着离开村子,借了一匹骏马急急往城里赶路。

  

  戴有白纱的斗笠,沈清秋是算计好的,城里已经明令禁止再做傀儡人偶,而他之前来过店铺买材料,倘若他再来买,老板一定会认出他,这次买的东西还和以前一样,是何居心一看便知,万一老板贪图银两再次报官,那可有的受了。

  

  沈清秋站在店门口,有些犹豫。

  

  说实话,他也不敢保证他戴个斗笠别人是不是就不会认出他来了。

  

  “沈仙师?”

  

  心里想什么果然就来什么。

  

  沈清秋皮笑肉不笑地回首,眼前的女子她是认得的,是给洛冰河取名的苏夕颜,她身旁还有一个男子,身量颇高,气质雍容。

  

  “苏小姐。”沈清秋点头致意。

  

  苏夕颜看了看沈清秋,再看了看沈清秋面前的店铺,道:“沈仙师是想重操旧业?”

  

  沈清秋道:“我的一个傀儡坏了,我想修复他。”

  

  “啊……你就是之前做傀儡的那个沈仙师?”在一旁的男子忽然发话,“要不是你走的快,我也想买一个傀儡呢,有趣得紧。”

  

  “……”

  

  这位兄台你知不知道这是触犯禁令了?

  

  “别管他,他还喜欢看话本呢。”苏夕颜也没把那男子的话放心上,沈清秋正对这对人无语,苏夕颜道:“沈仙师可是有不便之处?”

  

  “……正是如此。”

  

  “我可以帮沈仙师。”

  

  沈清秋眼睛骤然放亮,“真的?”

  

  “夕颜说话从不假。”那男子肯定道,沈清秋就像见到救命恩人一样,想不停道谢又怕太过唐突,只好干巴巴道:“谢谢二位,沈某无以为报,只……”

  

  苏夕颜挥挥手,“沈仙师快说你要什么。”

  

  沈清秋将需要的东西一一道来,并塞给了苏夕颜两锭银子,其实那些东西一锭就够了,剩下的是沈清秋给他们的谢礼,苏夕颜并不知道。

  

  苏夕颜很快就抱着沈清秋想要的东西出来了,她想将剩下的一锭银子也归还给沈清秋,沈清秋摇头拒绝,声称自己赶时间。

  

  沈清秋骑上马开始往回赶,走了一半路时空中飘起了毛毛雨,沈清秋没太在意。然而这只是个开端,雨势越来越大,沈清秋的衣物都湿透了,冰凉的布料紧贴着皮肉,沈清秋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来不及歇息了,不知道此刻洛冰河是不是已经化成了一滩水,一想到这个可能,雨水的寒冷似乎冲破了血肉直往骨子里钻。

  

  沈清秋赶路的速度甚至还加快了许多,不知道是不是雨水迷蒙了双眼的原因,他的视线有些模糊不清,顶着大雨将马拴好后,沈清秋就直往屋子里去。

  

  看到洛冰河还好好地躺在竹椅上,沈清秋蓦地松了口气。

  

  洛冰河感应到沈清秋存在,张开了双眼,他现在五官塌陷扭曲,宛若被顽皮的小孩捏圆搓扁过的泥巴一般,只余一双眼睛还有以往的神采。

  

  还是发不出声。

  

  沈清秋本想即可就开始修复,但身上仍然湿答答的,一不小心也许会误事,他还是换了身干净衣服才回来,不用翻出记有制作方法的那张纸,沈清秋都还记得要如何做。

  

  洛冰河看着沈清秋,沈清秋凑过身来,五指抚上洛冰河的脸,凭借记忆捏出五官。

  

  沈清秋的眼睛雾蒙蒙的,刚刚从冰凉的雨里回归到温暖的家,鼻翼两旁也浮出现出回暖的薄红,只是他没什么精力去做多余的表情,薄红也没有减少他的冷肃感。

  

  做的差不多了,沈清秋便收手。他不是捏小人大师,弄出个大概来最后需要的是一张符,这符有的不多,单是应对这次的话还勉强可以。沈清秋给洛冰河贴好符后,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地了,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只喃喃说了一句,“不要犟了……”便歪道在洛冰河身上,睡着了。

  

  第二日醒来时,却是洛冰河趴在沈清秋身上,而沈清秋睡在竹椅上。

  

  洛冰河眼睛熠熠生辉,“师尊。”

  

  沈清秋,“……你怎么趴我身上?”

