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共百年 8

手动快进一个月,下章就完结。

这章有鸡汤,不适者可以呕呕呕,巨型ooc,请轻骂我。

前文:1  2  3  4  5  6  7    

后文:9(完结)

番外:冰哥番外    漠尚番外(上)   漠尚番外(下) 


>>>>>>>>>>

沈清秋做了个梦,梦里他在花月城的一座高楼上,背后是青天白日与璀璨的城池。而他满身是血,像一只染血的纸鸢,从高楼上飘飘悠悠地落了下去。

 

这一落似乎落了很久,自爆带来的疼痛太过猛烈,他对周遭事物都好像失去了知觉。恍恍惚惚间似乎有人接住了他,那双手是微微颤抖的。

 

为什么会梦到这一段?这段过后,他可是在土里埋了五年啊。细细想来,也就是这五年的空白,把洛冰河逼到将近发疯。

 

现在,沈清秋有些能理解洛冰河了。

 

他不过才离开了洛冰河一个月,就已经觉得时日难挨光阴漫长,何况五年?

 

梦里的画面又变换了,他依然浑身是血,身后是穷追不舍的可怕盲尸,他拖着昏迷的洛冰河在阴暗的圣陵里不停狂跑,又怕磕着洛冰河又无可奈何,只能在心里期待洛冰河快点醒来好催动心魔剑然后一起逃出圣陵。

 

中途遇到秋海棠与老宫主,虽然终于摆平了他们,但沈清秋也落得了个情丝满身的下场,还用这幅狼狈的姿态面对醒来以后怒火中烧的洛冰河。

 

……现在是什么情况?他自动做梦回忆往事吗?

 

一直在做梦,大脑负荷很重,此刻沈清秋已经头疼欲裂了,可还是止不住下一个梦境的到来。

 

地动山摇的埋骨岭,地面下陷得厉害,下陷过程中,洛冰河一直紧紧抓着沈清秋,用小孩子害怕失去什么一般的语气道:“师尊,真的是你吗?”

 

“嗯……”

 

“这次是真的?你刚才不是和他们走了吗?我看到的。”

 

“我不走。”

 

“我不信!”

 

……

 

沈清秋踩着石阶走向洛冰河,洛冰河猛地抬头,眸中盛满了天空中明亮的晴光,沈清秋轻摇折扇的模样也映在了里面,洛冰河眼里好像就只有一个沈清秋了。

 

二人说了些什么,沈清秋恨铁不成钢地甩了洛冰河脑门一扇子。

 

“为师当然是最想先看到你了!”

 

时至今日,没想到这句话现在应验了。

 

“尊敬的客户,您好,由于系统崩坏,临时更改服务器给您造成不便,我们十分抱歉。这次系统维护成功,以后都将不再临时更改服务器,请您放心使用。现在我们将您送回原服务器,过程艰辛,请稍作忍耐。”

 

突然响起来的谷歌机械音如乡音一般亲切,沈清秋几乎怀疑是不是自己听错了?一个月过去了?就过去了?

 

下一秒熟悉的疼痛告诉他此刻他已不是做梦,而是现实。

 

尽管浑身都是灵魂被撕扯着的疼,沈清秋依然觉得很开心,他终于可以回去了。以往有多么不喜欢洛冰河的纠缠,现在就有多想念洛冰河的纠缠。

 

沈清秋的身体逐渐变得模糊,忽明忽暗,像是一个不留神他就会即刻消失。

 

一直在一旁蹲着的洛冰河慌了起来,一向镇定自若的他此刻声音却有些颤抖,“你……别……”

 

沈清秋这才发现身边有个人,他努力地睁开眼睛,眼前模模糊糊地映出洛冰河那有些惊慌失措不可置信的模样,一瞬间竟与当年洛冰河掉下无间渊时的样子重叠了起来。

 

可沈清秋却分得很清楚,灵魂撕扯的疼痛完了以后能见到的才是他的洛冰河,还在疼时能见到的就不是他的洛冰河。

 

他的洛冰河其实很少让他疼。

 

“是你啊……冰……”认清现实,清秋勉强扯出一抹微笑,那声冰哥最终还是没有喊出来,离别之际,这个称呼有些不衬气氛。

 

“你是……那个沈清秋……?”洛冰河花了好大的力气才说出了这个猜测,声音依然是抖的。

 

沈清秋没有回答。

 

他是沈清秋?还是沈垣?其实这个自我定位如今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他不想待在这个世界了。

 

洛冰河目光闪烁,额间的罪印红得吓人,像是要燃烧起来。

 

沈清秋叹道:“我……我还欠你一个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我现在我告诉你吧。”

 

洛冰河全身一僵,罪印的红光不再闪烁,他整个人都屏住了呼吸。

 

沈清秋微笑道:“那个秘密就是——”

 

——“虽然很可惜只有一个月,但见到你我其实很开心。”

 

重要的东西没有失去,万幸一切都还有挽回的余地,沈清秋与洛冰河的分离是可以再聚首的。

 

而与这个洛冰河,这一离别,便是永诀了。

 

他之前抱着戏耍的心态,本想在利用洛冰河的心魔剑劈回原来的世界时,或者真正离别时,很轻蔑地对洛冰河说:“这个世界其实是一本小说。”

 

他想让洛冰河也体会到三观尽碎的感觉,你只是一个小说人物,你这么牛比只是因为作者想这么写。

 

可,现在沈清秋终于意识到了

 

——这个洛冰河也是洛冰河,只是是与他无缘无份的洛冰河。

 

他也应该被温柔以待,没有人毫无理由就该接受别人的恶意,这是此时此刻沈清秋能给洛冰河的最后一份善意。

 

语毕,沈清秋忽明忽灭的身影终于暗了下来,整个人彻底消失了。

 

洛冰河一人蹲在原地,守着一堆空空的干草,刚刚上面还有一个少年,现在却已经没有了。

 

牢门外的那团鬼火依然昏暗死寂。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却又有什么东西疯狂了。

tbc.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44)

热度(4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