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梵达

文档整理在@梵来

【冰秋ABO】遇见之时 2

前文: 1

>>>>>>>>>>

      Chapter 2.

  

       沈垣对那服务员点头致意,服务员上完菜后便退到一旁安静站着,时刻准备应对这桌客人的要求。

  

  沈垣记得上次来这里他还没见过这个服务员,生得如此标志,就算只扫过一眼应该也不会忘记。然而看着方圆四周每一桌都有服务员伫立着,西餐厅的标配,这么多服务员,总有自己看漏的。

  

  沈垣疑心自己想多了,但还是多留了一分心思在这个服务员身上这服务员做事井井有条不慌不忙,甚至比只持着工作态度的其他服务员多了一分优雅从容,沈垣的试探他也能应付自如,堪称服务行业的典范。

  

  渐渐地沈垣打消了这多余的疑虑,将注意力全放到吃食上,毕竟是柳清歌请客,机会难得。

  

  柳清歌从不与人多说话,此刻他安心吃着面前的东西,目光也不分给别人。

  

  正想调侃两句,一股熟悉的炙热由内而外从他体内散发出来,慢慢蒸烤至全身,面前的柳清歌变成一团白影,底下的硬质座位忽如同生了千百根刺一般令人难以安坐。

  

  沈垣知道这是Omega发情的前兆,他的意识逐渐混沌起来,他撑着桌子站起来,和柳清歌说要去趟卫生间马上就回。

  

  离开一段距离后,沈垣从衣兜里掏出抑制剂,攥紧在手心。他几乎是落荒而逃地奔向卫生间的,他进了最里面的那间,把门锁锁上后,喉咙里那口气才敢喘出。

  

  他不明白,他算的发情期的确是在这两天,可他早已事先服用过抑制剂了,明明之前都压得住,这次为何没压住?

  

  还好他在发觉的一瞬间便已离席,对面的柳清歌可是个Alpha,就算知道了他Omega的身份,沈垣也不好意思让人家帮忙。AO授受不亲。

  

  沈垣口干无比,嗓子像要冒烟,呼出的气息炙热烫人,双腿就快站不稳了,想要什么又得不到的感觉十分熬人,随着一次次心跳而愈演愈烈。

  

  手中的抑制剂就像救命仙丹,沈垣扶着门把手站稳后就吞了抑制剂,然而平静却没有到来,下一波更猛烈的欲望席卷而来。


  想要什么东西来填满空洞的身体,想要冰凉的东西来抚慰自己。

  

  沈垣确定这份抑制剂暂时失灵了,下次得换一个试试,也许找千草部的木清芳配点新型的会好一点暴露性别也无所谓了。然而现在木清芳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柳清歌也无法通知,沈垣求救无门,决定用意志力扛过这一次发情。

  

  以前他控制的得心应手,逢人也推荐他买的抑制剂,他从没有为这样的烦恼纠结过,也许是咬人的狗不叫的道理,平日不发作,一发作起来就要人性命。

  

  沈垣抓着胸口的衣服五指攥紧,甚至掐到了自己的一块皮肉,他隔着衣物都能感受到自己现烫人的温度,胡乱抓取的过程中,他碰到了自己衣兜里一块硬硬的东西。

  

  沈垣反应过来那是什么,只觉得自己真是傻得没边。

  

  手机就装在心口,拨个电话柳清歌就会过来了,以上次的经验来看,柳清歌应该不会做什么,而且自己皮糙肉厚一点也不像个柔顺的Omega,他应该提不起兴致才对。

  

  打定主意,沈垣颤颤巍巍地掏出手机,刚把屏幕戳亮,一条信息伴随着通知铃声弹出来,沈垣一个没拿稳,手机掉落在地打了几个旋,刚好溜到了门缝里。

  

  沈垣心里艹了一声,扶着墙壁蹲下去,他拼命压着那股邪火摸到了手机,食指中指还没夹稳边缘,就有人隔着门道:“请问是十九号桌的客人吗?”

  

  沈垣认得这个声音,是刚刚那个服务员。

  

  沈垣不想回答,此刻出声的话,不知道他会发出多么不正常的声音,可这是掩耳盗铃,就算不出声Omega的信息素味就已经出卖了一切,不是勾人心魄的甜腻,而是一股清香,似下雨后的林间,又似一杯淡茶。

  

  突发情况,不得不妥协。

  

  “嗯……”但沈垣也只能允许自己发出这么一个音节。

  

  “先生您姓什么?”

  

  “……沈。”沈垣如实回答。

  

  门外沉默了一阵。

  

  “沈先生,我刚刚看你离席神色不对,跟过来后发觉事态不对,于是临时拿了一管抑制剂来。”

  

  如他所说,门缝下递来了一管抑制剂,液体是如同那服务员眼睛般的鲜红。

  

  沈垣从没有见过这个颜色的抑制剂,一时警惕起来,“不用了……我自己撑一会儿就好”

  

  门外的人遭到拒绝也不恼,“沈先生,您这样的情况我们是见过的,其他Omega也是服用这种抑制剂。”

  

  问外的人顿了顿,“就是找Alpha了,本店可供您挑选,不过要付……”

  

  沈垣被雷到了,甚至觉得那难挨的滚烫都消失了许多,他赶忙抓起那管抑制剂就服下。

  

  开玩笑,找Alpha?他单身的日子还没过够呢。这店是个黑店吗还提供这种业务??