  

  洛冰河,“我怕师尊冷到。”

  

  沈清秋头昏昏沉沉的,不想跟他计较他是不是不知道被子为何物,他推洛冰河的肩膀,“起来,既然你已误事,我就要去给孩子们教书了。”

  

  洛冰河亮晶晶的眸子暗了下去,“师尊就要走了?不吃饭了吗?”

  

  “不吃,我已经两三天没去了,不能白拿别人钱。”

  

  沈清秋心里奇怪,明明没有下雨了,为什么他的视线还是模糊的?明帆与宁婴婴的脸他居然看混了分不清谁是谁,只听到有人在他旁边说:“师尊!为何你脸这么红?”

  

  我脸红吗……

  

  “师尊,你怎么像是要睡着了?”

  

  睡着……啊是了,我很困,想睡觉……

  

  “师尊!师尊!你怎么了……”

  

  ……

  

  等沈清秋意识逐渐清明起来时,看见的不是书院里的小包子们,而是熟悉的白纱帐顶。他没有在书院,而是好好地躺在属于他的床上。

  

  沈清秋惊得想翻坐起来,身上却没什么力气,只听旁边一人说,“沈先生别动,您发烧了,现在不能着凉。”

  

  沈清秋这才看清身旁还有个人,年过半百,头发黑白混杂,从他说的话来看,应该是个大夫。不知道为什么沈清秋觉得他有些眼熟。

  

  那大夫道,“沈先生,我给您开的药您记得一天服三回,今天的药我让……去煎了。”

  

  大夫说的应该是洛冰河,沈清秋沿用了以前的说法,“那是我的远房亲戚。”

  

  本以为会和往常一样就此揭过,不想那大夫却沉默了半晌,道:“那人既然是沈先生的亲戚,难不成沈先生也是傀儡?”

  

  沈清秋一惊,再仔细看那大夫的五官,阴霾散尽,记忆中逐渐清晰分明起来,这位大夫是曾给他看过病的。万万没想到隔了十万八千里居然还能这乡下犄角旮旯里遇到。

  

  “我知道沈先生爱傀儡,为了傀儡不惜搬离久居之处。可是沈先生你告诉我,为什么那个傀儡是活的?”

  

  那大夫连珠炮一般地继续道:“我行医多年多年,一眼便看出他不是活人。他是活傀儡吧,活傀儡我也有所耳闻。”

  

  沈清秋坐坐起来直了直身子,正色道:“在世人看来他也许是阴邪之物,但他不是。我带着他生活在这等偏僻的地方,不会祸乱人间的,请大夫放宽心。”

  

  门外,一只端着药碗的手隐隐发白,颤抖着,碗里的药汁摇起了波澜。

  

  “你能保证一辈子吗?退一万步说,这活傀儡起先的确只用一碗血就能驯服,后面他将索求更多,不止鲜血,也许主人的身躯也会被他吞噬。沈仙师你是制偶高人,这些你不会不知道吧?”

  

  沈清秋沉默。

  

  “沈仙师,你三思。”

  

  山间的风顺势而起,席卷着片片竹叶而起,有一片已经枯黄了的飘至洛冰河眼前,万物凋零之景缩在了这一刻。

  

  他看着沈清秋抬眼,看着他目中无物,“大夫说的是,沈某已记于心间。”

  

  再也端不住手中的碗,就像一个垂暮之人松开了握住至亲的手,没有人抓着它,一声脆响,碗碎在了地上,四分五裂,无法拼合。

  

  这声响惊动了屋内人。

  

  沈清秋抬眼,看到的洛冰河转身,他只来得及看清洛冰河侧脸,连他的眼睫都没有看清,昨夜替他束好的发上粘着枯黄的竹叶,随着他转身而去的动作又零星而落,散了下来。

  

  一句“但沈某从来不悔做出它。”还没有说出口。

  

  门口空荡荡,余下一地碎片,昭示着这一幕的真实,以及所代表的意义。

  

  沈清秋掀开被子下床,追逐的步伐因病而十分乏力,背影却很遥远,隔着光,隔着已经碎了的东西。

  

      【上一章】

评论(29)

热度(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