  

  那管抑制剂配得上它的颜色,有一股很淡的血腥味,味道虽怪,但幸运的是,喝下以后果然好了很多。

  

  沈垣等身子平静下来,信息素也都散了,才理了理仪容推开了门。他不是不防备,而是根本不需要防备,假如来者不善,他自己也打得过,打不过的话还可以大喊柳清歌。

  

  那服务员靠墙等着,臂弯上挂着雪白的毛巾,目光不乱瞥,很尊重Omega这个角色,“沈先生需要毛巾吗?或是热水?我给您去准备。”

  

  沈垣见他这么淡定,除了眼睛红得吓人,也算生的白净标致,应该是同类自家人,见得多了见怪不怪。

  

  被撞见这等事后还需要一个服务员施以援手,沈垣挺尴尬的。

  

  “你叫什么?”

  

  “回先生,我叫洛川。”

  

  洛川是大陆上一条河川的名字,以川名为姓名,这人一定和洛川有不可分割的关系吧。沈垣不由自主想到了一个人,但又赶忙挥去这个念头。

  

  “回头给你小费,今天的事情我还得感谢你。”

  

  洛川唇角微勾,“沈先生客气了,为客人服务是我们的职责。”

  

  沈垣心里有些不舒服,像是什么哽在了喉咙里,也许是发情还没完全褪去的原因,总之他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里。

  

  沈垣回到座位时,柳清歌面前的盘子已经空了,沈垣才坐下拿上叉子准备继续吃,柳清歌就拍桌而起,沈垣手里的叉子不知道是该放还是该拿,“队长,怎么了?”


  柳清歌神情严肃,眉头紧崩,“西街出事了。”


  ……


  沈垣有些心疼自己,柳清歌好不容易请吃一顿饭,结果他发情了没能好好吃,发完情回来西街还出事了。西街本来应该是沈清秋管辖的地带,但现在沈清秋病着,许多事都落到了柳清歌身上,沈垣为柳清歌点蜡。


  西街离西餐厅不太远,柳清歌与沈垣一路小跑了十分钟左右便赶到了。


       西街是一个商业区,每天都人来人往热闹非凡,然而柳清歌与沈垣赶到时,却已是一片狼藉。中央最高的那栋楼,沈垣还清晰地记得上次在那吃过饭,他还和别人夸那里装修不错。现在却是从中间坍塌断开了,像一块放不稳的蛋糕,周围零星还有钢筋水泥往下掉,安定队的人在那拉了个警戒带,防止路人进去。


  站在路灯下嘱咐完队员的尚清华看到了柳清歌与沈垣,连忙奔过来打招呼道:“柳队长,沈垣。”


  沈垣还盯着那栋楼,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怎么回事?”



  “刚刚爆炸完,正清理着呢。”


  尚清华习惯性往胸口处摸,沈垣知道他这是想抽烟了。摸了半天没摸到,尚清华奇怪地嘟囔,“我不是带了吗?怎么没有了呢?”


  “都什么时候了就别犯烟瘾了吧,赶紧的,谁干的?查出来了吗?伤到人没有?”柳清歌还在四处观察,沈垣就先替他把话问清楚,尚清华摸后脑勺,没烟抽他整个人都颓了,“这是你们该管的事了吧,我只负责搬砖拖瓦。不过你这话倒是问到点上了,楼爆炸了,但一个人也没伤到,就是座空楼,你说奇怪不奇怪?”


  “没伤到人?”


  “对啊,就炸一些大石块下来,我怀疑这人是不是和我过不去,他这一炸麻烦的不是我吗,这年头怪人真多。”


  柳清歌跨过警戒带,沈垣跟随他身后,尚清华不管他们,看到马路对面有个便利店,眼睛一亮,跟属下嘱咐了几句便颠儿颠儿地跑过去买烟了。


  ……


  爆炸没有波及到的范围,一些店还在大着胆子大做生意。一人坐靠窗的位子,抬眼就能看到柳清歌与沈垣进去的身影。咖啡还未喝完,他嫌有些苦,便搁置到一旁。他对面坐着个人,身穿黑色卫衣,帽子拢到了脑门,看不清模样。


  “干得不错。”收回看着窗外的目光,那人慢条斯理地解着袖口,做服务员总是得衣着得体,但放松时这板正地穿着倒是让人不舒服。


  穿卫衣的人舔了舔干燥的唇,声音沙哑,“那……”


  “炸弹装得可以,人疏散得也行,但是你没把我想看见的人引出来,所以不算。”


  穿卫衣的人放在膝盖上的双手攥紧,牙齿咬紧了嘴唇,他知道面前的人得罪不起,便只能深吸几口气。他是个亡命之徒,只想捞口饭吃,被人耍了也没资本叫板,拼命的话他的直觉告诉他,拼不过。


  “念在你辛苦一场的份上,给你。”那人递了几张红票子,卫衣人立马把钱穿进兜里,拿到钱他就坐不住了想跑路,对面又丢了几根烟过来。


  “给你的,抽了精神些,我倒是不太会抽。”


  “谢谢……”


   钱不是一开始承诺的数,但对亡命之徒吃上顿饱饭来说,已经足够。

>>>>>>>>>>

嗯,发情但没有H。

冰妹偷烟贼。


【上一章】          【下一章】

评论(23)

热度(190)